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英国脱欧两周年,欧盟没时间伤心

英国脱欧两周年,欧盟没时间伤心

  • 来源:经济网-《经济》杂志
  • 发布日期:2018-07-18
  • 浏览数:963

  当地时间6月23日,几万名示威者聚集在英国议会广场,他们拉着横幅,要求举行第二次公投(横幅原文“We demand a vote on the final Brexit deal”),举着牌子表示“想和欧盟多待会儿(We want more time with EU)”。与两年前的纠结相比,英国民众似乎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内心,但也只是“似乎”。实际上,无论英国还是欧盟,都在按计划走自己的路。

  离开就是真心选择

  开弓没有回头箭。就在6月20日,英国议会通过了《退出欧盟法案》;同月26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批准了该法案。新法律即将于2019年3月29日,即英国退出欧盟后生效。

  有观点认为,脱欧为英国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与副作用,已开始凸显。

  一些跨国企业开始表达对未来英国市场的担忧。今年6月22日,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公司表示,如果英国和欧盟无法在正式脱欧前达成关于贸易和关税的有关协议,上述公司很可能会退出英国市场,并带来1.4万当地民众的失业。

  与此同时,西门子公司也有类似的反应。其英国总裁于尔根路迈尔表示,若脱欧最终影响西门子的业务并造成损失,该公司将会对在英投资做出调整。

  英国一家名叫“经济绩效研究中心”的机构还发布报告,指出脱欧造成英国家庭生活水平下降,每年收入平均减少404英镑。而早在2017年年底,一些当地机构就认为,脱欧给通货膨胀、英镑汇率均带来不良影响。

  上述切实的态度与真实的数字,是否意味着,就脱欧而言,英国比欧盟承受更多伤害?甚至说,脱欧是英国的错误选择?

  “脱欧谈不上伤害或者错误。即使在原来的欧盟框架中,英国也一直与欧盟层面保持松散关系。英国与欧盟的距离,比起其他成员国与欧盟的距离,还是有差异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欧盟一体化走到今天,内部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而英国之所以选择离开,因其自认为受到欧盟的限制。这种限制,比起欧盟带来的好处,可能给英国带来的损失或潜在影响更值得关注。从这个角度讲,脱欧对英国而言是有利的。公投之后,英国官方有句话,叫‘脱欧是为了更好地拥抱全球’。”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权衡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这样分析。

  在英国政府和一部分英国民众看来,欧盟内部的各种不平衡问题,尤其是英国与其他成员国的不平衡、难民接收上的分歧等,将对英国社会、经济的长期发展带来不利影响。因此,这个国家决定离开欧盟。

  对于平均收入的下降和企业的态度,权衡认为,这是脱欧进程中不可避免的波动,未来会逐渐恢复平稳。

  “很难说有一种变化,它只会带来好处而没有坏处,何况脱欧本身就是一场英国全社会的大变动,很多方面需要做出改变。一体化带来的便利消失了,欧盟大市场和大平台不再被自己随意使用,民众当然感觉不舒服;一体化带来的成本降低等红利要消失了,企业当然也不乐意。但要注意到,离开欧盟,英国与其他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可以建立更紧密的经贸关系、合作关系。英国没有彻底失去其他27个成员国的市场,只要重新谈判,仍然可以换一种模式取得。”权衡这样说。他认为,从决策层来看,脱欧意味着更多海外市场和更多自由决策权。

  想当初,英国脱欧公投前后,欧盟和其他成员国“花式”挽留。德国发行量最高的报纸《图片报》甚至在头版文章表示,如果英国选择留下来,德国就承认“温布利进球”(1966年世界杯决赛中,英格兰队在伦敦温布利球场对阵西德队。加时赛中,英格兰队打进一个极具争议的进球,最终以4比2击败西德队,首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夺得世界杯冠军)。

  就在今年1月17日,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路容克还发表了希望英国回心转意的言论,表示英国虽已启动了脱欧程序,但只要愿意,还是可以走程序重新加入欧盟。

  对此,权衡认为,即便欧盟挽留的态度持续了将近两年,欧盟也不会是伤心的那一方。“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脱欧事件意味着欧洲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框架在发展这么长时间以后,遭到了挑战。”

   难民问题挑战申根协定

  或许,“挽留”只是欧盟的一贯表达,是在得知英国离开已“无力回天”后的惋惜。毕竟,从2018年年初至今,欧盟需要挂心的事情越来越多,而促使英国举行公投的因素之一——难民问题,更有愈演愈烈之势。

