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列国战疫:蒙娜丽莎的微笑回来了,法式难题仍未了

列国战疫:蒙娜丽莎的微笑回来了,法式难题仍未了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发布日期:2020-07-14
  • 浏览数:433

作者:董寒阳

  因新冠疫情沉寂了3个多月的法国卢浮宫,于当地时间7月6日重新开放,卢浮宫广场玻璃金字塔前,再次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数月来,卢浮宫因疫情两度关闭,又两度重开。随着夏天的到来,蒙娜丽莎终于“露出微笑”面对公众,面前却多了“保持社交距离”的标记。

  截至目前,新冠病毒已夺去了法兰西逾30000人的生命,在抗疫过程中,死亡率高于其他国家的法国,经历了怎样的磨难……

当地时间7月6日,法国巴黎卢浮宫恢复开放,采取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控制参观人数。

  “浪漫”的法国人,

  和欧洲“最严格”限制措施

  “除非特殊情况,禁止在屋外进行任何活动!”4月,法国南部尼斯一片海滩上空,配备着扬声器的无人机发出强烈“警告”;无人机下,法国民众慵懒地躺在海滩边,行人来来往往,警察正在挨个检查出行证明。

  自3月17日法国进入封锁以来,政府派驻了10万名警察和宪兵对各地外出的民众展开检查。

  “从你出门那一刻,到你在路上,以及到达目的地时,我们都会在这里(检查你)。”巴黎警察局局长这样说。

  但这根本无法阻止“蠢蠢欲动”的法国人。4月初复活节假期开始时,一边是官员们喊着,“在封锁期间不要去度假,病毒不会放假!”另一边是自禁足令开始,警察在街上截停了580万人,开出罚单36万次。

  法国时任内政部长卡斯塔内曾直言,法国的防疫管控可谓全欧洲“最严格”的。但从疫情开始,骨子里自由浪漫的法国人,反应似乎就慢了半拍。

  1月24日,法国首次报告3例新冠确诊病例,成为欧洲首次报告确诊病例的国家。

  尽管如此,2月中下旬,法国、意大利边境城市芒通仍变成了“金色的海洋”。那里正在举行芒通柠檬节,各国游客从四面八方涌入。

当地时间2月18日,法国芒通第87届芒通柠檬节举行,本年度柠檬节的主题是“世界各地的派对”,水果雕塑吸引眼球。

  白天,人们围在用柠檬和橙子堆成的水果雕塑旁,合影留念;夜幕降临时,一辆辆夜间巡游花车在小镇中穿梭;热情奔放的舞者在车上翩翩起舞,人们聚在一起高声歌唱,享受如梦似幻的狂欢。

  疫情也未能阻挡住大批法国示威者的脚步。3月初,在巴黎一条狭窄的街道中,来自巴黎及周边各省的20000人举着横幅,抗议退休改革政策。队伍中,只有极少数人戴上了口罩。

  几天后,巴黎王子公园体育场外,又有近3000名巴黎圣日耳曼队“死忠”球迷扎堆,迎接球队对阵多特蒙德队的比赛。尽管比赛空场进行,但他们的加油助威声,响彻整条街道。

  法国疫情,就这样在民众的松懈中直线上涨,从第一例到第5万例,用了67天;从5万例到10万例,仅仅用了7天。仅4月7日一天,就有超1400人因新冠肺炎丧命,创下当时欧洲单日死亡增幅的新纪录。

  道歉,那场收视破纪录的电视讲话

  马克龙面临艰难选择

  “那么,我们对这次疫情有准备吗?显然准备不足。”4月13日晚的电视讲话中,法国总统马克龙首次承认政府应对新冠肺炎危机的失误,并向民众道歉。

  此次讲话,观看人数达到前所未有的3500多万,也就是说,全法86.6%的电视观众都在收看。彼时,疫情仍未至顶峰,确诊人数不断增加,法国政府终于如梦初醒。

  而这位39岁就登上总统之位的法国最年轻领导人,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对他来说,疫情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控制疫情得当,将赢得更多信任;而如果出现重大失误,其支持率将遭到重创。

  “生活要继续。”疫情初期,携夫人前往剧院观看话剧的马克龙说。

  在那一阶段,法国政府的抗疫策略是防范老年人感染,没有实施封锁令,也没有加大病毒检测。这间接造就了疫情暴发阶段,法国重症病人的庞大数量。

资料图:法国总统马克龙。

  不巧的是,6年一度的法国市镇选举几乎同时开跑,执政党候选人形势并不乐观。对于马克龙来说,只有此次选举获得优势,寻求连任才多了一份筹码。

  于是,法国政府在这前后发生了两个“不一般”的变动:时任总理菲利普跑去竞选勒阿弗尔市长,而“抗疫”中最重要的指挥官——前卫生部长阿涅丝·比赞2月忽然宣布辞职,转而去竞选巴黎市长。

