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追凶!弗洛伊德死亡真相

追凶!弗洛伊德死亡真相

  • 来源:玉渊谭天
  • 发布日期:2020-06-15
  • 浏览数:327

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已经引发了连续两周的抗议活动。

为了平息怒火,美国至少十余个城市都已经开始限制警察暴力执法。

暴力可能会减少,那种族不平等呢?归根到底,抗议者追问的,是谁杀死了弗洛伊德。

这个问题,是抗议的原点,回答起来很简单,也很复杂。

凶手是警察?

就弗洛伊德的死因,前后进行了三次尸检。最终版报告显示,弗洛伊德死于执法人员制服、束缚和颈部压迫下的心肺骤停。

警察,难辞其咎。但现在,一名涉事警察已被保释出狱,那名用膝盖压在弗洛伊德脖子上8分46秒的警察肖万,在首次听证会上也没有认罪。

底气来自于“经验”。肖万曾有过18起被投诉记录,包括三起枪击案和一起致死案。其中一次,用了25000美元就和解了事。

历来起诉美国警察很难,定罪更难。过去7年,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人死亡之后,只有1.3%的警察被起诉,而只有0.33%被最终定罪。

有了“行凶无罪”的金钟罩,美国警察自然有恃无恐。关键是,美国警察的执法权力本就没什么限制。

因为自由持枪所带来的高犯罪率,美国法律也赋予了警察极高的自卫权,当不确定对方是什么状态的时候,按最高方式处理,大部分时候是击毙。对弗洛伊德实施的跪压锁喉,只是常规操作。

这些职业“污点”并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大多数美国城市制定的警察合同细则都要求警察部门在一段时间后删除警察的被惩戒记录,有些仅在六个月后就被删除。

6月9日,华盛顿特区的地方议会一致投票通过了一项紧急立法,禁止使用颈部约束。

“紧急”二字,很嘲讽。2014年,一位18的非裔少年,在与警察接触3分钟左右即被射杀,从那时起,“黑人的命也是命”已经喊了6年了。

对非裔的粗暴和傲慢,贯穿于美国警察历史。

现代美国警察的前身,叫“Slave Patrols”,也就是南方蓄奴制下的白人巡逻队。

蓄奴,在美国当时的语境下,就是一些白人买家通过交易,购买非裔作为自己的奴隶。“白人巡逻队”的主要任务,就是作为打手,追捕逃跑黑奴,镇压奴隶起义。

今天的悲剧只是昨日的延续。美国抗议的领导者之一、美国反对种族主义和压迫全国联盟负责人弗兰克·查普曼,给谭主分享了抗议的深层原因。

奴隶制已经废除150多年了,但藏在美国人心里的歧视会减少么?

凶手是弗洛伊德自己?

欧文斯·法默,美国非裔女性政治活动家,她评价:“我不支持弗洛伊德,他不是我的英雄。”

这代表了一种声音:弗洛伊德本身有罪。弗洛伊德的两份验尸报告都指出他在去世时吸食毒品过量。此外,弗洛伊德有六次犯罪前科,四次与毒品有关。

在卢迈看来,殁年46岁的弗洛伊德,其实是美国非裔状况的一个诠释。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卢迈带领基金会长期关注公平议题,基金会承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每年会与美国政商界及全球知名人士对话,谋求共同发展

这让谭主想起一部美国老中青三代非裔街头对话的视频,31岁的非裔对16岁的非裔说: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他(54岁的非裔)这么大了,世界依旧没变。10年之后,等你26岁了,还会和我同一处境。”

与其说弗洛伊德有罪,不如说整个非裔群体从一开始就带着“原罪”。

第一个“原罪”是贫穷。上个世纪末,美国中西部有38%的非裔美国家庭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是白人的5倍。非裔家庭的平均收入不到白人家庭的三分之二。

弗洛伊德是不幸的一份子。从小生活在休斯顿最贫穷的“库尼公屋”社区,恶劣的生存环境,让弗洛伊德的几个同学没能活过20岁,住在弗洛伊德家对面的卡尔•欧文斯直接被枪杀。

