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旅游 > 罗老师讲希腊的故事 > 47. 菲利普二世及幼年亚历山大

47. 菲利普二世及幼年亚历山大

 

    在希腊、乃至在全世界,亚历山大大帝(Megas Alexandros,前356年至前323年)的名字如雷贯耳。他建立的强大王国、他进行的东部远征、他留下的诸多故事,无不为后世的人所津津乐道,更为今日的希腊人增添了许多历史自豪感。


    古代希腊时,北部地区的发展一直来说是比较缓慢的。但是,公元前4世纪中叶,希腊南方内部发生了混乱的现象,政治上四分五裂。因此,北部的马其顿在菲利普二世(Philippos II,前382年至前336年)有力的统治下,得以异军突起,跃居于绝对的优势。


    菲利普二世于公元前359年继位,随后立即在政治上采取了一系列的强有力的改革政策,以稳固其城邦的统治。由于没有经受长期战争的消耗,马其顿无论在谷物、黄金,还是在木材方面的资源储备,都远远超过了当时其他任何一座城邦。到了公元前4世纪中叶,菲利普二世已经统一了北部地区的很多城邦,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军事力量,并把触角伸到了南部的希腊地区。终于,公元前338年,马其顿在赫洛尼亚战役(Heronia)中打败了以雅典人为首的希腊联军。到了此后的第二年,菲利普已统治了除斯巴达(Sparta)以外的所有希腊城邦。


    菲利普二世与妻子奥林匹娅(Olympia)生有儿子亚历山大,孩子降生在马其顿的都城培拉(Pella)。亚历山大的出生非常具有传奇色彩。据说,奥林匹娅在预产前一天的夜里梦到天上暴雨骤降,随着倾盆的大雨,一声震雷击中了她的肚子。她的肚子因此而裂开,自裂缝中喷出耀眼的火焰,火焰向四处散射而去。而菲利普二世也曾做过一个奇异的怪梦。他梦见自己在妻子的肚子上盖了一个印封,印上画了一头狮子的形象。于是,法师阿里斯坦德罗斯(Aristandros)得出结论:奥林匹娅将产下一个勇猛如狮的英雄。更加奇妙的是,亚历山大出生的那天,他的父亲菲利普二世可谓是三喜临门。一是他的战马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取得了头奖,二是他的军队征服了珀提戴亚(Potidaia)城邦,三是他手下的将军战胜了伊利里奥斯人(Illyrios)的部队。


    亚历山大自幼就受到良好的教育,自13岁起,便从师于伟大的哲学家亚历士多德。那时,应老师亚历士多德的要求,作为王子的亚历山大不是一个人单独学习,而是与几位经过精心筛选而挑出来的贵族子弟共同学习。这样做的初衷,是既要让他学到知识,又同时可以锻炼其与他人合作共处的品行。亚历山大在名叫米埃扎(Mieza)的地方跟随亚历士多德读了三年的书。他对描写特洛伊战争的史诗《伊利亚特》显出了浓厚的兴趣,以至于一生都与它形影不离。亚历士多德还传授给他政治、物理、医学、地理、道德,以致形而上学等各门知识和技能。此外,他对悲剧、音乐、以及抒情诗等也情有独钟。跟随亚历士多德的这些年,对亚历山大日后的生活起到了极大的影响。他曾经动情地说:“生我是父,育我为师。”


    少年亚历山大对马匹十分感兴趣。一次,一个塞萨利亚商人为菲利普二世牵来一匹马。菲利普二世看见这匹俊美的塞萨利亚马,头部又大又有特色,异常喜爱。然而,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能制服这匹野性十足的牲口。亚历山大走到马前,仔细地观察马的每一丝举动。他发现,这匹马虽然厉害,但它却惧怕自己的影子。于是,亚历山大慢慢靠近它,抓住缰绳,将它的头牵到阳光直射的地方。马看见地上的影子,立刻停止了撒野,乖乖地听从了亚历山大的指令。亚历山大在众人赞赏的目光中跨上战马,成功地驾驭了它。菲利普二世对儿子的表现大家赞赏,并把这匹马送给了他,从此,这匹名叫乌盖法拉斯(Voukefalas)的骏马便一直伴随了他近20年之久。马的名字的本意为 “长着牛头的马”之意,如今,根据该名字而来的Buchephalus一词已被收入英文字典,意为“亚历山大的战马”。


    与此同时,作为当时唯一的王位继承人,亚历山大在父亲菲利普二世的亲自监督下,很快在军事上和政治管理上也取得了相当的成绩。当他只有16岁时,就代替远征在外的父亲统治着马其顿。18岁时,在那场赢得了希腊城邦的赫洛尼亚战役中,亚历山大更是战功显赫。他率领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排成8乘8的方阵,手持6米长的长矛,一举打败了希腊联军。


    然而,亚历山大的成长道路中,注定会遇到一次严重的打击。原来,菲利普二世于公元前337年抛弃前妻奥林匹娅,与马其顿一位名叫克莱奥巴特拉(Kleopatra)的贵族女子结了婚。婚礼上,新娘的叔叔向新人祝贺,祝他们早日生出一位马其顿的合法继承人。闻听此言的亚历山大感到极大的愤怒,他将手中的酒泼到对方的脸上,高声喊着:“你这个卑贱的小人,你把我放到哪儿去了?”


    菲利普二世急忙起身,欲保护新娘的叔叔。然而,酒过三旬的他竟被桌子绊倒,摔在了地上。亚历山大见状轻蔑地说道:“瞧啊,这就是那个妄想征服小亚细亚的人,可现在他连个桌子都跨不过去。”


    亚历山大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菲利普二世盛怒之下驱除了儿子以及他的前妻奥林匹娅。母子二人离开都城培拉后,回到了奥林匹娅的家乡,北部的依皮罗斯地区(Ypiros)……。(请看下期《一代大帝亚历山大》)

 

 

 

 

【本文由希中网独家授权刊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