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希腊考古引发人们对荷马史诗之谜的新关注

希腊考古引发人们对荷马史诗之谜的新关注

  • 作者:尹亚利
  •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 发布日期:2018-08-22
  • 浏览数:925

  

  【深度解读】 

  作者:尹亚利(北京外国语大学希腊研究中心主任)  

  希腊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

  7月10日,一则来自希腊的题为《在奥林匹亚发现刻有奥德赛诗句的泥板》的报道轰动了国际文化界:“在由希腊与德国考古协会联合进行的‘多维度的奥林匹亚’考古活动中,发现并确认了一件具有极为重要意义的文物:一块刻有荷马史诗奥德赛诗句的泥板。”

希腊考古引发人们对荷马史诗之谜的新关注

泥板局部,上面的文字清晰可见。资料图片

  简短的报道立刻引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关注,随后更多信息被披露出来。据报道,发现这块泥板的地点是在著名的古奥林匹亚遗址的宙斯神庙附近,泥板上雕刻的文字是荷马史诗《奥德赛》的第十四章中的13行诗句,内容是奥德修斯返回家园后探访猪倌尤迈奥斯的相关内容。据考古团队初步认定,该泥板属于公元3世纪前的罗马时期。

  希腊文化与体育部发布声明,称现在已经开始对其进行系统性研究,如果最后确认泥板属于罗马时期,那么这一泥板将成为“在希腊发现的最早的荷马史诗的文字记录,具有极为重要的考古学、铭文学、文学和历史学意义”。

希腊考古引发人们对荷马史诗之谜的新关注

荷马像 资料图片

  泥板铭文之谜有待揭开

  虽然研究团队已将泥板的年代初步认定为公元3世纪前,虽然希腊文化部表示这一发现很可能是“在希腊发现的最早的荷马史诗文字记录”,铭文泥板依然有很多谜团有待进一步揭开。

  首先是泥板的年代。据报道,同时被发现的还有一批罗马时期的文物,该泥板是与这批文物一起被发现的,因此可以初步确定他们属于同一时期。现在已经有很多现代科技手段可以对文物年代进行较准确的鉴定,因此泥板年代的最终确定不会是太困难的事情,只是时间问题。

希腊考古引发人们对荷马史诗之谜的新关注

  法国画家勒卢瓦尔所作《行吟诗人荷马》,表现荷马在爱奥尼亚一条大路旁,在里拉琴的伴奏下,吟唱特洛伊英雄的史诗。资料图片

  其次是泥板的用途。泥板是在古代奥林匹亚遗址内发现的。众所周知,古奥林匹亚是古代奥林匹克竞技会所在地。第一届古代奥运会于公元前776年在这里举行,经历了1168年,共举行了293届。公元393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宣布基督教为国教,认为古奥运会有违基督教教旨,是异教徒活动,于次年即公元394年宣布废止古奥运会。泥板如果被认定为是公元3世纪前的文物,也就是说是在古奥运会尚存在期间的产物,发现地又是在古奥林匹亚的宙斯神庙附近,因此很可能与祈祷、祭祀等活动有关,希腊奥林匹亚博物馆内保存有不少类似的文物。不过令人不解的是,以往发现的祭祀品很少采用泥板形式。也许这块泥板是某种大型器物的一部分,但是从目前的报道看,似乎还没有发现泥板的其他部分。

  再有就是泥板的内容。在奥林匹亚遗址发现的祭祀用品,上面更多是铭刻有一些祈祷用语,以及祝愿或庆祝比赛获胜的词语。为什么这块泥板上铭刻的是荷马史诗的文字?为什么选择的内容是与奥德修斯家的猪倌有关?为什么铭文刻写潦草而不是像其他祭祀物上的文字那样规整美观?

希腊考古引发人们对荷马史诗之谜的新关注

英国拉斐尔前派画家约翰·威廉姆·沃特豪斯所绘《珀涅罗珀与求婚者》。资料图片

  对于泥板发现的重要意义也有人提出了质疑。质疑主要集中于其是否属于“在希腊发现的最早的荷马史诗的文字记录”。根据已有研究,古希腊时期,雅典僭主庇西特拉图(约公元前600年-公元前527年)就曾命人记录过荷马史诗,并在很多场合吟唱。最早的荷马史诗文本摘抄的残片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00年左右。在建于公元前3世纪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中,整理并保存了相对完整的荷马史诗,可惜的是,在亚历山大图书馆被彻底焚毁后,这些文字荡然无存。现在已发现的罗马时期的荷马史诗抄本残片有近百件。尤其是在埃及莎草纸出现后,在莎草纸上记录了大量包括荷马史诗在内的很多古希腊文献。1897年英国考古学家在埃及中部俄克喜林库斯遗址中发现了公元1世纪至公元6世纪的莎草纸,其中包括荷马史诗的诗句。20世纪初,美国考古学家在古埃及鳄鱼木乃伊腹内发现了写有文字的莎草纸,上面抄录着荷马、萨福、品达等人的作品内容。在希腊境内,已经出土的很多古希腊陶瓶上描绘有与荷马史诗相关的图案。因此,此次发现的泥板是否属于“最早的荷马史诗的文字记录”,也有待科学的认定。

