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远征西西里:雅典黄金时代的谢幕演出

远征西西里:雅典黄金时代的谢幕演出

  • 来源:冷炮历史
  • 发布日期:2018-08-09
  • 浏览数:1037


公元前415年,雅典已经深陷伯罗奔尼撒战争多年。为了打破战略困局,他们选择主动介入西西里岛本地城邦间的矛盾,进而征服该岛。他们希望切断斯巴达对视的谷物和兵力来源。但是这次远征,却成了伯罗奔尼撒战争中的灾难性转折。战役的最终失败,也结束了雅典人的黄金时代。

初到的失望

准备入侵西西里的雅典海军部队

公元前415年,拥有5100重步兵和1000多名轻步兵的雅典远征军,浩浩荡荡地向西进发。雅典海军在经过爱琴海和亚德里亚海后,来到了意大利南部的大希腊区。就和当年出征希腊的波斯人一样,雅典大军如同一个浮动的王国。

在意大利的希腊城市看来,这样的规模已经不是来调停彼此的争端了。雅典军队足够跨海征服西西里岛了。所以,对于这支声势熏天的傲慢大军,塔兰托、罗克里斯、雷吉昂等大城邦,均不接受雅典大军的停泊请求。这让雅典的军事行动,在一开始就蒙上了阴影。

雅典远征军跌跌撞撞的路线图

之前邀请雅典人前来的赛杰斯塔,也让远征军感到沮丧。他们以借用金银器的方式,假装自己很有钱。正因如此,才能请到强大的雅典人出手相助。但雅典人发现自己无法从塞杰斯塔获得足够多的金银报酬,来支付远征的巨大开支。这不禁让参加远征的士兵,倍感失落。

于是,指挥官尼西阿斯认为应该如约收取供养60艘战舰的金钱,并且在耀武扬威之后返回雅典。但另一位指挥官亚西比德却认为,如果完全不开战就返回,只能灭自己志气。所以他的建议是雅典人与西西里土著西库尔人交好,得到粮食,财富与兵源。然后以独立的后勤,进攻强大的叙拉古。第三位指挥官马科斯,则希望立刻突袭叙拉古。最后,他们不得不彼此妥协,选择以稳妥的方式作战。

远征军在抵达西西里后,通过内奸的帮助攻克了卡塔纳,获得了可以立足的基地。结果,民粹主义盛行的雅典本土,却突然发来了判决书。要求亚西比德回国接受审判。这一不可思议的判决,直接将他逼反。亚西比德和几个朋友离开军营,辗转投奔死敌斯巴达而去。


雅典的民粹主义 在一开始就摧毁了自己精心设计的远征

惊险的开局

雅典人喜欢自己在野战中消灭对手的有生力量

此时,军中还有另一个主战将领拉马科斯。在他的振作下,雅典军开始重新行动。拉马克斯计划吸引敌人全军出动,然后在野战中一网打尽。虽然叙拉古人的步兵在军纪和勇气上不敌雅典,但却拥有大量的骑兵。在这一因素的影响下,拉马克斯认为雅典重步兵和轻步兵必须抢先有利地形与之作战,或者采用突袭战法。

在拉马科斯的谋划下,雅典的双面间谍引诱叙拉古军队出城焚烧雅典人的军火库,并许诺把雅典士兵关在军营之中。在顺利的完成了引蛇出洞后,雅典军队趁机登上舰船,航行到奥林匹昂宙斯神庙附近的海岸登陆。他们在那里建造了一个地势险要的大军营。



叙拉古人的步兵纵队并不能击败雅典的方阵此地背靠沿海沼泽和河流,两翼的地形可以阻挡叙拉古骑兵的包抄,保证重步兵专心对敌。在布阵上,雅典人摆出了经典的8排纵深方阵。右翼是招募来的阿尔戈斯人和曼丁尼亚人,左翼是其他的联盟军队。最后,还有一个空心方阵,用于保护后勤人员和工兵。

对面的叙拉古重步兵,摆出了16排纵深的阵型,两翼是弓箭手和投枪手。他们希望一举冲散雅典人的阵型。但是在实战中,雅典人的优势越来越明显。自从希波战争以来,雅典步兵的战斗力就已经远远超过了相对安逸的叙拉古。他们的轻步兵很快就击退了叙拉古的弓箭、标枪骚扰,逼的叙拉古人派出重步兵出击。

