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我在希腊遇见大明星之八 | 雅典的《石头记》,雅典的《红楼梦.....

我在希腊遇见大明星之八 | 雅典的《石头记》,雅典的《红楼梦》!

  • 作者:Simon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8-12-04
  • 浏览数:335

  雅典卫城,就是一部由那个短暂的古典黄金时期的最强大脑和最智慧双手,留给我们的一部大理石的《红楼梦》,一部希腊的“石头记”。



《锵锵行天下》剧组在雅典卫城帕特农神庙前拍摄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伯利克里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些古希腊“黄金时期”金光灿灿的名字,都已然过去,雅典卫城,智慧女神雅典娜的处女神殿——帕特农神殿,如今还在雅典屹立。


  单纯质朴到极致,奥妙深蕴到无限。雅典娜处女神殿,被认为是研究古典黄金时期的“百科全书”。她——如果搁在中国,就是大理石版本的《红楼梦》,建筑家见到建筑,数学家见到数学,哲学家看见了哲学,政治家看见了政治,艺术家见到了不可企及的神明。


  雅典卫城,就是一部由那个短暂的古典黄金时期的最强大脑和最智慧双手,留给我们的一部大理石的《红楼梦》,一部希腊的“石头记”。

 


《锵锵行天下》剧组在雅典卫城山门前拍摄

 

  古希腊哲学家说:“看得见的事物,是看不见的事物投下的影子。”政治、经济、哲学、音乐、数学、戏剧……古典时期那些“看不见”的事物,都消逝在两千多年的时间里了,眼前看得见的卫城,看得见的雅典娜神庙,是她们投下的“大理石的影子”。我们在这“看得见”的卫城山上,玄想那些“看不见”的事物。


  雅典卫城周围的所有建筑物,都保持着谦逊、低调的风格,举目四望,没有一栋建筑可以威胁到人们眺望卫城的视线,鹅卵石河水一般低声哗哗作响的当代低矮建筑,是为了保证雅典卫城上的神庙“被看见”。因为那“看得见”的建筑背后,云端之上,有着决定整个西方哲学思想和政治理念的一个浩瀚的“看不见”的世界。那个看不见的世界,并不是虚空存在,它仍然在数千米高空,风云际会,冲荡厮杀,整个千年西方历史的跌宕起伏、纵横捭阖,都与那个“看不见”的世界息息相关。


诗人的诗句是:

“雅典卫城上空的一片云

打湿了白宫南草坪

湿透了整个欧罗巴”

 


《锵锵行天下》剧组在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拍摄

 

  “城邦”,希腊语的“堡里斯πολις”(Polis),是整个西方政治的原始雏形,英语与政治相关的词汇:Politics,就是来自希腊语的“堡里斯πολις”(Polis)的词根。城邦里市场上的自由辩论,构成了今天竞选“电视论辩”的雏形,雅典卫城对面的“露天公民议会”,是世界上所有西方制度里“议会”的原型。蕞尔之地的雅典,不仅影响了整个西方哲学思想史,也影响和和左右了整个西方的整个政治制度史。


  一个城邦,是围绕着卫城方圆不过十多公里、乃至数十公里的区域,通常一个城邦有选举权的自由公民,不过数万人。亚里士多德认为,一个城邦如果超过10万名自由成年男子,那就不是城邦,而接近于“野蛮”。从城邦的规模上,有点接近于老子鸡犬之声相闻的“小国寡民”的大小形制。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理解了亚里士多德的这句话:A human being is by nature a politicalanimal. “人天生是城邦的动物”,他认为,凡脱离城邦的人,“如果不是一只野兽,那就是一位神祗”,“如果不是一个鄙夫,那就是一位超人”。所以,亚里士多德的这句话,往往会被人们误译为“人天生是政治的动物”。(因为Politcs——政治的,来源于词根——城邦“堡里斯πολις”Polis)。城邦里的辩论方式、选举程序、公民和城邦之间的关系,构成了整个西方政治的经典雏形,所以,不理解古代的雅典,就无法理解今天的伦敦、巴黎、柏林和华盛顿。

 


《锵锵行天下》剧组在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拍摄

 

  北京和雅典,互为镜子,相互看见自己,“认识你自己”。


  《锵锵行天下》剧组在希腊的这几天,一直一次次提念孔子他老人家。“浴乎沂,风乎舞雩,”,不知他老人家是否也随一行人来到了希腊。希腊那个写《佐巴》和《基督的最后的诱惑》的作家尼克斯-卡赞扎基斯曾经到过中国,还见过画家齐白石,在他的《中国纪行》中,他写到:“孔夫子和苏格拉底是两个面具,面具下面是同一副人类理性的面孔。如果你琢磨一个希腊人,将会发现一个中国人;如果你琢磨一个中国人,将会发现一个希腊人。”


  我们推想,如果孔子他老人家活在今天,他也会想见见苏格拉底,对对话,聊聊天,“辩证辩证”。如果苏格拉底知道我们带着鲁国孔子的Aura “阿芙腊”而来,他老人家也许会想见见我们。《锵锵行天下》,如果能促成苏格拉底和孔夫子这两股东西方微风——Aura “阿芙腊”的相遇,善莫大于此!


 

本栏目将陆续刊登Simon先生的文章,

记述他和《锵锵行天下》剧组

在美丽的希腊度过的日日夜夜,点滴记忆,

敬请关注。

《中希时报》/希中网特稿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