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中国买家领跑希腊“黄金签证”,谁知几家欢喜几家愁

中国买家领跑希腊“黄金签证”,谁知几家欢喜几家愁

  • 来源:中希时报
  • 发布日期:2019-04-09
  • 浏览数:3771

导 读

早在2013年起,饱受债务危机困扰的希腊开始对外发放“黄金签证”,通俗地讲,就是“买房即可移民”。

而据希腊媒体4月5日消息,截至2019年一季度,希腊总计发放了4145张“黄金签证”,中国投资者拿走其中的2416份,占比58.28%。







             在雅典的伊哈瑞亚社区,国际投资者购买公寓后用于短期租赁。一些希腊人说,这给住宅租赁市场带来了压力。 
              EIRINI VOURLOUM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雅典——在希腊接受了数十亿欧元的国际救援走出经济困境后不到一年,雅典正在见证一个繁荣的投资景象。首都的天际线上点缀着能看到卫城(Acropolis)景色的时髦新酒店。建筑工人正在为需要现金的希腊人翻修他们拥有的住宅,将其迅速转变为短期出租房、爱彼迎民宿(Airbnb),或供给外国人的豪华新居。

  成千上万寻求签证的人,其中很多是希望购买廉价房地产的中国投资者,正来到首都雅典,来到圣托里尼岛和科孚岛,寻找为他们在欧洲提供立脚点的住宅。

  遭受了希腊长时间金融危机压力的当地房主们,正试图利用投资者带来的机会获利,在一个迅速改变住房市场的热潮中,向外来者出售公寓或出租房屋。

  这些外来者正在争取拿到所谓的希腊黄金签证。其他受经济危机冲击的国家,比如葡萄牙和西班牙,多年来一直为推动经济复苏用这种签证来吸引投资者。花至少2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92万元)在希腊买房,就能获得五年有效期的可续签签证。

  虽然希腊在全球房地产购买趋势中是后来者——部分原因是该国在2011年曾发生了非常严重的债务危机——但对那些足够有钱的人来说,这个国家已成为一个热门目的地。希腊政府从2013年开始发放黄金签证,这种签证也吸引了来自俄罗斯、土耳其和中东的投资者。


             去年秋天,玛丽亚·多洛雷斯和三名室友被赶出了他们租住的公寓,因为房东考虑是否将其改造成爱彼迎民宿,或干脆卖给外国             投资者。 EIRINI VOURLOUM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经济好转正在带来代价。虽然不断上涨的房价令房主受益,但租房者却因租金上涨正在被挤出市场。随着拆房公司的进入,仍在努力走出经济危机的家庭正在被挤出工薪阶级社区。

  “这和在巴塞罗那发生的事情一样,大家都被迫离开了市中心,”年轻艺术家玛丽亚·多洛雷斯(Maria Dolores)说,她是四年前搬到雅典来的,之前曾住在巴塞罗那。去年11月,她和三名室友被赶出了他们在雅典的月租金400欧元的公寓,因为房东考虑是否把公寓改造成爱彼迎民宿,或干脆卖给外国人。

  总部设在香港的房地产投资平台居外网(Juwai.com)首席执行官罗雪欣(Carrie Law)说,黄金签证计划已让这个经济状况曾十分糟糕的国家成为中国中产阶级的首选目的地。她说,中国人对去希腊很放心,因为包括中远集团在内的大型国有企业已在希腊投资,中远集团拥有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的绝大多数股权。

  罗雪欣说,中国客户经常带着装满现金的手提箱飞往希腊,这是把钱带出中国的最简单方式。她说,虽然中国把每人每年能兑换的外汇限制在等值五万美元,但比如说,一个六口之家可以将他们的额度凑起来,通过中国国内银行的海外分行把钱汇出去,用来购买房地产。

  希腊的央行最近加强了对房地产交易的审查,因为此前曾发现有些希腊房地产公司允许中国客户用信用卡买房。


             来自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的学生在斯塔夫罗斯·西恩波斯经营的杂货店品尝橄榄油。“我们不再有希腊邻居,我们有爱彼迎邻                 居。”西恩波斯说。他还补充道,这对生意有好处。 EIRINI VOURLOUM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希腊的房价正在复苏中,2010年开始的暴跌曾让房价降低了40%。希腊差点在2015年退出欧元区,但已慢慢恢复了稳定局面,信心和旅游业也在复苏。去年,旅游业蓬勃发展,迎来了创纪录的3300万人次。

  据负责促进投资和贸易的政府机构EnterpriseGreece称,包括托迈酷客(ThomasCook)和温德姆酒店集团(WyndhamHotels)在内的大型投资商正在向希腊旅游业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数十个酒店和度假村项目正在开业或在建设中。“我们看到投资者对希腊的信心正在恢复,”该机构负责人格里戈里斯·斯特乔利斯(Grigoris Stergioulis)说。

