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特稿:希腊千年古剧场里的中国钢琴家

特稿:希腊千年古剧场里的中国钢琴家

  • 来源:中希时报
  • 发布日期:2019-06-18
  • 浏览数:564

导 读

这是一年一度的希腊艺术盛会——雅典艾彼达夫鲁斯艺术节(Athens Epidaurus Festival 2019),这里是雅典卫城脚下的希罗德-阿提库剧场,卢森堡爱乐乐团今夜在历史近两千年的古典音乐厅演出。



  引人注目的是担任钢琴演奏的年青音乐家王羽佳,这是来自中国的新一代钢琴演奏家,她风格独具的表演,成为这一晚的最大亮点。

 
  演出的曲目从柴可夫斯基的《暴风雨》到格什温的《蓝色狂想曲》,从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到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鸟》。在古典风格浓郁的卫城脚下剧场演绎从古典跨越现代的曲目,是一种特殊的艺术风格的对话,是古典伯利克里斯时期的卫城背景与格什温、斯特拉文斯基音乐的对话,更是年青的中国钢琴家的东方演绎与西方音乐传统的另一种对话。



  格什温的《蓝色狂想曲》在王羽佳的手中干净、利落,充满现代感的迅捷与果决,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二钢琴协奏曲作为作曲家送给儿子马克森-肖斯塔科维奇19岁生日的礼物,全曲充满愉快、轻松和年青的气氛。这样风格独具的曲目在王羽佳的手指间传递出迥然独异的味道:旋风般的指法,出其不意的幽默,少年般的天真,直言不讳的质朴……满场观众对这位来自中国的演奏家报以持续不断的热烈掌声,报以毫不吝啬的高声赞誉:Bravo!!
 
  这是新一代的中国钢琴家在世界面前的演绎,这样的新一代钢琴家对于格什温和肖斯塔科维奇的演绎,让我们自然而然想起傅聪、傅敏那一代钢琴家对于肖邦的东方式理解和演绎。这是中国历史的两个阶段,这是中国的历史积淀在两代音乐人内心深处的两个意味深长的层面。



  王羽佳生于中国北京的一个音乐家庭,父亲是打击乐演奏家,母亲是舞蹈老师。她自六岁起习琴,后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随后就读于加拿大皇家山音乐学院,曾获首届仙台国际音乐大赛钢琴组季军及评委会特别奖,2002年被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录取,师从钢琴教育家加里-格拉夫曼。
 
  这一晚的演出场地与通常的音乐厅场地不同,古典剧场的特殊声场效果,对于乐队和演奏家都是一个考验。钢琴被放置在半圆形的剧场乐池前沿位置,这使得钢琴的音色几乎没有经过任何的电子扩音设备,直接传送到剧场观众席,这样质朴古典的音色传递,是两千年前同样的古剧场的音色传递,这样的声场关系,是延续了两千的古希腊传统戏剧中演员和观众间的关系,这样的舞台与听众的特殊关系,想必对钢琴演奏者也是一个罕有而珍贵的舞台经验。



  这一夜的舞台,是中国钢琴家的舞台,连续三首返场曲目,也都干脆利落,还是那快人快语、落落大气的北京妞的节奏,观众还来不及鼓掌和反应,王羽佳已经一口气连弹了三首返场曲子。王羽佳用特殊的衣着,传递了她说给希腊的信息:格什温的《蓝色狂想曲》的蓝色,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二钢琴协奏曲的白色,而这样两种颜色,是希腊爱琴海上最为鲜明夺目的颜色,恰好也是希腊国旗的颜色。
 
  巧合的日期是:6月17日,是农历五月十五。希罗德-阿提库剧场远景处的月亮,是在格什温的急管繁弦的音乐声中冉冉上升到当空;而这样的一个日子,1882年6月17日,一百三十七年前的这一日,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在圣彼得堡附近的罗蒙诺索夫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