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雅典对话录 | 用缪斯的语言 讲述中国故事

雅典对话录 | 用缪斯的语言 讲述中国故事

  • 作者:杨少波
  • 发布日期:2016-10-03
  • 浏览数:645

本期对话: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副团长魏娜






928日夜,希腊雅典大音乐厅里响起了中国二胡、笛子、琵琶的声音,响起了中国民歌《茉莉花》的声音……希腊观众在痴迷之中毫无预备地欣赏到了一场融合中西艺术的交响音乐会。散场之后,观众涌向后台,希望能够近距离地看一看发出这些遥远而迷人的东方之音的音乐家,希望能够带自己的家人再次欣赏到这样一场演出,雅典乐迷们见多识广的音乐预期阈值,被一场来自“中国歌剧舞剧院”(China National Opera & Dance Drama Theater)的中国民乐交响乐演出突然冲破。他们仔细地观看着来自遥远东方的细细的竹笛,直立修长的二胡,如西域美人的琵琶,对这个在西方语言中包含着歌剧(Opera)、舞蹈(Dance)、戏剧(Drama)和剧院(Theater)诸多艺术关键词的中国国家剧院葆有着巨大的好奇。我们与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副团长魏娜女士展开对话,讲述这场在雅典乐迷心中掀起巨澜的音乐会的背后缘起故事……



 

中希时报:您十年前来过希腊,十年前您对希腊有什么印象?

 

魏娜:希腊永远是古老而常新的希腊,十年间,时间在它的身上几乎没有发生作用,雅典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十年前我是一名自由自在的游客,而这次是和乐团一起来的,我是这个项目的策划,自然责任重大。我们和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欧亚五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一起,来完成这次“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7周年”暨“中希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的庆贺演出项目。

 

中希时报:第一次来时您对希腊什么印象?

 

魏娜:十年前参加了一个“一日三岛”的旅游项目,在爱琴海上的小岛间航行,当时就觉得希腊特别美,尤其是当下了船发现脚下的海竟然是那么的蓝。我是青岛人,在海边长大,对海有着一种特殊的远亲切感。记得小时候看青岛的海,远远地看去,大海在水天一色处是蓝色的,当我来到雅典时,我发现就在脚底下,就在眼前竟然能够看到如此湛蓝的大海。这里的蓝色是那么的“正”,一下子我就理解到了希腊国旗的颜色,为什么是蓝白两色了。

 

中希时报:您能描述一下当时您和大海的关系吗?

 

魏娜:因为是青岛人,就觉得自己是海的女儿。我在海边长大,对海的那种亲情,那种依赖,大海博大的胸怀对我的影响特别大。当你开心的时候你可以去看看大海,当你烦恼的时候你也可以去看看大海,当你觉得绝望的时候还可以去看看大海。看到海浪翻涌,一浪接一浪的那种巨大的力量推动着你,你就觉得自己不能停下,你要往前,你要向前进,不能停止自己的脚步。我觉得这种来自大海的潜意识事物对我的影响特别深。



 


中希时报:您喜欢音乐吗?音乐对您意味着什么?

 

魏娜:当然喜欢,我专业是小提琴,我觉得有很多不想用语言表达的时候,音乐是一个最好的表达方式。而且你可以用它自己跟自己对话,你可以表达你自己想的,你可以自己跟自己说你的委屈、你的开心、你的苦恼、你的愤怒……你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音乐来表达。你可以讲给别人听,但也可以讲给自己听。在演出时是在给观众讲解,如果平时在家练习,就是在跟自己对话。

 

中希时报:您对小提琴这个乐器有什么认识?

 

魏娜:因为这是西洋乐器,作为乐团里的演奏项目,我们还是很想到国外来看一看、听一听,做一些演奏和交流项目。有这样的机会来演出,包括对一个国家的认识,对一个环境的认识,对一个地方人文风俗的认识,对于我们学西洋音乐,尤其是西洋器乐的人来说非常重要。



 

中希时报:您觉得小提琴和其他乐器比较起来它的特性是什么?

 

魏娜:小提琴是音乐的皇后,它能表达比较丰富的情感,当然它也是最难的一种器乐之一。这是一种“无品乐器”,你没有依靠,只能靠自己去练习,左手按弦的技术和右手拉琴的技术各不相同,两只手在演奏时完全不一样,需要各个细节的配合。有人说“小提琴之所以特别好,是因为它是最接近人声的一个乐器。”我觉得这样的说法是有道理的,因为它的声音细腻,像人声。你可以演奏高音、低音、中音,这些区域都非常美,不是很偏激。小提琴高音、中音、低音都有,而且高音更丰富,因为音域比较多,所以会让人更喜欢。而且,它作为一种独奏乐器,它的技巧是最丰富的。它被称为乐器中的皇后,也是最难演奏的乐器。

中希时报:是什么样的动因,使得这样一次活动得以成行?

