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有望浴火重生

希腊有望浴火重生

  • 作者:刘咏秋 陈占杰
  • 来源:《环球》杂志
  • 发布日期:2018-02-09
  • 浏览数:9766

  岁末年初,希腊首都雅典市中心大街小巷的节日灯饰明显多过前几年——虽然还远未回到2009年债务危机爆发前的水平。那时候,宪法广场(雅典市最著名的广场)上装饰一棵标志性圣诞树的花费就达20万欧元,而债务危机爆发后,装点整个广场的预算也不过这个数,仅为债务危机前水平的十分之一。

  持续近8年的债务危机让希腊损失了约四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失业率一度逼近30%,大量希腊人生活陷于困境。不过,近年来得益于希腊政府持续改革和国际社会支持,当前希腊经济复苏态势渐明。


危机解除

  2017年年底,宪法广场的圣诞树点亮后不久,希腊人就听到了一个好消息:2018年1月19日,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以下简称标普)将该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B –”提高到“B”,前景展望为正面。标普的行为马上得到了回应。1月20日,希腊政府表示,希腊面临的困难时期已结束,国内经济正在稳步走向复苏,市场和投资者信心正在稳步恢复。

  好事接踵而至。1月22日,欧元区财长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会议上,对希腊第三轮救助协议下的新一轮审查达成协议,这意味着债权人有望在2018年春季之前向希腊发放67亿欧元(约合82亿美元)救助贷款。同时,欧元集团工作组将在救助结束后为希腊提供必要的债务减免服务。

  债务危机爆发后,以欧元区国家为主的国际债权人先后向希腊提供了三轮共约3000亿欧元救助贷款。根据双方2015年达成的第三轮救助协议,债权人同意向希腊提供860亿欧元救助资金,但希腊需要实施一系列改革和紧缩措施才能得到这笔资金。

  为此,希腊议会1月15日通过了新的一揽子紧缩和改革法案。新法案包括减少家庭补助、提高工会发动罢工的难度、对银行没收的欠贷房产进行电子拍卖等内容。据希腊财政部预计,随着第三轮救助在2018年8月份结束,希腊将告别长期危机,稳步重回市场。


数据乐观

  希腊国家统计局的一系列数字,也透露出当前经济形势较为乐观。2017年前三个季度,希腊经济同比分别增长0.4%、1.6%和1.3%。2017年11月,希腊出口增长15.5%,进口增长4%。在就业形势方面,2017年10月,希腊的失业率为20.7%,虽然并不好看,但它仍是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经济形势的好转,还体现在一些具体行业方面,如建筑业。2017年10月,希腊政府颁发的建筑许可证数量同比增长16.4%,建筑面积同比增加67.2%。另外,零售业也有小幅度提升。希腊商业联合会主席瓦西利斯·科尔基季斯对《环球》记者说:“2017年圣诞季销售额预计比上年增加1.5%至2%。虽然增幅有限,但无论对零售商还是消费者而言,都会起到不小的心理激励作用。”

  为应对债务危机,希腊对养老金制度、医疗制度、劳动力市场、产品市场、商业环境、公共管理、税收和预算体制等进行了改革。希腊经济变得更加开放,出口占GDP的比例从2009年的19%提升至2016年的30.2%。结构改革和资金重组使希腊银行的资本充盈度在欧洲地区名列前茅,商业银行对中央银行的依赖程度降低,希腊国债的收益率降至2009年水平,这使得希腊能够在时隔三年之后于2017年7月25日再次向国际市场发行债券。

  希腊官方预测,2018年经济增长将从2017年的1.6%升至2.5%,2019年达到2.7%,基本财政盈余将从2017年的占GDP2.4%增加到2018年的3.8%。相比之下,2009年希腊政府曾背负着占GDP15.1%的财政赤字,当年的基本财政赤字达到GDP的10.1%。希腊在减赤方面的成绩也得到了欧盟认可,欧洲理事会于2017年9月15日取消了其2009年做出的关于希腊存在大规模财政赤字的决定。


挑战仍然存在

  不过,希腊经济仍然存在一些风险和挑战。例如,超过20%的失业率造成人力资源浪费严重,损害国家长期增长潜力;希腊银行仍背负着大量坏账,无法向私营部门提供足够贷款。另外,投资水平仍然很低,投资环境亟待改善。

  据世界银行发布的“经营商业难易度”指数,希腊的排名从2011年的第148位提高到了2017年的第37位。虽然排名大幅提高,但相对欧盟其他国家来说仍处于较低水平。

  希腊财政部长斯图纳拉斯认为,希腊经济如果想获得可持续的复苏,必须在以下8个方面着力:扩大经济开放程度、吸引国外直接投资;推进私有化、改进政府机构工作;解决银行坏账问题;采取促进经济增长的财政政策组合;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消除包括资本管制在内的各种投资障碍;推动创新及更加有效地利用人力资源;解决公共债务问题,争取延长债务偿还期限。当然,解决这些问题,不仅需要希腊政府做出努力,作为希腊主要债权人的欧盟也需要加紧工作,特别是提出清晰的重组希腊债务、结束救助后继续支持希腊的方案等。

  雅典经济和商务大学经济学教授、希腊智库经济和工业研究会主任维塔斯向《环球》记者表示,希腊已解决了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问题,经济前景总体向好。但从长期看,希腊较好的经济发展势头能否维持下去取决于投资的水平和质量以及改革的进程。他认为,希腊公共机构的效能是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

  希腊欧洲及外交政策基金会主席措卡利斯教授则认为,希腊经济已经触底,目前正在缓慢复苏。他说:“希腊的战略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也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资源和低廉的资产,在适当的条件下,希腊经济不但会复苏,而且应该起飞。”措卡利斯认为,希腊在食品、饮料、旅游、海运、交通等行业都具有比较优势。

  措卡利斯说,这些适当的条件不但包括进一步的改革,还包括未来几个月内进一步减免希腊的主权债务。他认为,希腊的主要弱点在于官僚主义、效率低下的司法体系,因此妨碍经济增长的公共部门需要进一步改革。

  希腊企业联合会最近指出,尽管经济已经恢复增长,但还没有让希腊普通老百姓的可支配收入增加。因此,促进社会平等、实现公平增长也是希腊经济复苏的必要条件。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前不久在一次内阁会议上指出,2018年将是“充满挑战和重要机会的一年,希腊绝不应该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