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今夜,我们遇见了世界上的“遇见”……

今夜,我们遇见了世界上的“遇见”……

  • 作者:璞嘉羚羊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8-01-26
  • 浏览数:6065


今夜,

我们遇见了世界上的“遇见”……

——《遇见大运河》

在希腊雅典上演

 

《遇见大运河》在希腊雅典的演出,是一次以“水”为主题的历史事件。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大河滔滔,奔流向东。水,以大地的沉默,向我们启示。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是东方中国人的观念。“上帝创造了世界,把希腊留给了自己”,这是西方希腊人的观念。来自杭州歌剧舞剧院的《遇见大运河》来到了希腊。

“遇见”,是世界上最为美丽而惊心动魄的一个汉语词汇。两个人,两个国家,两个星球,两种寰宇,两种时空……所有的故事都有一个相同的开始:从前,在某地,他们“遇见”……

今夜,在距离可以眺望到雅典卫城的地方,一个名为“希腊寰宇文化中心”(HELLENIC COSMOS CULTURAL CENTRE)的地方,一个叫作“安提戈涅”(ANTIGONE)的演出剧场,《遇见大运河》将在几小时后,在这里和我们相遇。




今晚遇见的,不仅仅是现场的近千名观众,不仅仅是中国和希腊的今天,还有那些一锹一镐挖凿大运河的人们,那些血泪洒尽、荒草淹殁的灵魂,还有那第一个面对大地、萌生此念的人。当然,还有那象征性的第一锹土的挖掘者……

本雅明的话,“历史是由无名者建构的,纪念无名者比纪念知命者更困难,历史的构建是献给对无名者的记忆。”

今夜,那无数的无名者,将在雅典,这个距离科林斯运河100公里的地方,在距离中国大运河一万公里的地方,在一个名为“希腊寰宇文化中心”(HELLENIC COSMOS CULTURAL CENTRE)的地方,一个叫做“安提戈涅”(ANTIGONE)的剧场,复活。




世界上有许多运河,今夜的雅典,是一条由飞舞流动的人体组成的运河。一切的历史,最后都是人的象征史。如果对历史的叙述,不回到对人本身的描述,就像所有失去故乡的事物,将在永恒的流浪之中。人,是出发;人,也是抵达。

人的出发和抵达,都是在大地上的事情。大自然和人类,构成了“寰宇世界”的生命双生子。中国有“夸父逐日”的神话,与日竞走的夸父道渴而死,身体化为了山川大地。所有在大地上的事功,都是在我们先祖身体上的史诗。

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大地上的又一次出发。我们怀着虔敬之心,让先祖身体的血脉奔涌得更为欢畅!

人类是历史之心的自觉者,是大地之魂的附体者。来自东方的智慧,呼唤着世界的沟通,谋求世界更为健康、整体的未来。《遇见大运河》在21世纪的今天,是正在复兴征程中的东方古国这一理念的艺术感性显现。




今夜,让我们看看这些行走飞舞、跑跳腾跃的舞者,让我们在这一个个具体的肉身中感受历史和大地那辽阔舒缓而略带悲伤的欣喜起伏。

赫拉克利特说:“万物皆流!”“人不可能第二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人甚至不能一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人——也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万物灵长、创造力迸发的人是另一条更为宏阔喧哗的河流。

两条河流的相遇之处,大河的河口,是无数上游灵魂歌哭啸吟、起舞飞升的灵魂大剧场!

与希腊雅典卫城建造处于同一“轴心”时期的东方孔子,对所有与水有关的事物都十分喜爱。孔子喜爱、迷恋于所有巨大的水的聚合体。“子见大水必观”,孔子对所有水的事物的喜爱,让我们不禁生发出这样的玄想:这样一个东方的老人,如果来到了蓝色爱琴海上,他也会发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慨叹么?




崔巍导演的话是:“《遇见大运河》不仅仅是一场戏,我们是用舞蹈这种特殊的语言,来歌颂我们今天的生活,来爱我们周围的一切。《遇见大运河》要表达的,是我们人类对自然、对历史的大爱。”

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中,安提戈涅面对天空发出话语是:“我们人类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爱,而不是为了恨。”

爱琴海上凭栏看海的人群中,应该还有苏格拉底,有老子,有柏拉图,有佛陀,有琐罗亚斯……

今夜,在《遇见大运河》的演出剧场,多少灵魂在这里风云际会、歌唱啸吟!

今夜,我们遇见了世界上所有的“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