叙拉古军队中包括了不少使用弓箭、标枪和投石的轻步兵

在两条战线搅在一起时,雅典人精心选择了战场,让叙拉古的1500骑兵无法施展。反而是雅典的重步兵越战越勇,叙拉古人前后溃败。这时叙拉古骑兵纷纷掩护步兵后撤,遏制了雅典人的紧逼,从而限制了失败的进一步扩大。雅典人则痛失全歼敌军主力的宝贵战机。虽然取得了战术胜利,但雅典人在战略上没有决定性地击败对手。其实尼西阿斯在战前的公民大会上,已经提出了要准备骑兵作战。但他在出征时因为消极态度,故意不带上足够的骑兵。所以他没有能在第一次野战中彻底粉碎叙拉古的陆军。这种由消极态度引发的疏忽,再后来导致的灾难性的后果。

叙拉古的骑兵在最后时刻挽救了战败的步兵

全面战争

雅典人在登陆后就展开了围攻工事的建设面对初战不利的局面,叙拉古人迅速清醒过来。他们武装所有公民,并给贫困的人分发武备,以便保家卫国。与此同时,在更大范围内兴建城墙,准备木栅栏等防御工事,准备与雅典人做长期的周旋。最后,他们不忘派出使者,向斯巴达求援。

在本土,叙拉古人宣称雅典可以以少胜多打败波斯,那么西西里人也要团结起来,以少胜多地战胜贪婪的雅典帝国,维护自己的自由。而此时的雅典,终于因为初战的胜利而得到了西西里土著居民西库尔人的帮助。意大利的埃特鲁里亚人也前来支援雅典远征军。雅典人当然没有忘记邀请西西里人的仇敌迦太基,加入对该岛的入侵。

面对危机 叙拉古人几乎将全部公民人口都武装起来

已经逃到斯巴达去的亚西比德,劝说斯巴达增援叙拉古。为了防止雅典人建立更大帝国,斯巴达派出了一个名叫古利普斯的将军。但他的部队只有2艘科林斯和2艘拉克尼亚的船只,上面运载着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雇佣兵和被解放的黑牢士奴隶。虽然斯巴达人依旧认为本土是重心,但就是这支出身并不崇高的队伍,却在未来的战斗中创造了奇迹。

整个冬天,雅典人都在打造砖头和铁器,方便围攻城池,为第二年建造防御公事做好准备。前414年春天,雅典海军将陆军运到了叙拉古城的西北角,在那里登陆后占领了城市西部的战略制高地。为了争夺这个制高点,叙拉古人派出了600精锐重步兵爬上坡应战,但是却在攀爬过程中队形混乱,遭到了雅典投石手标枪手如雨点般的射击,最后雅典陆军轻而易举的击败了叙拉古的精英陆军,灭敌300人,并在拉布达隆建造了要塞,储备物资,装备与资金。

斯巴达人派出了一支不由公民组成的部队

同时,雅典人在高地的南部边缘建造了一座环形堡垒,作为围城行动的中枢。为了表示长期围困的决心,雅典人又开始向着南北两边建造城墙,阻止敌人的向外突围。叙拉古人也开始针锋相对地修建城墙。他们在北部修建了与雅典人平行的壁垒,避免更多地方被雅典人蚕食。

战事进行到这一步,由于有主战的拉马克斯鼓舞,雅典人依旧是积极进取。在壁垒和高塔的掩护下,雅典海军可以安全地来到叙拉古湾里的锚地停泊。他们甚至釜底抽薪,组织工程人员绝断了城外通向城内的水源。叙拉古人再也坐不住了,不得不主动出城干扰雅典人的封锁。尼西阿斯按照他习惯的指挥风格,略显消极的打败了叙拉古人。但和雅典人微不足道的战术胜利相比,另一个主张勇敢进击的将军拉马科斯命丧沙场。这一损失是难以弥补的。现在全军的命运,都落到了战术老道但是战略消极的尼西阿斯手里。

水源被切断后的叙拉古形式非常危急

峰回路转

斯巴达人的小规模舰队 成功的突破了雅典人漫不经心的封锁

正当叙拉古快撑不住时,斯巴达人已经悄悄地避开了雅典海军的防区,穿过了莫西拿海峡。尼西阿斯对此不屑一顾,认为不过是伯罗奔尼撒的海盗,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随后斯巴达分遣队秘密地在西西里的西北部登陆,招降纳叛,联合了土著的西库尔人和其他希腊城邦。古利普斯成功的把自己原本不足千人的分遣队,变成了有2700步兵和100骑兵的大军。他们从西向东靠近雅典人占据的高地,趁着雅典人初战小胜后的疏忽,穿过了雅典壁垒间未完成的空隙。接着,以声东击西之计,占领了雅典人在高地上的拉布达隆要塞,劫掠那里的军需物资。

