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历经10年才走出欧债危机!疫情之下, 希腊经济能否重燃希望之.....

历经10年才走出欧债危机!疫情之下, 希腊经济能否重燃希望之光?

  • 来源: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20-06-02
  • 浏览数:1613



提及古希腊,浮现在眼前的不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古希腊悲剧,就是灿烂阳光下历经风雨依然矗立的帕特农神庙,抑或给人类文明史上带来璀璨时光的希腊三贤: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无论想起的哪一幕都凝聚着古希腊文化与精神的魂魄,在人类文明长河中持久闪烁。然而,正如古希腊人认为悲剧的价值在于悲剧本身的不可避免性,历史总爱和人开玩笑,现代的希腊如同轮回般地陷在悲催的命运中难以自拔。



作为2009年欧债危机的风暴眼,希腊经历了极其艰难的十年,才从经济衰退的漩涡里挣扎出来,得空喘了一口气;但刹那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又将其打回原形。欧盟预计,希腊经济今年将萎缩9.7%,几乎比此前最为艰难的时期还要多一个百分点。可以说,这场疫情将会使希腊"贫困国"的面貌深深印在世人脑海中,难以抹去。


不过,若因希腊如今的糟糕现状而将其曾创造的经济辉煌一笔抹杀,略显偏颇。事实上,在二战后,希腊是仅次于日本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甚至有"希腊经济奇迹"一说。那么今天的问题是,哺育了欧洲文明的希腊是如何落到这般田地?过去十年希腊经济复苏的关键又是什么?而新一轮经济危机来临,希腊能否重燃希望之光?本文就此展开阐述。


1、 希腊经济为何陷入困境?


追溯至上个世纪,日本和德国是二战之后经济的两大奇迹,日本是亚洲的奇迹,德国是欧洲的奇迹,但其实还有一个被人忽视的小经济体——希腊。虽说在欧洲大陆的版图中,远远看去,希腊仅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不点,可是在这一亩三分地里,当年希腊的实力是不容小觑的。在1950年至1973年间,希腊经济急速发展,年均经济增长达到7%,巅峰时期曾超10%。




就经济增速而言,希腊的实力在世界上仅次于日本,因此当时这二十余年的辉煌时光也被誉为"希腊经济奇迹"。即使在八、九十年代,希腊在经济奇迹爆发式增长之后步入平缓期,依然是欧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该国经济增长的年月远远长于停滞和衰退的时光。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希腊经济之所以由盛转衰滑向深渊,离不开这三大催化剂。


(1)少数人的盛宴,公务员成为经济拖油瓶


从文明古国走过来的希腊,该国也极其流行"体制热",这是因为公务员是希腊幸福指数最高的职位,不仅有铁饭碗作为永久的保护伞,还能享受超高的福利。据了解,一天工作五小时的希腊公共部门雇员一年有14个月收入,每年至少有一个月带薪假期,平均工资还是私企人员的150%。而且希腊公务员58岁即可退休,并按时领取14个月的养老金。


不止于此,希腊公务员的退休金甚至可以世袭,其未婚或者离婚的女儿都可以领取逝世父母的退休金。另外,该国的公务员还享受各种名目繁多的额外激励奖金,每月从5欧元到1300欧元不等。令人惊叹的超高待遇,导致希腊人人以成为公务员为荣。据希腊媒体报道,1970年到2010年间,希腊公务员数量增长了500%,即便是遭遇债务危机之后,2009年到2013年希腊公务员数量被迫减少约26.7万人,但仍高达95.3万人。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希腊普通人经济窘迫,生活艰辛,为了谋生而不得不长时间工作。据OECD统计结果显示,2008年希腊人年均工作达2106个小时,最勤劳的德国人年均工作也才1418个小时,几乎只有希腊人的2/3。也就是说,希腊不平衡的福利制度已经成为了"少数人的盛宴",既徒增希腊的经济负担,又严重损害该国人民创造财富的动力。


(2)失去经济调控独立性,成为天生的弱者


需要注意的是,养活如此庞大的公务员队伍成本极为高昂,希腊只能通过无节制的大举外债填补资金缺口。于是希腊想方设法也要加入欧元区,因为整个欧元区作为信用背书,希腊才能无限扩大赤字和举债。为此,希腊找到高盛,让其通过"乾坤大挪移"掩盖住一笔10亿欧元的公共债务,并将2004年希腊预算赤字占GDP之比降至1.5%,才能顺利入群。


但是加入欧元区之后有一个明显的弊端,即希腊失去了独立自主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在欧元区属于天生的弱者。要知道,在以往经济疲软的时期,希腊可以通过本币贬值,增加本国出口产品的价格竞争力,从而刺激出口、拉动经济、增加就业和税收。而一旦入群,规则就由群主指定,一切标准都向欧元区19个国家整体看齐,只要欧元区整体经济良好,哪怕希腊入不敷出,汇率就跌不下来。