  然而,疫情不会停下来等待。3月,马克龙发表电视讲话,正式宣布“我们处于战争之中。”政府开始全力抗击疫情,市镇选举第二轮投票就此延后。

  马克龙的支持率也随着疫情坐上了“过山车”。3月时,他的支持率一度飙升至超50%。到了6月底,其民意支持率再次回落到35%左右。

  这对于任期近半、在地方选举中又受挫的马克龙来说,无疑是一大打击。

  7月初,菲利普辞去法国总理一职,而负责制定国家解封计划的“抗疫功臣”让·卡斯泰强势上线,成为现任总理。他同时也是马克龙经济重建计划的有力支持者。

  法国新政府也在卡斯泰上任后“火速重组”,将重点放至疫情后的经济复苏,重振国民信心。

  而参与市长竞选的菲利普和比赞,却未能扬长而去。他们被法国共和国法院列为调查对象,原因是涉嫌抗击疫情不力。

当地时间4月1日,在法国巴黎Gare d'Austerlitz火车站,医务人员透过列车窗户观察高速列车内的患者。

  坐拥全球一流医疗体系

  法国为什么仍措手不及?

  疫情严重时,大巴黎地区重症患者超过2000人,重整监护床位严重不足,高铁列车不得不变为转运患者的“特快专列”,将百余名病人转运至疫情较轻地区。

  作为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疗体系之一的发达国家,法国,为什么会被疫情打得措手不及?

  宾夕法尼亚大学专家茱莉亚·林奇无奈地表示,过去的20年中,法国医院的整体运营能力下降了,政府对医疗保健的财政投入逐年削减,“特别是农村地区,许多医院因为资金不足已经关闭。”

  巴黎一名紧急救援人员则称:“感觉我们就像身处第三世界国家。没有足够的口罩,没有足够的防护设备,我们可能还需要更多的药物”。

  对此,法国卫生部长维兰说,“2011年和2013年时,法国政府决定不再囤积大量口罩。”数据显示,法国曾经有10亿战略库存口罩,到2020年,只剩下1.5亿个。

  过度依赖进口检测设备,也使法国检测供应严重不足,从而无法了解疫情现状,及时防控。

当地时间4月8日,巴黎附近的巴尼奥莱市一家医院内,医护人员在送新冠肺炎患者扫描检查的途中进行护理。

  法国养老院更是因此蒙上了“死亡阴影”。在里维埃拉养老院,有36人出现新冠症状后死亡,占养老院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如果能早一些开始检测,一切都会不同。”法国私立养老院联合会官员感叹道。在该养老院出现确诊病例的20多天后,其余老人及工作人员才开始接受检测。

  与邻国德国相比,法国确诊数量少4万,但死亡人数却是其3倍还多。有分析称,核酸检测的不足,是导致法国死亡人数过高的“罪魁祸首”。

  在塞纳河畔,历经经济寒冬

  “继续战斗,保持微笑”

  政府严格的“禁足令”让疫情逐渐降温的同时,法国经济也因此遭遇寒冬。

  “餐厅和酒吧无法开放是令人遗憾的,这是我们生活和文化的一部分。”5月底,在巴黎塞纳河河岸,餐饮业者将数十件围裙、厨师帽和餐厅托盘摆在岸边,以示抗议,他们正寻求重新开放的可能。

  根据法国官方统计,该国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速下降17%,“禁足令”期间,法国数十万家咖啡厅、餐馆被迫陷入沉寂。由于餐厅和许多节庆活动暂停,估计有超1000万升啤酒被倒掉。

  法国汽车制造商雷诺和标致雪铁龙早早宣布停工停产,连路易威登(LV)、迪奥(Dior)等大牌服装品牌,也转型做起了防护用品。

当地时间6月2日起,法国首都巴黎的咖啡馆、餐馆将重新开张,但只允许开放露天座。

  “这是灾难性的情况。”迪纳穆尔望着空空的店铺说。他是南法一家餐厅的老板,57岁的他和员工们,在闭店前清空了价值20000欧元的奶酪和美食。为减少损失、避免浪费,他还将部分食物卖给了一家面包店,部分送给了邻里。

  迪纳穆尔称,他自己大约只能支付得起员工们两个月的薪水,之后员工们要和政府去申领最低工资。

  这仅仅是法国失业潮的一个小缩影,据法国劳工部统计,3月份失业人数在一个月间上升了7.1%。

  疫情让法国人不得不隔离开来的同时,也使旅游业遭受重创。卢浮宫、凡尔赛宫“闭门谢客”长达3个月之久,埃菲尔铁塔更是经历了二战以来最长的关闭期。而在巴黎迪士尼乐园,近17000名员工被停薪。

  另外,预计2020年赴法旅游人数将减少30%至40%,行业季度损失或达400亿欧元。

  眼下,法国已进入“解封”第三阶段,餐饮、旅游业逐步重启,然而自5月11日“解封”以来,法国发生了逾200起聚集性感染事件,意味着疫情仍未画上句号。

  或许正如餐厅老板迪纳穆尔所说,“我要告诉所有人继续战斗,并保持微笑。我们终有一天将重新开放。”(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