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旅游 > 罗老师讲希腊的故事 > 34. 英雄系列之:佩罗普斯

34. 英雄系列之:佩罗普斯

 

    早在远古的神话时期,据说希腊北部地区依皮罗斯的国王叫佩罗普斯。佩罗普斯可是希腊神话中有名的人物,他是宙斯的孙子,又是大将阿伽门农的父亲,高贵的身份和聪明的才智也使他的故事在世间广为流传。然而,他的故事可不是一帆风顺的。


    他当政不久,就遇上特洛伊的国王进攻依皮罗斯。佩罗普斯寡不敌众,战败了。战败后的佩罗普斯被迫离开了家乡。他带着一些随从和所剩无几的财宝,一直向南方的海岸驶去。在海上航行了很长时间,他终于来到了一块富饶的大地。这块大地是希腊最南端的一个半岛,佩普罗斯带着跟随他的人在这里定居下来,而人们则就此称这座半岛为伯罗奔尼撒,即“佩罗普斯之岛”的意思。


    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上,还有一个强大的城邦,那就是著名的皮萨。伊利斯的国王有一个美丽的女儿,生得比天仙还漂亮,引来了周围城邦的王公贵族们的疯狂追求。然而,皮萨王却不愿轻易把女儿嫁出去。因为神示曾说,皮萨王将死在女婿的手中。于是,为了不让厄运发生,老国王立下一条规矩:谁若是想迎娶自己的女儿,谁就要先同他比赛战车。得胜者可以荣升驸马,如是失败了,那就注定要做他的阶下囚,死于他的剑下。


    然而,要想在战车比赛中战胜皮萨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要知道,他可是全希腊最有名的驾车手,他的马匹驯养精良,跑起来就像赫耳墨斯一样,比风还要快。他的战车也是盖世无双的,是战神阿瑞斯送给他的礼物,有着坚实的车辕和巨大的轮子。(见专栏第28期《奥运会的起源》)这样,已经有十二位青年死在了皮萨王的手下。他们的头颅被砍下来,挂在城门上,悬以示众。


    佩罗普斯一天无意间遇到了那位美丽的公主,立刻被她那优雅的美貌所吸引了。他深深地爱上了这位皮萨的公主,希望能尽快得到她的芳心。悬在城门上的头颅提示着赢得公主将有多么的危险,然而,佩罗普斯有着宙斯的血脉,根本不惧怕这残忍的皮萨王。为了娶到她,英雄来到了皮萨王的王宫。


    冷酷而残忍的皮萨王接待了佩罗普斯,但是态度极其傲慢。他说:“听着,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要想迎娶我的女儿,那些挂在城墙上的脑袋就是最好的下场。你若置若罔闻,非要和我比赛战车,那也可以,不过要按我的规矩办。”


    “皮萨王,我不惧怕你。我身体里流着宙斯的血液,我会有天神的保佑的。你只管说你的规矩好了。”佩罗普斯毫不示弱。


    “那好,是你自己一再执迷不悟。听着,比赛的规矩是:我们自皮萨城开始,穿过伯罗奔尼撒全境,直到科林斯地峡,在科林斯附近的海神波塞冬神殿前结束。你要是先到,就算你胜了。我要是先到,哈哈,那可就由不得你啦,你一定要死在我的长毛之下。”


    “一言为定。”


    “等等,为了照顾你,也为了不让别人说什么闲话,我会让你一码的。我要在这里祭祀宙斯,我祭祀完了才出发,你却可以现在就走。滚吧,省得别人说我欺负你。”


    佩罗普斯听到皮萨王的这番话,深深地明白,要是以正常的手段参加比赛,那自己一定不是他的对手。皮萨王那般趾高气扬的样子,不是没有根据的。那么,想战胜他,就一定得用计谋,在别的地方做文章。于是,佩罗普斯悄悄找到皮萨王战车的驭手,求他帮忙。这位驭手也非同常人,是飞毛腿赫耳墨斯的儿子。佩罗普斯劝他帮助自己,说他们都是天神的后代,自然应该相互帮助。他让驭手不要为皮萨王的战车上最后的销钉,那样的话国王的战车奔跑起来以后就会散架。佩罗普斯答应给驭手许多礼物,并许愿说事成之后,将把皮萨一半的国土分给他。驭手在这般诱惑下同意了佩罗普斯的请求。


    比赛那天,皮萨王不慌不忙地开始向宙斯献祭,并示意佩罗普斯可以出发了。佩罗普斯抓紧缰绳,迅速驶出了皮萨城。没过多久,他便听见后边的马蹄声。皮萨王追过来了。那阿瑞斯赠送的无敌战车正飞也似的向前奔来,一路高高地卷起黄色的尘土,砂石在它的轮下被一粒粒卷起,敲打着车辕,发出可怕的轰隆声。眼看皮萨王就要追上佩罗普斯了。可就在这时,他战车的轮子突然飞出了车轴,四只轮子向四下飞散开来,车子被摔得粉碎,就连在车上不知所措的皮萨王也被甩下了悬崖,一命呜呼。


    佩罗普斯利用计谋赢得了战车比赛,顺利地娶到了美丽的公主,还夺过了皮萨城邦的统治权。婚礼上,大力士赫拉克勒斯为了以示庆贺,举行了大型的体育竞赛活动,传说这便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来源。


    然而,佩罗普斯虽然赢得了权力和美人,但却不愿意实现自己对驭手许下的诺言。他非但没有给那可怜的驭手丝毫的土地,还把他从悬崖上推向大海,使他坠海身亡。那赫耳墨斯的儿子在临死前诅咒佩罗普斯得不到好报应。他的话灵验了,从此以后,佩普罗斯的命运更加坎坷;甚至于他的后代,他们无论成就了多么大的伟业,也始终逃不脱悲剧的结局。

 

 

 

 

【本文由希中网独家授权刊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