在21世纪头十年里,欧元汇率始终坚挺,这对于希腊经济来说就是一场灾难。由于希腊进出口不平衡,无法创造更多收入,希腊要想维持经济的繁荣只能不断借债,而债务的利率会随着经济的下滑而上升,形成"戴维斯双杀",从而让希腊在经济衰退的路上越走越远。


(3)负债百亿举办奥运,房地产成为吸血鬼


更不幸的是,希腊借来的钱并没有花在刀刃上。这些钱被用来填补无限扩容公务员队伍和大规模逃税导致的财政缺口,以及增加国防开支,而剩下的钱又通过希腊上层人士各种转换流回发达国家手里。在此背景下,希腊还诞生了一个吸血鬼——房地产。一方面,加入欧盟后的希腊也沾了光,搭上了经济发展的顺风车,如潮水般涌入的外国资金流向了希腊房地产。


另一方面,1997年9月,国际奥运会投票决定奥运会荣归故里——在希腊雅典举办2004年第28届奥运会,至此希腊房价在这一体育盛会的推动下一路飙涨。在举办奥运会和加入欧盟的两大因素的刺激下,到2006年希腊的房价已是13年前的3倍,比7年前涨了近2倍。过度膨胀的房地产泡沫无疑挤压希腊本就不太发达的事业经济,使该国经济发展缓慢,财政收入下降,而且这场奥运会还让希腊背负上了足足100亿美金的巨额欠款。




彼时,希腊寅吃卯粮借新还旧的古老习惯发挥出了巨大作用。叠加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波,内忧外患之下,希腊终于承受不住了。2009年希腊宣布该国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分别达到12.7%和113%,远远超过欧盟规定的3%和60%上限。于是,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齐下杀手"调低希腊主权信用评级,正式拉开希腊经济崩盘的序幕。


2、 希腊经济复苏的两大法宝


犹如太平洋彼岸的一只蝴蝶轻轻地扇动翅膀,就能让太平洋此岸酿生一场风暴。希腊点燃了欧洲债务危机的导火索,在欧洲大陆掀起了一场前所未见的惊涛骇浪,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意大利等南欧诸国接连卷入这场风暴当中。不过,在欧盟的救助措施下,后来各国都通过本国擅长的方式陆续脱离苦海,唯有苦苦挣扎的希腊越陷越深。2009年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希腊GDP以年均4%的速度连跌八年,到2016年整个国家GDP只有巅峰时期的54%。




解铃还须系铃人,欧债危机始于希腊,也终于希腊。通过各方不懈努力,希腊于2018年8月退出救助计划,欧洲债务危机因此象征性地画下句号,同时希腊经济景气指数也创下4年新高。值得一提的是,希腊经济自身造血系统之所以能够焕然一新,离不开这两大法宝。


其一,航运业是希腊经济的顶梁柱



希腊是世界上最早进行造船和海上航行的国家之一,荷马史诗中记载的特洛伊战争便是该国最负盛名的航海远征故事,这也表明古早时期希腊人的造船和航海技术就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在以后的历史发展中,无论是拜占庭帝国统治时期,还是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或是当代共和制时期,希腊航运业在全球范围内一直有着无可撼动的王者地位。


截止2018年底,希腊船东的船队共计5555艘,平均船龄14.9年,总价值约为1045亿美元。按载重吨计算,希腊控制的船队占全球航运总运力的20.9%,占欧盟总运力的半壁江山,稳坐世界第一船东大国的宝座数十年有余。但拥有近4亿吨总载重量的希腊,该国却始终缺乏世界级港口;在本世纪初希腊第一大港的比雷埃夫斯港仅能勉强挤入欧洲前十。




转折点出现在2008年,中国企业接手了比雷埃夫斯港,该港口开始走上了疯狂扩张的道路。经过10年的辛勤耕耘,以货运港口最核心指标的集装箱吞吐量为准,2019年,比雷埃夫斯港凭借565万TEU(即20英尺标准箱)的吞吐量数据,成功西班牙瓦伦西亚港,成为地中海当之无愧的第一大港,而这距离雅典称霸地中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2400余年。


回过头去看,2008年比雷埃夫斯港集装箱吞吐量仅有43.3万TEU,如今十年过去,数量翻了13倍有余,平均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4%,该港的营收甚至一度占到了希腊GDP的0.4%。甚至,希腊通过比雷埃夫斯港可以得到高达540万欧元的许可费以及1800余万欧元的税收收入。可以说,希腊航运业复兴的盛况,也向世人证实了希腊经济回暖的现状。


其二,旅游业是希腊经济的王牌产业


希腊爱琴海上散落着数百座岛屿,如同点点星火一般,孕育出了欧洲文明的火炬,让这个拥有洁净的白与深邃的蓝的国家成为全世界游客前行探访的引路明灯。希腊央行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希腊旅游收入创历史新高,达181.5亿欧元;而2018年为160.8亿欧元,2017年为146.3亿欧元,旅游服务收入同比2018年增长12.8%。如果考虑间接影响和拉动效应,旅游业更是占到该国经济的25.7%,是希腊名副其实的王牌产业。


