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今天希腊圣火交给东京了,但奥运会能如期举办么?

今天希腊圣火交给东京了,但奥运会能如期举办么?

  • 来源:中希时报
  • 发布日期:2020-03-19
  • 浏览数:3221

  3月12日,没有观众、环节简化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在希腊奥林匹亚赫拉神庙举行;

  3月13日,为了防止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奥委会临时决定取消希腊境内剩余站点的圣火传递活动;

  3月19日,圣火在希腊首都雅典举行非公开交接仪式,随后从希腊方面移交给主办城市东京。


  疫情之下,这个奥运年变得异常冷清。


  当地时间3月19日,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Games of the XXXII Olympiad,又称2020年东京奥运会)圣火,在希腊首都雅典帕纳辛奈科体育场转交给东京奥组委,现场在没有观众、记者和几乎没有嘉宾的情况下“低调”举行。

  希腊奥委会表示日前表示:“国家已经决定将交接仪式空场举行。将不会有许可证件,因为保护公众健康和遵守希腊政府制定的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规则很重要。”

  消息人士称,仪式上除了现场工作的摄像头和几名摄影师外,不会有记者。来宾只包括日本2020年东京奥运会组委会的几名代表和几名希腊人。


               日本迎圣火专机清冷启程飞往希腊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当地时间3月18日,日本运送奥运火炬的专机——特别运输机"TOKYO2020号"挂载JL1964航班号(为东京上一次举办奥运的年份)从羽田机场启程前往希腊,并预计将于20日返回宫城县的航空自卫队松岛基地。按计划,日本国内的圣火传递活动将从3月26日开始。


        工作人员为“TOKYO 2020号”送行。图/东京奥组委官网

  出发比预定的时间晚了13分钟。东京奥组委官员并未到场,停机坪上只有14名空姐和机场工作人员,共28人挥手送机。

  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大影响,希腊政府此前决定限制外国人入境,因此圣火交接仪式的规模大大缩减。据日本放送协会介绍,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和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取消了希腊之行,机上只有4名机组人员和14名航空公司人员,共18名旅客。

  原计划在羽田机场由同为奥运三连冠的男子柔道金牌得主野村忠宏和女子摔跤冠军吉田沙保里出席的仪式,也已取消。

  19日,圣火将在希腊首都雅典举行非公开交接仪式,随后从希腊方面移交给主办城市东京。预计于20日运抵日本宫城县的航空自卫队松岛基地,并举行圣火抵达仪式。

  报道称,圣火抵达仪式上将举行航空自卫队的特技飞行队"蓝色脉冲"通过5架飞机用蓝、黄、黑、绿、红5种颜色的烟雾,在天空画出奥运五环标志的表演。

  此次火炬运送任务由日本航空(JAL)与全日空(ANA)共同执行,采用日航的波音787客机,机体上并排印有两家公司的徽标与东京奥运会徽。

  同时,机体前部有代表火炬手的巨大象形图,还写有东京奥运会圣火传递的理念:"Hope Lights Our Way(希望照亮未来)"。垂直尾翼上有东京奥运会圣火传递的标志。

  1964年东京奥运会时期,日航的特别飞机"CITY OF TOKYO"号将圣火从希腊运至当时尚未归属日本的冲绳,之后由全日空从冲绳运送至成为圣火传递起点的鹿儿岛、宫崎及北海道。

  当地时间3月12日,没有观众、环节简化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在希腊奥林匹亚赫拉神庙举行。13日,圣火在伯罗奔尼撒南部城镇斯巴达吸引了大批群众,为了防止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奥委会决定取消希腊境内剩余接力站点的圣火传递活动。

  14日,日本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对此表示, "(感到)十分遗憾,但鉴于圣火从希腊传给日本的交接仪式将按计划实施,由衷期待圣火抵达日本。"东京奥组委秘书长武藤敏郎称,日本国内火炬接力"按原计划实施的方针不变"。

  按计划,日本国内的圣火传递活动将从26日开始从福岛县出发,在 121天内巡回47个都道府县。若奥运会顺利举办,主火炬将在7月24日奥运会开幕时点燃。(冯茵伦)

  全球疫情大流行 东京奥运何处去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阴影下,国际体坛全面停摆,足球欧锦赛和美洲杯也相继宣布推迟一年,但2020年的另一大赛事东京奥运会还在做最后努力。如期办、空场办、推迟或取消,是摆在东京奥运会面前的四种命运。尽管形势正朝着不利方向发展,但国际奥委会在17日的最新公告中表示,在距离开幕还有四个多月之际,不必草率做出任何决定。对于体量巨大的奥运会,任何决定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期举办的两大难题

