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中国故宫“重华宫原状文物展”花絮:“双城记”的17个瞬间

中国故宫“重华宫原状文物展”花絮:“双城记”的17个瞬间

  • 作者:张嘉政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8-09-17
  • 浏览数:575

“双城记”的17个瞬间

——中国故宫“重华宫原状文物展”花絮

本报特约记者 张嘉政



灯光照亮卫城,小雨润湿街道。

雅典晚上八点半,卫城博物馆。

博物馆展的会议室内,锦衣华服,美人满堂。

中国人和希腊人济济一室。

所有的人面容上都洋溢着一种喜悦,悄声低语,目光交接,按捺不住的期待,紧张而有序的节奏。

像是村子里这样的场景:即将有新生婴孩来到这个世界,即将有新娘来到这个家中。



白发者匆匆进门,所有人都起身,有人鼓掌。

他像是村子里众望所归的一位长者,通晓事理,人情练达。人们等待着他来议事,来开宴,来参加婚礼,等着他举杯庆祝,宣布开席。

他首先做的事,是面对众人,连连致歉,抱歉因为他的原因,大家久等。宴席开得晚了,抱歉抱歉。

他从机场赶来,直奔会场。

希腊总统普罗科皮斯·帕夫洛普洛斯(Prokopis Pavlopoulos)





所有人的发言关键词是“中国”,“希腊”,“紫禁城”和“卫城”。

语言在中文和希腊文——两种最为古奥繁难的语言中进行,无缝衔接。同声传译耳麦中“希翻中”的翻译用词古雅,主席台上“中翻希”的标准希腊语口音,清晰纯正,这样的希腊语和汉语两种声音,都来自中国人。

作为一个听众席里的中国人,突然感到一阵感动,骄傲。



发言的这位希腊教授,在讲述中国紫禁城里的事物:展品的细节,历史,书法,诗歌,以及这些书法和诗歌的象征,梅兰竹菊,君子之德,高洁之风。

好像他比一个中国人更懂得这些,好像他是来自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说希腊语的解说员。

卫城博物馆馆长迪米特里奥斯·潘达尔马里斯(Dimitrios Pandermalis)





文化部官员的发言,卫城博物馆馆长的发言,急匆匆抵达的总统的发言,都是干货,字字句句都是箭中鹄的,隔着希腊语,也能听懂都是排比句。

好似信手拈来,却是有备而来。

尤其是匆匆从机场赶来的发言,听得出是一篇精心酝酿的稿子。

从机场到卫城博物馆的堵车时间,估计一直在心中翻腾,这样的精炼文字。

大使的发言,也是用了减法,字句之间,轻重拿捏,大匠之门。

紫禁城,卫城,中国,希腊。

一个国家的特命全权大使,一个国家的总统。

来到现场的人,都感到了这个场子里回旋冲荡的那股大气。

来到现场的人,都感到开了眼,见了世面。

大世面。



两个国家,“双城”之间的事务,突然让人想起了两句话,一个人。

苏格拉底:“认识你自己!”

“我只知道,我一无所知!”





白发长者在发言中的声调高了几度:“这样的展览,是两个古老文明的相遇,卫城博物馆,代表的是希腊的古代精神,此次故宫来的展览,是中华文明的珍藏,作为古老的希腊文明的承载者,我们必须表达对中华文明的尊重!我要为此做出最大的努力!这,正是我要做的事!这,正是我的职责!”

长者陡然提高的声音,像是在印证这样的一件事!从机场直接赶来,参加会议——“这正是我要做的事!这正是我的职责!”

他以提高声音的方式,仍然在为自己迟到十分钟的事,向大家致歉。

在希腊生活久了,就知道,约会迟到十分钟,就是准时(呵呵)!

听众中,我想不止我一人,听懂了他提高声音里的歉意。



发言的这几位,都好似约定好了似的,围绕着一个精确的主题,从各自不同的角度,阐述着同一个巨大的事物。

这几位的发言,应该是没有事先的商定,他们仿佛在按照各自不同的角色,不同的位置,在无比精确地描述着那个巨大的事物。

所用的语言,竟然有数学般的精确。

历史,如海底巨大的动物一般,缓慢地翻转她的腰身,让这围绕她的发言者看清自己。

这样的同一主题,有着数学的严丝合缝的精确,这就是大场面。

历史,亲身出席的大场面。



参观开始。

看着希腊女讲解员,用流利的希腊语,在向中国人介绍故宫的林林总总,来龙去脉,历史典故,突然感到很恍惚。

旁边的朋友小声说:“我觉得她说的那么流利,那么肯定,虽然我听不全懂希腊语,但是,我认为,她说的——全对!!”



故宫的红色,熟悉的书法,乾隆体的敦厚和圆柔,一时间觉得自己不知身处何处,今夕何夕。

这正是一个可以时空叠合交错的“方舟”,身居其中,穿越故宫。

十一

展览的背景音乐,有《二泉映月》,那是二胡。

胡琴,来自西域,丝绸之路。

有古琴的《高山流水》,这是寻找知音的音乐。

这是人类向外太空文明发出的“人类之音”中来自中国的声音,就是这曲《高山流水》。

演奏者,管平湖。

十二

这里果真是一个洞,一个隧道。

希腊人,从这深深的洞里,可以窥视到东方古国的神秘一隅。

这里的时间是恍兮惚兮的时间,这里竟然有一架现代自鸣钟。它的时间是六点整。

十三

卫城博物馆的展品,在这个东方展厅的旁边,楼上。建筑师屈米设计的透明空间,它们在说话。

希腊的文明是建立在大理石和青铜上的文明,卫城博物馆里的青铜和大理石叮当作响。

这里的丝绸,宣纸,木板,玉石,毛笔,墨香,在悄悄私语。

十四

这些丝绸,宣纸,木板,玉石,毛笔,墨香,都来自土地,来自山林,来自河流、井水的淡水。

这些河流和淡水养育的事物,现在卫城脚下,在建筑师屈米设计的“第二个卫城”——卫城博物馆的里面。

这里距离蓝色的爱琴海,距离咸水,十公里。

十五

子夜时分,卫城博物馆的灯光仍然亮着,玻璃闪闪发亮,挑檐展翅飞翔。

卫城博物馆像一艘夜航船,不知要航向哪里。

十六

子夜之后,灯光将熄。

《胡桃夹子》里的场景,会不会在这里重现:少年乾隆皇帝从黄色卧榻上起身,率领着所有的文物来到楼上:“嗯,你们好!你们知道我从哪里来么?!”

“我们,一起去看看海吧!”

十七

以上是一些想象,一些描述,请不要为意在心。

对“丝之国”的历史记录是来自公元一世纪的希腊历史学家和地理学家:

“欧奈西克瑞塔斯(亚历山大远征时期的海军领航员)...也赞赏了那个国度,说他们的居民跟印度人差不多,有不朽的生命,他们甚至可以活到130岁,他们的脾气特好,身体健康,这个国家的出产极其丰盛!”

——《地舆志》(Γεωγραφικά),斯特拉博(Στράβω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