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我在希腊遇见大明星之七 | 窦文涛:本雅明的风,拂在爱琴海上

我在希腊遇见大明星之七 | 窦文涛:本雅明的风,拂在爱琴海上

  • 作者:Simon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8-12-03
  • 浏览数:290



以色列雕塑家丹尼•卡拉万(Dani Karavan)为纪念本雅明,在这里建造了一个名为《通道》的纪念雕塑,这里,终日有微风拂过


  本雅明,在1940年9月27日,于西班牙法国交界的小渔村布港(Portbou)离奇去世。


  没有人知道他去世之前的最后时光是如何度过的,各种相互矛盾的叙述,使得他的去世成为最后的谜。


  这个地中海边的小渔村,成为无数人追忆本雅明的纪念地,以色列著名雕塑家丹尼•卡拉万(Dani Karavan)为纪念本雅明,在这里建造了一个名为《通道》的纪念雕塑。


  这个名为《通道》的纪念装置,既是在晴空丽日时分,仍然有看不见、但是感觉得到的细细微风——Aura,这本雅明的关键词的自然具体显现之物,在徐徐吹拂。



纪念本雅明的《通道》纪念雕塑里,有微风,有光影,有来自大地深处的声音


  本雅明从希腊语中擦洗照亮的这个词汇,不仅是他对发达时期资本生产过程中,提醒人们如何面对“真品”艺术,如何面对“素朴自然”,如何褪去层层束缚和矫饰,以素朴之心,面对素朴之事,而且,这样一个词汇,也是作为哲学家的本雅明,对自柏拉图以降的西方哲学史的重新反思和审视,更为重要的,是思维方式上的整体反思和重新审视。



中国学者于闽梅的专著,研究的是本雅明从古希腊语发掘出的一个词:“灵韵”——Aura,Αύρα


  哲学从苏格拉底的雅典卫城脚下集市上的对话漫谈,到柏拉图对话录中的对谈机锋,到亚里士多德鸿篇巨制中的条分缕析,朝着思辨、逻辑、体系的方向迢迢奔去,朝着越来越远离人们日常感受的方向奔去。“哲学”——爱智慧,这样一份初衷,似乎被人们遗忘,哲学,伴随着作为感受的人的主体愉悦这件事,似乎被人们忘却。


  本雅明以他的具体“哲学”书写,与具体形象相连的思维,用阿多尔诺的话,就是“带图像的思维”,重新让“哲学”鲜活生动起来,重新让我们回归苏格拉底的集市对话的快乐和感动,重新回归哲学的原初概念——对智慧的热爱。



窦文涛在作家普鲁塔克像前


  同时,这也在新的意义上,使得哲学回到柏拉图全部哲学概念的奠基石—— ἰδέα (Idea),这个词,中文译作“理念”、“范式”,或者“相”,这个词来源于εἶδος (eidos), "visible form",指的是“可见之形”,“可视之相”。



窦文涛面对卫城的雅典娜神殿,有微风过耳


  本雅明以Aura作为一个契机,劈开了板结的哲学大陆,使得一阵风、一道光,能够重新吹拂照亮哲学的大陆,重新使得哲学思维回到与大自然接地气、纳风雨的初始状态。


  本雅明的《单行道》的写作,就是这样的写作,他以“神话”、“叙述”的表达方式,使得哲学从源头滥觞之始,经过两千多年的滔滔奔流之后,重新回到柏拉图对话录的源头,甚至回到荷马与赫西俄德《神谱》、《工作与时日》的源头,补充水源,重新滋润。


  在柏林,犹太人博物馆的设计来自于建筑师丹尼尔·里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而里伯斯金说,他的全部建筑理念,则是来自于本雅明的一本小书《单行道》,这座博物馆,就是对于《单行道》的一个致敬。



里伯斯金说,柏林犹太人博物馆的全部建筑理念,则是来自于本雅明的一本小书《单行道》,这座博物馆,就是对于《单行道》的一个致敬


  这就是本雅明的意义,也是我们从中看到感到的《锵锵行天下》的剧组的高远立意,而且,他们让这来自西方哲学发源地爱琴海的微风,与来自山东鲁国的孔子杏林的微风,在爱琴海上相遇。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行天下”的旅途,是“三人之行”,在异国他乡找到的“必有吾师”。


  《锵锵行天下》,把在西班牙和法国边界小渔村布港(Portbou)危在旦夕的本雅明的生命的那口气,带了回来。



Simon先生和剧组在希腊德尔斐博物馆工作间隙


本栏目将陆续刊登Simon先生的文章,

记述他和《锵锵行天下》剧组

在美丽的希腊度过的日日夜夜,点滴记忆,

敬请关注。

《中希时报》/希中网特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