  国际奥委会内部人士表示,由于当前疫情无法判断,不到最后时刻,各方肯定还是朝着如期举办的方向努力,因为无论推迟还是取消,带来的影响都非常大。这个决定已不单是体育的问题,也不单是一个国家的问题。因此,任何表态都非常难,何时作表态也非常难。

      3月17日,东京奥组委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左)在记者见面会上发言。新华社/法新

  从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到希腊境内火炬传递被迫取消,再到日本奥委会副主席田岛幸三确诊感染新冠病毒……17日,国际奥委会首次表示疫情正给东京奥运会带来冲击,东京奥组委也在同一天承认形势“每小时都在变”,但截至目前,双方的表态从未发生改变——按计划推进!

  想要如期举办,面临两大难题。第一是疫情走势无法判断。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说,各方健康是他们的首要关切。但在全球体育赛事纷纷取消或推迟的背景下,国际奥委会一直在鼓励奥运选手继续备战。

  但这也引发一些不同看法。国际奥委会委员海利·维肯海泽直言,这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因为疫情防控远比奥运会重要得多。同时,里约奥运会女子撑杆跳高冠军、希腊运动员卡特琳娜·斯特凡尼季表示,虽然很期待奥运会,但还是希望东京奥运会能有B计划,让他们尽快调整训练计划,减少不必要的风险。英国女子七项全能世界冠军卡塔琳娜·约翰逊·汤普森也说,国际奥委会鼓励继续备战的立场与当地政府待在家中的建议相矛盾了。日本共同社对日本民众的调查问卷也显示,69.9%的受访者认为东京已无法如期举办奥运会。疫情在欧美迅速扩散,让日本人产生了“就算继续办奥运、也不敢让他们来”的担忧。

  第二是资格赛无法举行,运动员无法通过比赛获取奥运门票。目前,东京奥运会57%的运动员已经获得入场券,余下的43%需要在保障公平的前提下进行必要的规则调整,东京奥运会全部33个大项将在4月初公布晋级规则的修订版,这将是未来半个月国际奥委会和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的主要任务之一。

  其中一些剩余配额或将通过历史战绩和世界排名来确定,如果因资格赛无法展开而降低奥运门槛,或将涉及扩大配额的问题。《奥林匹克2020议程》规定,为了控制规模,夏奥会的注册运动员上限为10500名。一旦运动员人数增加,东京奥运会能否承受也存在问题。这也是为何国际奥委会在最新公告中明确指出,凡是涉及扩大配额的问题,必须与东京奥组委在内的各方逐一分析可行性。

  空场举办的两难境地

  如果无法如期正常举办,空场举办是一个选择,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转播商的损失,同时降低疫情传播风险。但柔道、摔跤、三大球等项目的运动员、教练员之间也会产生肢体接触、聚集等,同样不利于防疫。而空场比赛最大的问题则是失去了奥运会必不可少的要素——比赛氛围。


       3月12日,在日本东京,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经过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附近的五环标志。新华社记者 杜潇逸 摄

  奥运市场营销收入主要来自转播、赞助、门票和授权等,据国际奥委会官网数据,转播收入位居第一,占2013-2016年该机构总收入的73%,而云集世界顶尖公司的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TOP)赞助计划只占18%。由此可见,转播商在奥林匹克运动的重要位置。

  比赛空场进行,转播商的计划基本不会打乱。但是在空空荡荡的场馆比赛,运动员的表现难免受影响。与此同时,空场也会让东京奥组委的门票收入在一定程度上受损。

  无论是正常办还是空场办,都需要运动员和代表团灵活应对。国际奥委会副主席、东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科茨称赞一些国家和地区奥委会主动应对,采用全封闭管理,严防疫情输入,然后直接运送到日本参加奥运会。

  推迟或取消,牵一发而动全身

  20多天以前,当国际奥委会委员迪克·庞德抛出“五月底前疫情威胁不能消除、东京奥运会可能取消”的判断时,许多人还以为是杞人忧天。毕竟,那时候世卫组织还未宣布疫情大流行,许多人也没意识到病毒的威力。而且“取消夏季奥运会”的事件,在奥林匹克百余年历史上只发生过三次,且都是因为战争。即便2016年寨卡病毒在巴西爆发,里约奥运会也如期举行。

    3月12日,2020东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在希腊古奥林匹亚举行。新华社发(安东尼斯·尼科洛普洛斯摄)