吸毒、暴力和枪支,这就是大多数非裔的童年教育,学校教育大多与他们无关。这是非裔们的第二个“原罪”。

弗洛伊德出生的时候,美国的一些学校里复现了“种族隔离”。为了解决歧视,联邦法庭专门下令护送非裔学生到白人聚集区的高中上学,结果却引发了暴力冲突的噩梦。黑白分明的教育分配很难改变。

在弗洛伊德辍学的90年代,25岁及以上的非裔美国人中只有12%的人获得了本科学历。

“梦想延迟后,会发生什么?”著名美国非裔诗人兰斯顿•休斯在诗作《哈莱姆》中写下了这句追问。

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给了一个答案:

“贫困导致非裔难以接受教育,而缺乏技能,导致失业,又让贫困持续。贫困之下,枪支和毒品泛滥,滋生犯罪,而高发的犯罪率又加剧了美国社会在就业、教育等方面对非裔的歧视。”

其实,2014年最后一次出狱后,弗洛伊德再没有过犯罪记录,他也想过改邪归正。但非裔天然带着不安的“原罪”,更何况,弗洛伊德还有过污点。

碰上今年5月美国近十年来的最高失业率,最先掉队的,正是弗洛伊德们。

这似乎是非裔的魔咒,也曾尝试改变,最终还是陷入泥潭。杀死弗洛伊德的,或许是非裔无法摆脱的命运死循环。

凶手是“熔炉”?

美国宣扬最多的价值观就是多元和包容,非裔似乎并未被囊括在内。

美国建国200多年,但非裔拥有完整投票权才60多年。1787年的美国宪法规定:“每个非裔只有白人三分之一的投票权。”

南北战争换来的宪法修正案第15条给予了非裔选举权,但自行承担职能的州政府,却制定了许多财产、缴税等前提条件,限制非裔的投票权。

“祖父条款”就很典型。它规定祖父享有投票权的选民可以豁免这些登记的前提条件。而美国非裔最早是美洲的外来人口,几乎都是白人所带来的奴隶。哪里去找有投票权的祖父?

简单点说,美国制度从一开始设计就留下了永难改变的圈套,也即是美国“种族大熔炉”称号的底色——白人至上和种族歧视。

“熔炉”一词,最早出现在伊斯雷尔·赞格威尔的戏剧《熔炉》中,说的是不同民族文化的影响和融合。这个概念最初形容的就是美国的大都市纽约,现在已经泛指多民族文化融合的国家,当然最著名的还是美国。

美国的强大深受种族大熔炉的益处。在美国的经济建设中,非裔遍布矿山、铁路、农场和码头,但他们始终难以得到一个“人”的基本权利。200年的历史变迁,很多人的尊严始终只存在于纸面之上。

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告诉谭主:

“大熔炉的核心,是认同白人优越地位,认同说英语的人的优越性,这也是人们公认的标准美国人。”

上个世纪后半叶,美国发生过4次大规模的示威游行,缘起都是对非裔的暴力和歧视,吊诡的是,每次示威都以股市上涨结束。

这次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抗议活动,道琼斯、纳斯达克和标普美股三大股指同样大幅上涨,纳斯达克指数上涨了1.2%。

美国严重的社会撕裂蕴含其中。华尔街外,成千上万的人涌向街头,华尔街内,经济的晴雨表——股市,却几乎少有体现,依然还在上涨。

资本的反应也许代表着美国社会对非裔的某种共识。抗议只是短期现象,周而复始,并不会改变什么。

所以,这次抗议,美国政客依然会大胆地咒骂非裔抗议者为“lowlifes”(低等生物)。确实,当下美国的政界、金融界、产业界依然由白人牢牢把持。

种族大熔炉“熔”的是谁?他们是非裔,是弱势群体,是美国社会优胜劣汰中被遗忘的大多数,他们依然没能被真正包容。

所谓多元、所谓种族大熔炉不是什么赖以自豪的文化,而只不过是基于利益,做出的清醒选择。

或许从一开始,弗洛伊德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