希腊考古引发人们对荷马史诗之谜的新关注

  此画所绘为《奥德赛》中的情节:女妖塞壬用优美的歌声诱惑过往的船只,使水手迷失心智触礁而亡。奥德修斯为了抵御塞壬的诱惑,命水手将其耳朵堵住,绑在桅杆上。资料图片

  “荷马问题”与“荷马史诗问题”

  泥板的发现再次唤起了人们对所谓“荷马问题”的关注。

  历史上是否有荷马其人?荷马是一个人还是一群行吟诗人?荷马史诗是否为荷马所作?围绕荷马的一系列问题构成了所谓“荷马问题”。

  希腊古典时期的著名学者们如亚里士多德、柏拉图等都没有怀疑荷马的存在,并多次引用荷马史诗的内容。到了公元前3世纪,开始有学者为《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是否为同一个作者而争论不休,因为两部史诗从文学的角度看存在明显差异。肯定者认为这是因为《伊利亚特》为荷马早年所做,而《奥德赛》是荷马晚年所做,反对者认为这两部史诗完全是出自不同作者之手。

希腊考古引发人们对荷马史诗之谜的新关注

希腊迈锡尼文化时期的黄金面具 资料图片

  美国哈佛大学学者格雷戈里·纳吉(Gregory Nogy)1996年出版了《荷马诸问题(Homeric Questions)》一书,从比较语言学和人类学的角度对荷马和荷马史诗进行了分析,对所谓“荷马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促进了国际上对荷马问题的研究。

  从“荷马问题”的提出至今已经有2000多年了,其间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观点,但至今没有公认的答案,甚至出现了对于荷马是不是希腊人、是男人还是女人等新的质疑。“荷马问题”成为至今无解的千年之谜。

  如果说原有的“荷马问题”主要围绕着荷马其人的话,其他疑问则围绕荷马史诗的成书时间、版本延续等产生,成为“荷马问题”次生的“荷马史诗问题”。很多古典名著都存在着版本延续问题,版本学已经成了一项专门的学科,但是荷马史诗这一世界名著版本求证之疑难、传承关系之复杂,在世界名著中是十分少见的。

  国际上对荷马史诗的主流研究成果认为,荷马早在公元前7世纪就已经在希腊世界闻名。当时的希腊诗人拉里诺斯以及其后百年左右的色诺法奈斯和西莫尼德斯都曾提到过荷马的名字。甚至在当时还发生了荷马祖籍是哪里的激烈争论,很多城市都宣称荷马是在自己城市出生的。在交通不便、信息不通的古代,发生这样的争论完全可以理解。据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推算,荷马生活在公元前850年左右,距特洛伊战争已经有400多年。后来人们的研究大多认为荷马生活在公元前700年前后。荷马生活的年代,还是希腊文字形成的早期阶段,荷马史诗还只是行吟诗人们的口头传唱。

  盲诗人荷马和他的伙伴们手持七弦琴,在希腊大地上奔走歌唱。六声韵的韵律使得本来就抑扬顿挫的古希腊语更显悠扬苍凉。歌唱特洛伊战争的《伊利亚特》和歌唱特洛伊英雄奥德修斯十年返乡经历的《奥德赛》就在荷马及其同伴们的口头传唱中一代代流传下来。直到公元前5世纪后,希腊文字已经成熟,史诗的内容才被当时的文人们记录下来。

  如果说荷马不只是一个人而是很多行吟诗人的话,他们在传唱史诗的过程中自然有着不同的风格和不同的口音,被不同的载体记录下来后,自然也就形成了不同的版本。很难说哪个版本最权威,只能说哪个版本保存得最好,传下来的片段最多,以及哪个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版本所依据的古本。

  但是,无论什么版本,基本内容应该是一致的,与我们今天看到的荷马史诗的故事应该没有大的情节上的差别。专家认为,此次发现的铭文与传统版本相比有多处拼写差异,从而造成对一些内容的改变。不过,究竟是“为了猪群建造”还是“围着猪群建造”(有学者在此次泥板铭文上发现的与传统文本的不同之处),这是学者们的研究内容,不是大多数读者的兴趣所在。

  学者们对荷马史诗的各种争论和求证还会延续很多年,直到有确实的证据出现。文物会说话,会解开我们一个又一个谜团。这也正是考古发掘和研究的意义所在。

  从《伊利亚特》到《奥德赛》

  普通读者更为关注的是荷马史诗的故事。

  荷马史诗包括两部分:《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无论作者是不是一个人,是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这两部分是有着内在的联系的两个独立故事。