  尽管国际奥委会一再强调,在距离开幕还有四个多月之际,不必草率做出任何决定,任何猜测都会适得其反。但此时此刻,随着疫情继续在全球蔓延,民众恐慌情绪正在加剧,想必国际奥委会也正抓紧评估可能的推迟或取消。

  欧洲足球锦标赛和美洲杯足球赛均推迟一年举行。东京奥组委执委会中已经有多名委员同意了委员高桥治之提出的将奥运会推迟一到两年举行的方案。虽然国际奥委会拥有最终决定权,但他们肯定会参考日本方面的意见。
如果东京奥运会延期举行,原则上需要给出一个再开幕的时间,因为接下来的一系列筹办工作都需要按照新的时间来倒排工期。新的开幕时间必须保证届时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倘若经过评估,今年之内都无法再办奥运、只能推迟到明年甚至后年,首先需要修改《奥林匹克宪章》。因为按照这一奥林匹克运动的总章程,夏奥会应在奥运周期的第一年举行,也就是说,东京奥运会只能在2020年举办。但如果各方能就延期达成一致,这些制度障碍应可以解决。

  其次,国际体坛长期形成了自身的赛事体系,很多已经是常态,一旦改变,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延期到2021年夏天,那时原定要举办世界游泳锦标赛和世界田径锦标赛,这两个项目是奥运会上最重要的两个大项,因此奥运会很难与这两个单项大赛冲突。2022年也是体育大年,有北京冬奥会、足球世界杯、达喀尔夏季青奥会以及杭州亚运会等。

  第三,延期所带来的相关筹办工作变更极其繁杂。因为之前诸如体育、场馆和基础设施、媒体运行、收费卡、住宿、抵离、交通、注册等奥运筹办业务领域都按原计划推进,如被推迟,会产生包括合同履约在内的一系列问题、甚至纠纷。

  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长达40年的庞德则认为,取消是最现实的选择。因为延期会打破国际体育赛事体系的周密运转,涉及大量参赛国家和运动员,季节气候变化,与不同项目的赛季冲突,与转播商全年节目规划的冲突等等。但如果真的出现取消这一极端结果,各利益相关方在经济层面和影响力层面必将损失惨重。

  对于“应届”运动员来说,如果因此错过可能是“一生一次”的奥运会,那也将是终生遗憾。对于准备去现场观赛的观众来说,也在等待最终决定,从而尽快更新行程安排。

  国际奥委会对于最终决定慎之又慎,也是为了保证最终结果最稳妥。正如巴赫所说:“我们是奥林匹克大家庭,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我们都彼此支持。”

  上周,东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在希腊雅典举行,充满仪式感的圣火让许多人感叹,在全球面临如此困境之下,奥林匹克精神如此弥足珍贵。有希望就不放弃,如果疫情尽快得到控制,东京奥运主火炬在今年7月24日如期点燃,那将是多么令人激动人心的时刻!(新华社记者姬烨 丁文娴)

  日本为什么不想取消奥运会?

  据日媒报道,东京奥组委近日表示如果因疫情关系导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无法顺利举行,已售门票将不可退还。消息一出社交网络便炸开了锅,为何日本政府对奥运会如此执着?

  有评论认为,在2020东京奥运上日本“赌上了国运”,“日本输不起”。的确,运动员不会有很多个全力备赛的四年,日本也不再有孤注一掷的七年。

  对奥运会曾带来的甜头,让日本人记忆犹新: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被誉为日本的高光时刻,在日本人心目中意味着重生的开始。这届奥运会在促使二战后日本经济腾飞、改善国际形象方面起到关键作用。

  于是乎,对于2020年日本开始了近乎疯魔般的筹备。日本政府自2013年成功申奥后便大力筹备。截止到目前,若按照外媒估算,日本已为承办东京奥运会耗资250亿美元,不仅超出了官方最新预计的126亿美元,更是大额超出最初的73亿美元预算。

  假若东京奥运因为疫情被取消,日本政府的投入将有一部分打了水飘。此外,对于2020东京奥运年,日本政府期望实现4000万访日游客目标,助力日本实现2%以上的GDP增长,这也是安倍在任7年多以来一直没有达成的政绩。

  除了有助于积极推动入境旅游外,2020年东京奥运会还被日本政府寄予了“带动东京以外地方发展”的希冀。

  本应在东京举办的1940年第12届奥运会曾因战争取消,这一次,新冠疫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否会直接导致日本奥运再次取消?目前尚无定数,让我们拭目以待。

  希中网综合 纵相新闻、新华社、前瞻网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