  6月10日,一艘载有629名难民的救援船只被意大利政府和马耳他政府同时拒绝,两国就此发生争执。在海上停留36小时后,船只被西班牙接收,停靠在该国东部港口巴伦西亚(Valencia)。法国总统马克龙批评意大利新政府“玩世不恭,不负责任”,引发了两国之间短暂的外交危机。6月25日,另一艘载有234名难民的救援船只被困在马耳他水域,遭到意大利副总理兼内政部部长萨尔维尼的公开拒绝。

  2014年以来,超过60万难民从意大利登陆。2016年,巴尔干通道关闭后,非政府组织把在地中海中部海域搜救到的海上难民带来意大利港口登录,已成为默认流程。而意大利政府对救援船只的两次拒绝,不仅引起了欧盟成员国对民粹主义政党的警觉,也再次引起了申根国家的广泛关注。

  1985年6月14日,德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5个国家共同签署《关于逐步取消共同边界检查的协定》,也称《申根协定》(Schengen Agreement),旨在取消成员国边境,实行内部人员自由流通、无限期居住。

  申根国家目前共26个,欧盟成员国目前共28个(英国计入),二者虽不同却存在重合:奥地利、比利时、捷克、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匈牙利、意大利、瑞典、斯洛伐克、拉脱维亚、立陶宛、卢森堡、马耳他、荷兰、波兰、葡萄牙共20个国家。这意味着,上述任何一个国家接收了难民,这些难民可以在20个成员国中自由流动并永久居住。

  很长时间以来,有关难民话题的争论,总能让申根国家“竖起耳朵”。

  “2015年难民问题变得严重的时候,就开始对《申根协定》构成挑战。当时,德国打开边境接收难民,很多难民大量涌入,上述协定国中,以北欧为首的一些国家暂时关闭了边境。当时人们就非常担心,因为如果大家都关闭边境,恢复边境管制,《申根协定》就等于消失了,直接对欧盟一体化造成恶劣影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冯仲平这样告诉《经济》记者。

  一方面,如果那些既是欧盟成员国又是申根成员的国家决定关闭边境,其他欧盟成员国说不准会效仿,结果自然很糟糕;另一方面,民粹主义政党一定会趁机攻击欧洲一体化,给欧盟决策层带来巨大压力。

  难民问题也为德国政坛带来新的风波。近日,因为不满总理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德国内政部部长泽霍费尔(Horst Lorenz Seehofer)宣布辞职,并表示,如果默克尔处理不好难民问题,就要关闭巴伐利亚州的州边境(泽霍费尔为基督教社会联盟主席,该政党只在巴伐利亚州开展活动,为当前联盟执政党之一)。

  “如果说欧盟成员国内部都因为难民问题分歧成这样子,别的国家一定会效仿,边境开放还有什么未来呢?”冯仲平如此表示。

  不过,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则认为,与难民问题最严重的时期相比,如今的状况好了很多。

  他告诉《经济》记者:“尽管难民是块烫手山芋,尽管包括德国在内的很多欧盟成员国的民粹主义都非常明显,要让申根区倒台也不是这么容易。目前,一艘救援船只上载有的难民不过几百名,比起高峰时期少了太多。欧盟或者支持欧盟一体化的政党,一定会想各种各样的办法解决问题,因为申根区的自由流动带来的福利太多了,无论对民众还是国家、政府。”

   德国出口下降或打击欧盟经济

  美欧贸易战当前,德国经济已表现出疲惫。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德国出口值大幅下降,创下5年来新低,导致欧洲这一最大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停滞不前。

  德国经济对欧盟的重要性简单明了。

  “2017年,德国国内生产总值占欧盟(英国计入)GDP总量的22%,比例最高。如今,英国脱欧步伐不可逆转,德国更成为欧盟唯一的经济火车头。甚至可以说,欧盟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倚赖德国。”四川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邓翔教授这样告诉《经济》记者。他认为,德国第一季度的出口表现,可以看作是一种危险信号。

  尽管对欧盟的指责、对德国的指责令欧盟整体十分不满,美国总统特朗普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汽车产业是德国经济的重要支柱,特朗普就直接抵制德国汽车,试图征收惩罚性关税,甚至曾说“将禁止德国豪车厂商进入美国市场,直到没有一辆奔驰在纽约第五大道上驰骋”。若此举落实,德国出口将面临怎样的场面?欧盟经济又该如何进行调整?

