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文化方舟”到爱琴, “文明互鉴”开新篇

“文化方舟”到爱琴, “文明互鉴”开新篇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8-09-17
  • 浏览数:578

“文化方舟”到爱琴  “文明互鉴”开新篇

——中国故宫“重华宫原状文物展”在雅典开幕

《中希时报》社论



  古希腊人对中国称谓Σῆρες,这个词汇的发音是“赛里斯”,学者们认为“赛里斯”的发音来源于汉语的“丝”,遥远的中国,在希腊人的眼中,是“丝之国”。

  希腊的小孩子从小就知道这样的传说:如果在院子里挖一个深深的洞,洞的那边,就是中国。

  公元2018年9月14日的这一天,那个遥远的“丝之国”里神秘皇帝的宫廷事物,来到了希腊卫城脚下;那个深深的洞穴另一边的皇家实物,来到了希腊孩子们的眼前。


  晚上20:40,自外地归来的希腊总统普罗科皮斯·帕夫洛普洛斯(Prokopis Pavlopoulos)从机场驱车抵达雅典卫城博物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希腊特命全权大使章启月一道出席主题为来自中国故宫博物院的“重文德之光华——重华宫原状文物展”开幕式。

  时差五小时的北京,9月14日同一天,主题为“爱琴遗珍——希腊安提凯希拉岛水下考古文物展”的希腊国宝级展览在故宫博物院神武门展厅开幕。

  9月14日,这一天,是时差五小时的北京“紫禁城”和雅典“卫城”的“双城记”。

  乾隆是清朝第四位皇帝,执政长达60年,主要成就是完成多民族国家的统一,在位期间将清朝康乾盛世推向顶峰,是中国历史上知名度最高的皇帝之一。他所居住的紫禁城,是清朝历史重要的一部分。

  重华宫是乾隆皇帝度过一生中重要时期的地方,乾隆帝在《重华宫记》中提到,“少而居之,长而习之,四十余年之政,皆由是而出之。”巨大的政务影响力之外,这里有乾隆青少年时期的许多私人记忆:“是以四十八年以来,元旦除夕无不于此少坐。”


  重华宫——故宫的一角,负载着中国最重要的皇帝之一——乾隆帝的丰富信息,被原样搬移到了万里之外的雅典卫城博物馆。

  这是一次跨越无数时空的对话,在“双城”之间,在东西方之间。

  这样的一个对话,与其说是给了人们某种猎奇观赏之后的答案,不如说是给人们提出了一个又一个发人深思的问题:

  “紫禁城”为什么深藏于视线之外、高耸围墙的深处?“卫城”为什么高居于众人仰望、皆可观之的高处?


  皇帝作为“天之骄子”的深宫生活是如何一种状态?他的一道敕令是如何筹划于帷幄之中,又如何传达至千里之外的边陲?伯利克里斯作为雅典执政官,又是如何度过他在卫城脚下的古市场(Agora)和卫城对面山岗普尼克斯(Pnyx)的一天?

  被马克思称为“亚细亚的生产方式”的古代中国政府管理模式与古典希腊“多中心”的“城邦制”之间的根本区别是什么?古代历史的政府管理模式是否与东西方特殊的地理气候有决定性的关系?

  每一个在西方人印象中谦和儒雅、又让西方人似乎莫测高深的中国人的内心,是否可以在这重檐叠屏、烛影摇红的建筑构造中得到某种阐释?中国人细腻敏感的内心,是否可以在神秘如画符的宣纸毛笔共舞的汉字书法中得到某种照亮?

  展品中有书法线条散发的道家意味的天真,有书法内容传达的儒家治国理政的入世理念,也有佛像目光悠远的“空”的凝视……中国人,是如何把儒、释、道完美地统一在他们的庙堂政治与日常生活之中的?

  为什么中国普通人念念不忘的是安土重迁,一定要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份家业房产?为什么中国的皇帝孜孜以求的是开疆拓土为后世留下一片江山?为什么希腊的大小“城邦”之间从不曾有领土的要求?希腊蕞尔“城邦”的管理模式与老子“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小国寡民”理想之间有何异同?

  满族人征服汉室入主中原,却又被华夏民族强大而富有感召力的文化所同化和征服,是否让希腊人也会对自己罗马帝国时代的多舛身世有惺惺相惜之叹?

  历史为自己提出有质量的问题的时刻,往往也是历史反思自己,重新获得凤凰新生的转机。我们在这样的一个展览之上,可以隐约谛听到某种来自历史深处并逐渐清晰的声音。


  重华宫之名,出自《书-舜典》,孔颖达疏:“此舜能继尧,重其文德之光华。”尧舜光华,亟待后世重启,今日之希腊,如何卧薪尝胆、奋翮而起,再造古典时代的辉煌?每一个古老民族,都在期待着自己的文明重华,都在期待着自己的文化复兴。中国与希腊,将如何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取彼之优长、补己之短乏?中希两国将在今日的文化对话、文明互鉴中,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创造怎样的精神新图景?

  中国故宫“重华宫原状文物展”如一弯文化方舟,把东方皇家宫殿富有深蕴的一角载到了爱琴海畔。从方舟一角,我们得以感受到东方古国的厚重与辉煌,同时,也在这跨越时空的对话中,对历史自身进行新的淘洗与反思。

  希腊是古老的陆地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地,地处欧、亚、非大陆的环拱怀抱,是多种文明、多种文化思想的交汇之地。犹太教、东正教、基督新教、伊斯兰教,以及古希腊的多神教等等都在希腊这块土地上相互碰撞,形成了一个历史性的天然巨大的“文化参照鉴”。

  中文是世界仅存的最古老的象形文字,希腊语是世界上罕有的没有巨大历史断裂的印欧语言,以世界上这两种古老而现代的东西方语言同时传达一种理念、一种声音,将会引起整个西方文明的聚焦关注,将是当今东西方文化交流史上的奇观。把同样一句话说给欧洲文明的发源地——希腊,就等于把这样一句话直接掬手说向西方文明的“耳根”和“心脏”。

  雅典卫城博物馆刚刚被评为“世界十大博物馆”之一,此次展览的文字以中文、英文和希腊文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传达来自东方的“方舟”信息。中文和希腊文的古老厚重特性,两种古老语言在关于诸多重要东西方哲学、美学、诗学概念的根本性表述,以及英文鲜活灵动、开阔表达的世界通用性,在对同一种积淀深厚的东方意蕴进行三重烛照,三重对话。


  中国故宫“重华宫原状文物展”是一个文明互鉴的展览,值得深思回味;中国故宫“重华宫原状文物展”又不仅仅是一个展览,它与展厅之侧卫城博物馆内数千件古希腊时期的展品密切相关,它与展厅之外爱琴海艳阳之下的大街上发生的事物紧密相关。它是东西方终于“合镜为一”的一面巨大的镜鉴,它将为我们诸多关于当下世界问题的思维开启又一个独特的向度。

  这是一座来自东方的“文化方舟”,是古老东方说向西方内心的一个厚重词语。我们期待更多的人们在这面镜鉴之中,感受到来自东西方两个文明古国“合镜为一”映照下的灵魂“重华”!

  来看看这面巨大的文化镜鉴,来听听大地和大海深处的雄浑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