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专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合作对话,止暴治乱,维护繁荣稳定自由.....

专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合作对话,止暴治乱,维护繁荣稳定自由的香港

  • 来源:北欧时报
  • 发布日期:2020-07-27
  • 浏览数:473
“如果建立在国家安全法律框架下的有效制度,遵守1997年回归后的协议,通过积极对话,止暴制乱,立约为民,让民主自由的香港继续发挥繁荣稳定的作用,这对世界是绝对有利的。中国巨大的市场能量,借助香港自由贸易港发挥它的杆杠作用,激活停摆的世界,美国等西方国家不应过多干预,如此世界会更好”。1988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联合国维和部队,分享该奖项的重量级国际谈判高手,正是瑞典特别观察员列纳特古斯塔夫松先生,他是分享该奖项者之一,日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本报 瑞典讯)走进乌普萨拉大学城,一股夏日清风,满园花醉的气息扑面而来。新冠疫情未退,居家隔离,自觉遵守公共卫生习惯让瑞典在共同抗疫中找到了偏方。80多高龄的列纳特夫妇在朴素的乡间别墅接待了我们采访。瑞中友好协会会长Mr Pan大夫因中医独特疗法与诺奖者结缘,特别引荐随同记者采访,嘘寒问暖,保持相对距离,老先生异常高兴又不失谨慎。

老先生领我们进屋,早早沏好的咖啡让我们感动不已。见我们好奇,他首先带我们参观花园庭院,只见他辛勤浇灌的上百种瓜果蔬菜和名花名树,比伟大的植物学家林奈教授更能分门别类,列纳特更像一位百花园和平幸福的守护者。列纳特夫人端庄大方,不断给我们添加自酿的庭院果汁,欢迎东方客人来访。

列纳特老先生80开外,非常健谈,慈祥的眼神看出我们来访何意,他打开天窗说亮话,很乐意解答我们的疑惑。只好把问题抛出来了。


1,谢谢老先生接受采访,作为和平使者!您对香港印象如何?

答:三十年来,我到过或路过十多次香港,对香港印象很深。那里是非常繁荣的自由贸易港,更是购物者天堂,旅游者的跑马地,每天车水马龙,物阜丰足。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几乎什么都自由。公民自觉性很高,素质也很高,在哪都像北欧一样排队有序。我们到香港几乎没有什么障碍,香港人非常热情,中国人彬彬有礼。香港在我印象中是非常难忘的。但是从去年以来,各种暴力活动冲蚀着我的眼球,让我看不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为何那么激动,为何有成片的美国国旗在游行队伍中摇杆示威,那是你们中国的地盘啊!?


2,是的,难以相信香港如此乱象,站在中立国,您如何研判这些乱象?如何是好?

答:鸦片战争带给中国人的耻辱和伤害世界尽知,你们中国人的伤口还没愈合吧?这是人神共愤的战争。你们中国人从鸦片战争中走出经过百年的建设,逐渐走向繁荣发展的发达国家,来之不易。瑞典作为中立国,我们深感战争带给人类的伤害。现在世界依然不太平,作为和平主义者,我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强调人类要和平共处,和而不同,文明借鉴,积极对话,化解矛盾,反对战争和暴力恐怖主义。瑞典已经两百多年没有战争了,我们现在每年吸收很多难民,我们深感其苦,知道和平道义。希望香港理性对待,冷静思考,避免过激行为,守护和平家园。你们国家千万万的百姓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瘟疫之后又来水灾,听说还有6亿人的月均收入不到1千元,还省吃俭用支援更贫困的非洲,努力向往美好生活,好不容易搞出一些科技产品就被到处封锁。我们在波罗的海宁静的港湾,看在眼里,为你们祈祷,希望渡过难关,维护好安定团结的家园。

3,最近看到瑞典和挪威媒体报道了香港的事,负面信息不乏偏见,不明真相的人误读香港。香港作为中国的领土,作为中国内政,《国安法》应时而出,香港社会恢复了秩序,市民重回安静生活,你对此怎么看?

答:我是非常积极看待这个问题的。任何社会,没有法律约束,国家哪来稳定和发展?民主自由不是人类毫无边际自私自利的追求,他是有高度约束力的诉求,取决于刁民和大多数良民的自我约束。良民从来不闹事,刁民从来爱闹事,给什么都觉得满足不了。刁民喜欢搞极端,自然有监狱等着坐。西方看待香港问题,起初都是站在刁民立场看热闹,就像大街上耍猴子把戏一样,西方媒体报忧不报喜,存在夸大事实,让我们分不清真假是非。当越演越烈的时候,当贸易停摆,当老百姓上街买菜都没有安全感的时候,没有人再支持刁民上街。很多大学生愚昧至极,他们没有领会普罗大众的实际需要,被刁民利用了,血气方刚的热血青年还以为是革命,革什么命呢?现在是和平年代啊,讲究的是人类共同分享的和平年代。我觉得你们中国政府及时刹车,果断推出《国安法》,这跟欧洲一样,是必须和必要走的程序,否则天下大乱,无法无天了。有了国安法,按照1997年回归后的协定,有国安法保障执行,可以遇见香港的未来将更加繁荣稳定。

4,但是许多人打着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旗子乱晃,无视法律底线,打砸抢烧,甚至袭警,伤害无辜,对社会造成极大破坏,对此你怎么看?

答:怎么看?直接派特警骑警维护秩序,决不允许违法乱纪,警察依法办事,威震刁民。就瑞典来说,虽然很和谐,但是 近年来非法暴力逐年增多,我们不得不投入相当大的警力。随着外来移民增多,很多从战乱国来到瑞典,很难控制,据说很多是骗取身份来瑞典的,来了之后依然不遵守法律,拿法律当儿戏,这是绝对要制止的,否则我们的家园就被毁了。
纵观各种暴力问题,意味着什么,摧毁了什么,不仅是受害人,而且会摧毁家庭、社会以至整个国家。注意到这个后果非常重要。如果一个社会或国家无视道德法律底线,以这种方式摧毁社会,那么,其影响将延续数十年。所以你们要制定《国安法》来阻止乱象的发生,香港才有希望。我相信国安法推出后,不会影响原本的自由,相反,将会更好的保护你们的自由。


谢谢!


1988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联合国维和部队。瑞典特别观察员列纳特作为高级谈判专家分享此殊荣,图为列纳特老先生在奖牌证书前/ 图片:罗宾汉



关于联合国维和部队获颁诺贝尔和平奖


1988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为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原因是:“联合国的维持和平部队克服极其困难的条件,为在业已通过谈判达成停战,但尚未签订和平条约的情况下缓和紧张局势作出了贡献”。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的特别观察员和联合国士兵的军事人员共同分享本年度的和平奖。瑞典特别观察员lennartGustavsson作为重量级谈判高手分享了该奖项。从1948年到1988年,来自53个州的500,000多人参加了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其中733人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