  “德国基本垄断了美国豪华汽车市场90%左右的份额。2017年,德国出口美国的汽车类产品(包括零部件)高达1150亿欧元,销量可观。如果特朗普说到做到,一定会对德国形成巨大打击,欧盟的经济发展也将因此受影响。”邓翔分析说。

  的确,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近期警告说,贸易战带来的巨大影响,比决策者和投资者想象的还要大得多。而很多分析机构也指出,美国政府当前的行为,已经令“2018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板上钉钉。

  不过,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经济研究室副主任胡琨则告诉《经济》记者,虽然出口对德国经济至关重要,但拉动该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是投资和内需。“2017年,德国GDP增长2.3%,其中2.1%的贡献来自投资与内需,出口只贡献了0.2%。这样看,贸易战对德国或者欧盟经济的影响,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胡琨指出,美国与欧盟拥有类似的经济制度和相同的市场地位,相互之间也承认文化上的融合,这就让双方之间的贸易战存在快速解决的可能与希望。“一些观点可能夸大了美国和欧盟的矛盾,相对于欧美经济合作关系而言,目前的冲突并不算严重。”

   债务危机烟消云散了吗

  债务危机是欧盟需要密切关注的另一个话题。

  2018年6月22日,欧元集团主席马里奥路森特诺宣布,欧元区财长同意希腊在今年8月第三轮救助计划到期后,退出救助计划。届时,欧元集团将授权欧洲稳定机制向希腊发放150亿欧元,作为救助计划的最后一笔款项。

  对此,邓翔表示,三轮救助计划共计2737亿欧元的贷款,尽管最后一笔贷款尚未发放,希腊经济也已是“雨过天晴”,重回正轨了。“2017年,希腊旅游业同比增长17%,农业、食品、汽车和航运以及出口持续增长。该国改革的步伐也在加大,推进养老金、医疗、税收和预算制度改革,逐步改善商业环境。经合组织(OECD)预计,2018年,该国经济有望增长2%。”此外,国际评级机构惠誉也将希腊主权评级上升为B,展望为“正面”。

  胡琨也告诉《经济》记者,2017年,希腊发行国债的利息已经降低了很多,基本走入了经济良性发展的轨道。在他看来,欧盟的救助很成功。

  “希腊出现债务危机造成很大混乱,一部分原因在于欧盟当时也没有成熟的救助机制,大家完全是摸石头过河,边走边看。希腊经济目前也不是完美无缺的,但欧盟已经摸索出一套救助机制,即使以后再出现类似问题,也有应对模式。”胡琨说。

  希腊债务恢复平静,欧盟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作为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的债务现状已让太多人焦头烂额。2017年年末,该国债务总额超过22630亿欧元,占GDP比重131.8%,负债率为欧元区第二高,仅在希腊之后。2018年上半年,意大利金融市场股债齐跌,国债收益率上升很快。

  不过,丁纯认为,意大利的债务问题与希腊当初的情况完全不同,短时间不会引发危机。

  他说:“意大利的债务有其特殊性,规模虽大但多是内债,即债权人主要是意大利本国人,即使将来还不起钱,也不会波及欧元区其他国家。希腊当初还不起钱的时候,债权人主要是欧盟和其他成员国,所以恐慌的范围才大。当然,也只是说当前的债务危机不会因意大利而起,未来如何,取决于意大利政府和金融机构的应对措施与成效。”

  链接 英国下院议长约翰路伯科6月26日在下院会议上宣布,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签署了《退出欧盟法案》,意味着这份法案正式成为法律。

  《退出欧盟法案》又称《大废除法案》,旨在将现有欧盟法律转换为英国国内法,为英国脱欧后的法律承接做准备,因而被英国舆论称为“英国历史上意义最重大的法案之一”。《退出欧盟法案》将废除英国议会在1972年制定的《欧洲共同体法案》,该法案确立了欧洲共同体(欧盟前身)法律在英国的直接或间接适用。

  根据《退出欧盟法案》,英国将在格林尼治时间2019年3月29日23时、即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的午夜时分脱离欧盟。

  2015年难民潮高峰之际,大量北非、西亚难民进入希腊,再借道马其顿、塞尔维亚、匈牙利等国前往西欧和北欧国家,这一路径被称为“巴尔干通道”。2016年3月以来,马其顿、塞尔维亚等国不堪重负,相继向难民关闭边境,实际上切断了上述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