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家国70年 | 中医世家与新中国同生长共命运

家国70年 | 中医世家与新中国同生长共命运

  • 作者:张炯强
  • 来源:新民晚报
  • 发布日期:2019-05-22
  • 浏览数:650

【新民晚报·新民网】这是摄于上世纪70年代的一张一家三代人合影照片。一个中医世家,与新中国同生长、共命运,成为海派中医一大门派,它就是闻名沪上的颜氏内科。其开山师祖颜亦鲁源自中国著名的孟河学派,后自成一派,开创颜氏内科,他1958年担任江苏省中医院内科主任、江苏省肿瘤防治研究所中医科主任。颜亦鲁儿子颜德馨将颜氏内科发扬光大,他被授予中国首批“国医大师”称号,是门派之中的杰出代表。颜德馨七个子女中,颜乾麟、颜新、颜乾珍等继续发扬颜氏内科学术理论及临床经验。

如今,颜家的第四代颜琼枝接下前辈衣钵,继续书写颜氏内科的辉煌。四代人,恰好跨越了新中国的70年。

非凭药物图名利,但愿人身悉健康

颜亦鲁行医时代正好是民国及新中国的成立期间。他不仅精于医术,挽回无数患者的生命,更重医德,他留下的“非凭药物图名利,但愿人身悉健康”成为日后颜氏内科的门规。他对长子颜德馨学医,要求非常严格:要儿子不仅熟读四书五经,还增加至十三经,打下扎实的古文基础;他还不管室外冬雪纷飞,要求儿子练字不辍。于是,手抄药方、勤练书法、博览群书,便成了颜氏内科传承的学医之术。

颜亦鲁在旧社会看到了太多的战乱和腐败,新中国的建立,为他的事业带来了机遇,先后发表学术论文《漫谈吐血、便血、衄血》《治疗温病的经验》等,并有《餐芝轩医集》传世。颜亦鲁在1961年国庆12周年时,写诗抒怀:“颜展意纾沐春风,亦步亦趋与党同,鲁诚为心赤为照,祝国永昌人永红。”

积极利用现代化手段发展中医

颜德馨出生于1920年,他行医初期正值新中国刚刚成立,中医事业如枯木逢春。初入医林的颜德馨放弃自设诊所的高额收入,受聘于上海铁路局中心医院。基于临床疗效,他总结提炼出“颜氏血瘀证诊断法”,认为人体气血流行全身,是脏腑、经络、形体、九窍等一切组织器官进行生理活动的物质基础,“气为百病之长,血为百病之胎”的临床意义重大。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久病必有瘀,怪病必有瘀”的辨证观点及以调气活血为主的“衡法”治则,临床治疗上归纳为10种配伍方法,尤其在心脑血管病领域颇有成效。如应用温阳活血法治疗不稳定性心绞痛,使不少患者心绞痛发作明显减少,减少硝酸类药物剂量,甚至停用西药。经过数十年的临床实践,2001年,颜德馨作为学术带头人组建上海市中医心脑血管病临床医学中心,为万千患者提供了临床治疗。

颜德馨又将气血学说和“衡法”治则应用于抗衰老领域,开创性提出“人体衰老的主要原因在于气血失调、内环境失衡”的论点,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二等奖,现已成为该领域的重要学派。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根据上述理论,拍摄《抗衰老》科教片,向全世界发行。

上世纪80年代,面对中医学“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尴尬局面,颜德馨反对因循守旧、固步自封,多次撰文指出中医界要积极利用现代科技和现代化手段进一步发展中医学。1992年,颜德馨发起创办旨在促进中医药现代化、提高中医药学术地位的中医药研究中心——当代沪港台中医药研究中心。

本世纪初,颜德馨将其临床应用多年的两个中药验方消渴方、醒脑方实施产业化。消渴方产业化后名为“消渴清颗粒”,为纯中药制剂,主要针对Ⅱ型糖尿病患者。他曾指出,“此方是从中医整体论的观点出发来考虑的,目的在于让糖尿病人不要再为药越吃越多而苦恼,同时调节血糖,减少并发症,让病人提高生命质量。”同样,治疗临床老年性血管性痴呆的“醒脑方”现也已经完成临床试验。

令人感动的是,非典流行期间,颜德馨以84岁高龄勇挑重担,奔走第一线。他紧急创制了“扶正祛邪方”并授权上海3家制药厂生产,市科委也将此列为科研项目。作为华东地区防治非典首席科学家,他总结出“热、湿、瘀、痰、虚”五字病机要点,在他的带领下,中医疗法有效解决了激素治疗引发的肺纤维化问题,中医抗非典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谁说中医只能看慢性病、只会开调理方?中医有治疗急性病的丰富经验。”2009年,颜德馨在接受采访时动情地说,源远流长的中医在当今依然有其独特的生命力和价值。

努力传承发扬中医精神与思想

2017年,一代国医大师颜德馨驾鹤西去,其子女颜乾麟、颜新、颜乾珍等继续将中医治疗心血管疾病的理论和临床创新和发展,在他们的传承和努力下,颜氏内科逐步形成了用药和缓、强调辨证、注重脾胃、善运脾气、推崇气血、创立衡法的主要观点;并且提出膏方组成原则为动静结合、通补相兼、重视脾胃、以喜为补,丰富了中医膏方理论。同时,颜氏内科还在中医治疗高血脂症、冠状动脉介入术后再狭窄、心律失常等方面取得临床突破。

70年,颜家治愈无数病患,也留下许多感人故事。本报1986年1月20日就报道了这样一个医案:有一19岁少女从小患左上肢血管瘤,左手背、手指肿胀,不能劳动。多家医院认为无法保留其手臂,拟予截肢。颜德馨最后用清扫化瘀、软坚清瘤之法治疗,女孩得以避免截肢,并恢复了劳动力。

颜氏嫡系传人、颜德馨孙女颜琼枝说道:“这显示出中医的独特作用,国人要对我们的传统瑰宝有信心。”这位80后的上海第十人民医院主治医师回忆,“还记得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每次回家爷爷都会考考我,比如桂枝汤和麻黄汤有什么区别?他告诉我,中医不是死记硬背,也切记要在传统理论指导下开方行医,如果仅仅根据某一味药的强心、消炎等功效就进行所谓的对症下药,中医岂不就变成了西医吗?”颜琼枝说,“爷爷说,中医一定要姓中,这也将是我和其他弟子们未来努力传承发扬的精神与思想。”(新民晚报记者张炯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