  《伊利亚特》描写的是震撼人心的特洛伊之战。特洛伊战争发生在公元前1250年左右,虽然人们对其发生的具体年代尚有分歧,但前后不会超过100年。特洛伊城当时又称为伊利昂,因此描写这场战争的史诗被称为《伊利亚特》,也有人将之翻译为《伊利昂纪》,也就是“关于伊利昂的故事”。特洛伊的故事广为人知,特别是借助电影电视等现代传播手段更是变得几乎家喻户晓。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在访问斯巴达王国时候诱拐了斯巴达国王之妻美女海伦,斯巴达国王之兄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率领希腊联军远征讨伐特洛伊,经过十年苦战,最后依靠木马计攻破特洛伊城。帕里斯、海伦、阿伽门农以及英雄阿喀琉斯、特洛伊勇士赫克托耳之间的爱恨情仇为我们展开了一幅发生在3000多年前的壮丽画卷。

  《奥德赛》则描写了特洛伊英雄奥德修斯的十年返乡艰辛旅途。特洛伊战争结束后,英雄奥德修斯在海上漂泊了十年,历经各种苦难。故事采用倒叙结构。在他返乡路上的第十年,奥德修斯漂流到斯克里亚岛上,受到国王的款待,他向国王讲述这十年间在海上的遭遇。先是在忘忧国水手们吃了忘忧树的果实,不再想继续回家的航行,然后遭遇独眼巨人,很多伙伴被独眼巨人吞食。好不容易即将抵达故乡伊塔卡,水手们却因为贪财打开了风神送的礼物袋,袋子里装的大风又把他们吹到了大海上。他们到了把人变成猪的女巫岛,遇到了六头十二脚的女巫和藏匿在漩涡下面的女巫,抵御了女妖塞壬的歌声诱惑。在太阳神的岛上,水手们违反约定,宰杀了岛上的神牛,宙斯用雷霆击沉了船只,只有奥德修斯免于一死,但却在一个海岛上被仙女卡吕普索挽留了七年,后来宙斯命令仙女放了他,他这才漂流到斯克里亚岛。国王听完故事,送他回家。在他离家的十年间,很多人觊觎他家的财产和他妻子的美貌,向他的妻子求婚,并住在他家,挥霍他的财产。奥德修斯装扮成乞丐,在猪倌尤迈奥斯的帮助下,杀了那些无耻的求婚者,终于和妻子珀涅罗珀团圆。

  新发现的泥板上的文字是《奥德赛》第十四章中的13行诗文,描写奥德修斯来到猪倌尤迈奥斯住所的情景。尤迈奥斯也被翻译为尤玛士,是奥德修斯家中的牧猪人,在奥德修斯参加特洛伊战争和漂流回乡的二十年中,他始终忠于主人,继续为主人好好养猪。当奥德修斯化装成乞丐回家时,他虽然没有认出这是他的主人,却依然热情款待,并让奥德修斯与儿子在他的住所相见,并将他们带到宫中,帮助他们将霸占他们的住所、强行向珀涅罗珀求婚的歹人们杀死。

  荷马告诉了我们什么

  荷马生活的年代是在爱琴海文明经历了克里特和迈锡尼文明阶段之后的所谓“黑暗时期”,是希腊进入古典城邦文明全盛时期的前夜。荷马史诗吟唱的是迈锡尼时代的故事,给人们展示出了迈锡尼文明的辉煌。

  荷马史诗距离“黄金的”迈锡尼文明只有几百年距离,其对迈锡尼时代的描写使得我们对久远的迈锡尼文明有了直观的认识,包括当时人们的生活习惯、社交习俗、衣着服饰、食品美酒、武器和战舰、航海经验和地理知识等等。荷马吟诵的迈锡尼时期的希腊财富丰盈,男子身体健壮,女子美丽动人。

  更为重要的是,从荷马史诗中,我们看到了发生在迈锡尼时代的波澜壮阔的时代风云。我们看到了战争的残酷与和平的宝贵,看到了人们胜利的喜悦和失败的痛苦。史诗深刻地诠释了神与人之间的关系,讴歌了人性的美丽,并对人生的目的和生命的价值进行了深刻的思考。

  知识延伸:

  六韵步诗:荷马史诗大多采用六韵步形式,即每行诗有六个韵步,每个韵步有两至三个音节,重音一般在每个韵步的第一个音节上。这种形式使得荷马史诗朗朗上口,抑扬顿挫,如同我们现代的评书一般,非常适合口头吟唱,具有音韵学上的独特魅力。

  《光明日报》( 2018年08月22日 1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