大量轻步兵与骑兵的加入 让斯巴达-叙拉古联军实力大增

现在,在斯巴达将军的指导下,叙拉古人修建了横贯高地的长墙,与雅典人的封锁壁垒形成垂直。由于西西里步兵的专业素养依旧比不上雅典,只好继续与雅典人进行袭扰战,等待合适时机。直到此时,尼西阿斯依旧在想着如何远离战斗,避免士兵和船只的损耗。虽然所谓的斯巴达军队里没有一个地道的斯巴达公民,但是斯巴达的威名足够吓住胆小的雅典统帅。他居然没有派出重兵去争夺叙拉古西部事关雅典人生死的高地,反而把大军舰队和基地集体转移到叙拉古湾南部的突出半岛普林米利昂。接着,雅典人又在那里建造了三座新的要塞。

叙拉古人的垂直城墙 成功的打断了雅典人的封锁工事

这个新基地不仅远离之前的几个高地堡垒,而且面积狭窄,潮湿闷热。短时间里聚集大量战士,不仅造成淡水紧张,而且引发了严重的疟疾。外出打柴的仆人和取水的士兵,都要承受叙拉古骑兵的骚扰。

最终,在雅典城墙与叙拉古城墙间的开阔地带,两军展开了决战。在古力普斯的指挥下,雅典守军的薄弱侧翼,被致命的叙拉古骑兵和标枪手击败。侧翼的战败,很快变成了中央方阵的崩溃。至此,雅典人基本失去了对高地的控制,而叙拉古人也从雅典威胁中解放了出来。于此同时,科林斯的14艘船只载着援军进去叙拉古港口。新到的2000多名生力军,彻底粉碎了雅典人通过封锁迫降敌人的如意算盘。

战役进行至此,雅典人受累于尼西阿斯的举棋不定,而叙拉古人却斗志高昂。他们在斯巴达和科林斯的帮助下,恢复了军队操练,甚至开始在叙拉古湾操练海军,准备和久负盛名的雅典海军一决高下。

叙拉古占据优势的骑兵 击溃了雅典的侧翼轻步兵

围城者的困境

失去理智的雅典人 派出了第二支规模庞大的远征军

在给雅典公民大会的书信中,为了断绝雅典人继续冒险的幻想,尼西阿斯故意隐瞒了雅典陆军取得的小胜。同时却夸大了战船残破、给养不足和船员士气低沉的问题。这样的措辞,无疑是暗示雅典公民大会应该及时收手,把他召回。但是直接这么写上去,会让自己受到畏敌怯战的起诉。于是尼西阿斯对公民大会的建议是:要么派出与第一支大军同等规模的舰队,要么收兵。但没想到雅典人不仅没有停止的意思,甚至还向西西里派出了皮洛斯之战的英雄德摩西尼和雅典老将欧里梅敦带领的新军出征。

援军抵达之前 雅典人又在海上吃了败仗

在新军到达之前,前线的雅典残兵,又在他们引以为傲的海上遭遇惨败。古利普斯用初生牛犊的叙拉古海军做诱饵,引诱雅典海军出击,陆军则趁着夜色夺取雅典要塞和军港,让雅典舰队成为无本之木。

借着月色和晨光,80艘叙拉古战舰分两个方向逼近雅典舰队的停泊地,古利普斯指挥的陆军则直取雅典的三座要塞。60艘技痒难耐的雅典战舰,纷纷出港迎战。在较量中,雅典人充分施展了自己高超而灵活的划桨术,战舰既能成排推进,单艘战舰也能绕到敌舰的侧面冲击船身,或者冲断船桨。

最终有11艘叙拉古战舰被击沉。但是胜利的雅典他却发现,斯巴达人已经攻陷了3座要塞,夺取了备用的木材、船帆、沥青、桅杆和船桨,所有的守营人员被杀戮殆尽。


斯巴达人用调虎离山之计 攻占了雅典人的后方基地

战后,雅典人撤退到了位于叙拉古城南的大军营里。之后的每一天里,雅典海军都会与叙拉古海军作战。在一轮轮作战中,雅典人不得不承认,现学现卖的对手在海军技术上进步神速。叙拉古人深知自己的划桨技术比不过长期训练的雅典人,就用长长的木梁加固了船头的船桨托架。用较为坚固的船首去撞击雅典人较为脆弱的船头,使三层桨战舰最上层的划桨手无法工作。最后再由步兵登上敌船,逐一杀死水手。雅典人没有做这方面的改良,所以还是要避免与敌舰迎面相撞,迂回到敌方侧翼。可是叙拉古湾水域狭窄,不允许雅典人进行复杂的战术迂回。结果自然是雅典人在狭窄水域立,黔驴技穷。