因为除了占该国GDP约7%的航运业之外,希腊没有其他发展显著的支柱行业。希腊旅游联合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旅游业间接影响了包括交通、酒店、餐饮在内的其他行业,占到全国就业率的36.7%到44.2%之间,因此旅游业的发展成为希腊失业率减少的重要因素。同时,这也说明了希腊经济对旅游业的高度依赖。




然而,疫情期间,希腊拉动经济的两大法宝却濒于失灵,而损失最为惨重的无疑是希腊的旅游业。尽管希腊是欧洲应对新冠疫情最成功的国家之一,仅有2917名确诊病例和175名死亡病例,但该国的旅游业严重依赖海外游客,特别是欧洲、美国和中国游客。有些经济学家表示,如果旅游业在今年彻底崩溃,希腊十年来的紧缩政策和三次国际救助所取得的经济和金融成果可能毁于一旦。


为此,5月28日,希腊宣布拨款1.15亿欧元支持航空业的复苏;同日,希腊爱琴海航空公司业宣布,自6月15日起恢复从希腊北部城市塞萨洛尼基直飞国外6个目的地的航班,并对29国游客敞开国门。另外,中远集团对比雷埃夫斯港雄心勃勃的3亿欧元投资计划也能够给希腊带来新希望,其中1.36亿欧元将用以修建全新的大型邮轮码头,以及该港口周边配套的多家五星级酒店和购物中心。


3、希腊经济之困,更是欧盟的缩影


只是疫情对希腊经济的的冲击超乎想象。在旅游业方面,分析指出,即使明年形势好转,希腊旅游业也需要数年才能回到去年收入181亿欧元的水平;而航运业方面,根据港务公司的预测,地中海地区邮轮旅游业务需要3年时间才能恢复至疫情前水平。显而易见,这一次希腊几乎无计可施。





从文明古国到欧盟成员国,如今提及希腊,除了小岛的醉人美景、丰富的神话故事和伟大的古国文化,还多了一段值得世人借镜的现代经济兴衰史。可以说,属于希腊的辉煌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不过,如今希腊的困境,也只是欧洲困境的缩影。


作为曾经世界文明的中心,欧洲也曾是引领世界文明的先锋,根本无法想象没有古希腊、埃及、罗马、奥斯曼文明的世界历史将会失去多少色彩。也正是在这繁荣的沃土之中,欧洲经济茁壮生长,并且对全球经济发展而言,欧洲是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来自拥有28个成员国的欧盟的经济快速发展。


但自从英国吹响脱欧的第一声号角,属于欧洲的时代似乎已缓缓落下帷幕。作为欧盟的第二大经济体,英国的退出必然对欧盟的整体经济规模、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地位造成直接影响,让欧盟的经济发展和一体化进程遭遇严重挫折。事实上,2012年以来的欧债危机爆发,已经暴露了欧盟制度本身的缺陷,即统一的货币和分散的财政制度之间具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换而言之,欧盟企图用一套统一的规则去约束国情千差万别的不同国家,太过理想化。





当前,欧盟已经成为了一座围城。一方面,国际贸易纠纷不断,欧洲内部制造业遇冷,投资不足,去年欧洲部分核心经济体滑落至衰退边缘;另一方面,为提振经济,量化宽松的鸦片已经让欧洲人不可自拔。时至今日,面对疫情造成的经济颓势,欧盟已经无息可降,只有抛出7500亿欧元资产购买计划以稳定市场,但是昙花一现,杯水车薪。


目前欧盟的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疫情将导致欧盟历经史上最严重的衰退,欧盟委员会预测,今年欧盟经济将萎缩7.4%,失业率将从去年的6.7%增加到今年的9%。况且,这一场疫情也让横隔在南北欧国家的经济鸿沟扩大,而家底雄厚的北欧诸国也不可能毫无怨言地无限扶贫。只要南北欧国家"经济落差感"仍存在,欧洲一体化的难题就不能解码,同时也将严重擎肘欧洲经济的复苏。





虽说欧洲在世界上的影响力逐步减弱,但是如果就此忽略它的重要性,显然不妥。《经济学人》曾指出,欧洲有一项影响力在国际上非常有分量,就是规则的制定。在反垄断、隐私保护、健康、环保等领域,欧洲制定的规则,最终都能成为全球通行的规则。欧盟的行业标准,甚至能成为其他国家企业的生产类型和业务模式。


对于这种影响力,有个专门的名词叫做"布鲁塞尔效应",欧盟的总部就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只要欧盟掌握了这个重要的规则制定权,欧洲就依然是全球经济的主力。


所谓没有永恒的高峰,也没有永远的低谷,但在当前全球经济同样遭遇巨大困境的背景下,欧盟犹如逆水行舟,正处于不进则退的关键时刻,而其未来能否巩固或重塑国际地位,继续成为世界格局中举足轻重的独立一极,仍然存在着诸多问题亟待解决,并非易事一件。

文源:金十数据图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