 

魏娜:就是最简单想法就是:把中国的优秀的作品、中华文化传播出来,尤其是现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使得我们的艺术有了一个宏阔的参照系。希腊是非常友好的一个国家。我们这次音乐会的主题除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7周年”这个主题之外,还有庆祝“中希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这样一个重大主题。希腊处在“一带一路”的海上丝绸之路和陆地丝绸之路的交汇点,我们希望能够用具体可感的艺术,把“一带一路”这样一个历史内涵形象地展现出来。这次我们首先是交响乐团的配置,这是我觉得外国人比较容易能接受的事物,而我们演奏的又是一些中国各个地区、各个民族、不同地域风情的作品。交响乐之外,我们再加一些上民乐独奏乐器组成了我们的整台节目。从音乐会的曲目安排上,细心的听众是能够感受到我们整体清晰的格局框架,这样一台音乐会是经过我们精心构思而成的。

 

中希时报:您能描述一下节目单的构成吗?它的音乐种类、风格,以及中西因素之间是怎样来平衡搭配的?

 

魏娜:我们节目主旨是:用音乐来讲述中国的故事。比方说,我们有描写长城的二胡独奏《长城随想曲》,我们还有描写西域风情的琵琶独奏《楼兰姑娘》,我们还选用了描述云南的《火把节》,还有描绘哈尼族风情的《哈尼印象》,我们还有描写内蒙古的两首歌曲《草原想念你》、《往日时光》,还有描写陕北故事的《思泉》。从音乐出发,听众可以看到一个生动、具体、微缩的“中国千里江山图”。在雅典大音乐厅,我们的演出海报是和柏林爱乐乐团、荷兰阿姆斯特丹乐团的海报并列在一起的,我们觉得我们自己在艺术水准上和国际大乐团相比毫不孙色。我们演绎的不是单纯的交响乐,我们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我们走出了自己的一条道路,用交响乐和民族乐器融合的方式,把我们的中国故事去讲给外国人听。这个是我们擅长的,而且也是真正属于我们本民族文化的,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中希时报:交响乐的形式毕竟是西方的,但它所讲述的故事是中国的,这两之间有冲突吗?

 

魏娜:没有冲突,你可以通过现场音乐会去感受。我觉得只要在现场听到了这个东西之后你就会有感受。因为我们是中国歌剧舞剧院,这是文化部直属院里最大的一个单位。我们包含的东西很多,既有歌剧,又有舞剧,我们还有一个民族交响乐团,他们用民族乐器来演奏交响乐。“音乐是不用翻译的世界语”,有些话你不用讲,在音乐的现场你可以充分体会。每个人有不同的体会,各自不同的成长环境,各自不同的理念,你会有不同的感受。我觉得每一种感受都是合理的,我们就是想把音乐带给大家,然后大家都去感受,这就是音乐最美好的东西。在大家的排练过程中,我经常听着听着就热泪盈眶,非常感动。我觉得很幸福。

 

中希时报:对雅典大音乐厅的音响效果有什么印象?

 

魏娜:我觉得还是非常好的。我对希腊人的智慧还是很佩服的,尤其是卫城的古剧场。古希腊的文明值得人们去尊重,去继承。他们音乐厅的声场建的非常好,它的声学结构非常合理,你在台上很自然地表露、演奏就可以。对于演奏家来说这个很宝贵,你不需要用外力去演奏,你只是要用你最自然的、最美的东西展现就可以。

 

中希时报:古希腊有位哲学家叫毕达哥拉斯,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数学,而最美的数学是符合音乐的和弦的,整个天体间的运动也是符合数学的,如果整个天体能够发出声音,那么整个世界和宇宙就是一首“诸天音乐”的交响乐。您对此怎么看?

 

魏娜:作曲家巴赫的平均律的分析,它的复调,全是数学,完全是对等的,这个太不可思议了!音乐好像是感性的,但其实它背后有一个理性化的基础,都是建筑在数学的基础上。所以,作为一个音乐人,我特别敬佩希腊人的智慧,它的声学之所以这么好都是因为跟数学有关,不可分割。美好的感性、明晰的理性,竟然是同一事物。

 

中希时报:“music”音乐,这个词语来源于希腊语”muse”缪斯,那么你对缪斯有什么理解?

 

魏娜:我觉得缪斯就是一种美的化身。音乐也是美的,人物也是美的,都是特别自然的表露,美好东西完美的统一,就像缪斯们的音乐一样,我们通过丝绸之路从东方带来的音乐,跟这儿的自然、跟这儿的环境、跟这儿的文化、历史,所有的一切都是完美融合、相辅相成。

庸讳言,缪斯是西方的女神,交响乐也是,甚至交响乐(Symphony)这个词,也是来自希腊语。我们这一次来到希腊雅典,来到缪斯女神的故乡,来到交响乐这个词的词源地,本身就是一种跨越千山万水的艺术之旅,西方的缪斯、西方的交响乐和中国的民乐、中国的民族题材、中国精神、中国风格在一起,相互融合,蹁跹起舞……我们的乐团来到雅典,之后离开,我感到这里也许将发生不一样的变化,希腊神话中的阿波罗率领九个缪斯在帕尔尼萨山上起舞,在奥林波斯山上歌唱,今天,中国的东方精神也加入了其中,演奏出的乐音是东方的意境,是一个伟大民族的灵魂的歌吟。

十年前的雅典我来过,十年后的雅典我也见过,但是,从这一夜开始,我感到,雅典有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