改革战术的叙拉古海军 让雅典人非常不适应

为了应对叙拉古舰队的新技术,雅典人在战船上装了铁爪,抓住敢于近战撞击的敌舰。叙拉古人的应对之策是在船头包浸湿的兽皮,防止铁爪的抓捕。最后,在叙拉古湾海战的第三天黄昏,历经了一天血战的雅典水手上岸吃晚饭,照顾伤员。但叙拉古人不顾战争准则,换上养精蓄锐的预备队驾船出击。他们一边直冲雅典船队,一边让弓箭手和标枪手乘小船,射杀雅典的划桨手。由于叙拉古人的新战术,以及雅典人体力不支,久负盛名的雅典海军,彻底败给了成长于战争中的叙拉古舰队。

叙拉古人用大量的小船和轻步兵去射杀雅典战舰的桨手

悲惨夜色

雅典援军的抵达已经无法改变战场的总体局势

港湾海战后,雅典人等来了意气风发的德摩西尼,和他指挥的生力援军--5000重步兵和73艘战舰。在他的部署下,雅典人应该借生力军的冲劲夺回叙拉古以西的高地,恢复对叙拉古的围困。

在白天进攻壁垒挫败后,德摩西尼命令新到的精锐部队带上5天干粮,和木匠石匠一起,趁着月色行军。企图一鼓作气的收复叙拉古西部的高地,并在那里建造堡垒。起初雅典人行军十分顺利,击败了部分守军。结果却在夜间造成队列混乱,最后被一队有备而来的守军击溃。随着部分士兵的西逃,全军跟着瞎起哄,越发混乱起来。月色之下,守军开始恢复镇定,他们用此起彼伏的军歌区分敌友,恐吓对地形不熟的雅典人。虽然雅典人很勇猛,但是对地形却一无所知,在对手的恐吓下更加混乱。结果只能依靠口令来集结人马。这一过程却又导致了口令的泄露。最后,很多雅典人夺路而逃,落入叙拉古人的伏击圈。不少人掉下悬崖,摔的粉身碎骨。

就这样,仅仅一晚,雅典人就损失了2000多生力军。得意洋洋的叙拉古人则拉到了更多的赞助与盟友。

夜色中大量熟悉地形的轻步兵比重步兵更为有效率

袭击失败后,雅典人与本土基本失联,而本土也无力组织更大规模的增援。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远征军决定撤退。但是8月28日,突如其来的月食在军中引发了恐慌。在认为神明不让雅典人撤退之后,大军被迫多停留了27天。在这一个月里,两军又爆发了两场残酷的海战。

9月9日,面对已经逐渐丧失斗志的对手,叙拉古人将战舰结成连环船,在上面架设弩炮等武器,封锁雅典舰队。雅典最后的100艘战舰,已经无法使用经典的撞击战术,只能寄希望于砍断连环船之间的锁链,才有活路。但在叙拉古的连环阵前损失了30艘船后,雅典残余舰队遭到了越聚越多的叙拉古船只的突袭和撞击。一些船只甚至直接被逼上岸,供斯巴达人随意捕捉。

狭窄的海湾战场 让雅典海军经常遭到致命打击

最后,雅典海军在叙拉古湾几乎丧失了全部的勇气。德摩西尼和尼西阿斯只能下令放弃伤病员,带着所有能走动的士兵在夜色掩护下从陆路撤退。但是在夜晚的狂风暴雨里,这些衣冠不整还士气低落的残军,在几轮突围都不成功的情况下,遭至最终的失败。当两个将军被迫向叙拉古人献降时,很多士兵已经遭到了游戏般的报复屠杀。

夜晚的无序撤退,让雅典人全军覆没

随着远征西西里的失败,两个将领被叙拉古公民大会判处死刑。剩下7000不人不鬼的俘虏,被扔进人间地狱----西西里石灰石采石场做苦工。在忍受了巨大温差、疾病滋扰和饥荒引发的内斗后,只有极少数人得以返回故乡。修昔底德以极其伤感的笔触写下了雅典人的失败:胜利者取得了空前的荣耀,战败者蒙受空前的耻辱。雅典历史上的黄金时代,也就随着这次惨败而彻底落下帷幕。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失败,已经是无法避免的灾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