  私募股权基金也在投资希腊房地产投资信托。一些人开始购买希腊的银行出售的用抵押贷款或房地产担保的证券,这些银行希望把危机期间积累起来的大量问题抵押贷款卖出去。

  据希腊银行(Bank of Greece)的数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希腊提供的逾320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已于2018年结束,希腊的房地产价格已上涨了近2%,这是九年来的首次上涨。批准的建筑许可证增加了10%以上,扭转了七年的下降趋势。
 
  2018年,希腊的房地产投资与上年相比增长了约20%。

  投资者试图通过将房产转变为可供游客短期租用、利润丰厚的度假屋从中牟利,度假屋的数量在五年内翻了两番,导致希腊老百姓负担得起的出租房供应量下降。越来越多的度假屋出现在爱彼迎网站上,促使政府考虑对其进行限制。


        29岁的阿吉罗·福拉奇在经济危机期间丢掉了教师的工作,不久前,她开始在爱彼迎上出租雅典的五套公寓。“现在我可以有自己的生        活,还能帮助我的家人。” EIRINI VOURLOUM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9岁的阿吉罗·福拉奇(Argiro Fouraci)最近开始出租她家很久前就拥有的五套公寓。她以前是教师,经济危机期间丢掉了工作,之后一直在艰难度日,直到她开始在爱彼迎上出租自家的房子,它们都位于卫城附近深受欢迎的库卡奇一带。她说,扣除税费和管理费后,她现在从每套公寓得到每月约400欧元的净收入。

  这些收入为她照顾60多岁的父母提供了帮助。父母的养老金已被大幅削减,而父母还要接济她的弟弟,他开了一家电子烟店。“我的大多数朋友仍在失业中,”她说。“现在我可以有自己的生活,还能帮助我的家人。”

  度假屋生意也给53岁的斯塔夫罗斯·西恩波斯(Stavros Siempos)带来了不少收入,他在库卡奇拥有一家名叫Pantopolion的杂货店,经营羊乳酪、橄榄等传统希腊产品。他承认,爱彼迎民宿数量的增加迫使许多希腊人离开了这个居民区。他说,“我们不再有希腊邻居,我们有爱彼迎邻居。”不过,他补充说,这对生意有好处。“因为游客有钱,我们现在也更富裕了。”

  随着爱彼迎进入希腊的旅游市场,希腊的黄金签证计划也开放了该国的住房市场,改变了房产的价格结构。快速查阅雅典、塞萨洛尼基和希腊小岛上出售的房产可以看到,许多中等公寓的价格正好定在25万欧元,这是让购房者具有获得黄金签证资格的下限。

  据Enterprise Greece的数据,黄金签证项目已吸引了来自中国、俄罗斯和其他非欧盟国家的约一万名投资者,这些人在过去五年里向希腊房地产市场注入了约15亿欧元的资金。中国投资者在为获得签证买房的人中占40%以上。

     库卡奇靠近卫城,是爱彼迎在雅典最受欢迎的社区。 EIRINI VOURLOUM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开发商说,中国的投资公司在雅典各处购买了公寓楼,包括在便宜的移民社区,以及在伊哈瑞亚这样以学生为主的住宅区,这里到处都是涂鸦,曾不太安全。

  阿纳斯塔西迪斯集团(AnastassiadisGroup)是一家与许多中国投资者有合作的房地产企业,它的首席执行官亚尼斯·阿纳斯塔西迪斯(Yannis Anastassiadis)说,公司通常的做法是,对一套公寓进行翻修,然后直接卖给寻求签证的客户。

  房地产经纪人在雅典机场安排迎接中国的来访者,开车带他们参观房产,用美酒佳肴款待他们。律师与经纪人合作,帮助买家获得纳税号和银行账户。买家不需要在买来的公寓里住就可获得签证,所以房子的买卖做完后,阿纳斯塔西阿迪斯的公司还承担把公寓作为出租房管理的业务。

  雅典-阿提卡房地产协会(Athens-Attica Real Estate Association)会长莱夫特里斯·波塔米亚诺斯(Lefteris Potamianos)说,黄金签证帮助提振了房地产市场,进而把部分地区房子的租金最多推高了30%。
活动人士警告,黄金签证的做法与爱彼迎的扩张相结合所导致的住房危机正在对整个社区构成威胁。

  被迫寻找新住所的艺术家多洛雷斯说,一名外国投资者还买下了她的雇主所在的大楼。她的雇主是AMOQA,是个非政府组织,从事有关性和性别的研究,并促进相关的艺术。她说,那栋大楼里还有一所武术学校和一个儿童活动中心。

  “现在,该投资公司将把这栋楼改造成公寓,”多洛雷斯说。“除了个人和家庭外,集体空间和社区网络也被迫搬走,它们正在从地图上消失。”

  “这像是多米诺骨牌效应,”她说。“最脆弱的群体正在被取代。”

  原文出处: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