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攻坚的哲学:古希腊人的军事工程学

攻坚的哲学:古希腊人的军事工程学

  • 来源:冷炮历史
  • 发布日期:2018-08-02
  • 浏览数:1033


  攻城与围困,是古代世界的高端技术活。在古希腊人的年代,更是如此。著名的《荷马史诗》就记叙过迈锡尼文明末期的攻城战。传说中的特洛伊木马,其实就是迈锡尼人和东方文明互动后,学习到的早期重型攻城器械。

特洛伊木马的原型就是古代中东的攻城器械

    随着迈锡尼文明的陨落,希腊本土居民就开始了半定居半游牧的生活,对于祖先灿烂的宫殿文明只剩下模糊的记忆。由于理解不了迈锡尼人留下的城堡技术,就想出了独眼巨人建造的传说。

    实际上,早年的迈锡尼人在攻城时,一般都高里应外合。迫不得已时,才派勇士攀爬峭壁,小心翼翼地打开城门。至于能整体摧毁城堡的攻城武器,还远远没有出现。

阿伽门农后裔的

不能理解迈锡尼堡垒的古希腊人认为这是独眼巨人的杰作

    在位于地中海东部的塞浦路斯岛,迈锡尼后裔们继承了祖先的技术。并且随着战争的压力,演化出了比较复杂的攻防战技巧。在公元前12-7世纪之间,当地渐渐形成了10-15个小王国。俨然复兴了在本土已经消失的迈锡尼文明。但在东方的波斯大军到来,他们还是发现了自己在攻坚战水平上的差距。

    和本土的远亲类似,塞浦路斯当地的希腊人,也会选择在半岛、河流入海口或海岸山脉前筑城。充分利用易守难攻的地形。但依旧没有挡住新一代两河大军的铁蹄。继承了两河文明的波斯人,可以熟练运用各种复杂的攻城坡、地道、投石器还有攻城锤。这些复杂的攻城手段,帮他们粉碎了一座座城市的防御。

正在攀爬城墙的迈锡尼勇士

    公元前498年,塞浦路斯人在野战中迅速败北。由于在军事上2-3个世纪,当地人的城防水平也很难接受残酷的考验。波斯军队在野战获胜后,逐步攻陷了岛上的所有希腊城邦。其中的索罗伊,抵抗最为顽强。在半年的时间里,双方上演了当时希腊世界中最罕见的围攻战。

    索罗伊人围着城市挖掘了3.7米深的护城壕。但是波斯人推着柳条和藤条编织的大盾牌,缓步推进到城下。然后顶着城上的弓箭和滚石,填平了壕沟。接着,波斯人就采用了高达3米的攻城土坡,尝试让步兵豋城。为了破坏防御工事,他们还将巨型攻城锤推上了土坡。塞浦路斯人则一边用铜釜烧煮热油,一边用城垛上准备的石块和标枪,投掷城下的敌人。

波斯人惯用的攻城土坡

    守军也同时在地上和地下展开了反制措施。他们用水缸盛水,观察水面的波动变化,侦探波斯人的地道位置。由于岛上盛产铜矿,当地人有着丰富的铜资源和地道技术。于是守军就采用反向地道的方式,反击正在挖掘作业的波斯士兵。

    不仅如此,他们还从城内挖出5条深2-3米的地道。其中一条深2.4米,直通城外的波斯土堆下方。然后在地道的尽头装满燃烧,用这种方法烧塌支撑地道的木架结构,从而导致工程土堆的坍塌。

考古学家发现的地道 尽头还有燃烧的木炭遗迹

    与此同时,取出的泥土用于加固城市中的建筑物。在城墙薄弱处,塞浦路斯人用泥土构建了新的半月形城墙,阻止敌人进一步深入。

    在挖地道的过程中,一些挖掘人员因为地道坍塌而被困住。所以守军又组织人手挖掘了一条救援隧道,援救被困人员。

    尽管守军抵抗地十分英勇,但是还是没有挡住波斯帝国更持久的攻势。在空前强大的人力物力面前,单个城邦的储备是明显不够的。饥饿和伤亡造成的恐惧,让这些迈锡尼后裔的城市被攻破。英勇的战士们也成为了后来波斯出兵希腊本土的仆从部队。

在塞浦路斯展现攻城战技巧的波斯军队

早期希腊人攻城乏力

早期的希腊城市内战 主要在野外解决问题

    和赛浦路斯的希腊人相比,同时代本土希腊人的城防水平更加落后。这是因为希腊城邦的经济和人口规模十分有限,多数城邦的队伍不是职业军人。主要以农业和手工业为生的公民兵,并不是身经百战的职业军人。

    在城市防御技术上,各城邦都具有外城墙和卫城的双线防御体系。但卫城只能供一小股精锐部队长时间固守。而让缺乏守城准备和守城经验的居民,集中在城里抵抗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进攻者可以轻而易举地收买到内奸去打开城门。所以希腊人一般受不了长期围城战,往往选择出城迎敌,以迅速结束战斗。

雅典卫城就是城市防御的核心

    第一次希波战争中,埃雷特里亚城就仅仅坚守了六天便陷落了。后来雅典人在马拉松击败波斯军队,顺势反击亲波斯的帕罗斯岛。但进攻者除了蹂躏田野外,拿卫城无可奈何。名将米提亚德亲自带头去翻城墙,反而狼狈地把腿摔断。因而在后来的第二次希波战争中,雅典人直接放弃了守城念头。只留下少量顽固不走的人,在卫城里拖延了点时间。而且城邦之间流行的野战模式也限制了攻城战的开展。在夏秋季节约定时间的仪式化战斗成为了希腊世界的战争常态。

    希腊本土多山的地形,也限制了复杂攻城武器的制造和运输。但波斯在和吕底亚人的战争中,就通过派人攀爬峭壁的方式,顺利攻入了山城萨迪斯。所以,在面对地形同样恶劣的雅典卫城时,波斯军队又如法炮制了一回。

    战争的末期,希腊联军在普拉提亚的野战中取胜。但还是拿底比斯的坚固城墙一筹莫展。只能忍痛放过了变节者的家园。

普拉提亚战役后 围攻波斯设防营地的希腊军队

技术不行,攻心为上

雅典人就非常重视修建防御工事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希腊人始终倾向于避免进行围城战。以至于斯巴达人还一度劝说雅典和其他城市的居民,学习自己不造城墙。雅典人马上就听明白了道理,马上加速修建各种城墙自保。

    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雅典人就经常拆毁背盟城市的城墙。这样的惩罚,比没收舰队和派兵进驻,要更为震慑人心。如果到了非打不可的地步,雅典人的惯用手段也不是一味猛攻。他们常常建立封锁墙,逼迫被围困的对手投降。或者索性在心理来折磨对手,摧垮守军的意志。

雅典的海军优势让他们可以执行漫长的间接战略

    至于雅典人自己,在主城和比雷艾夫斯港之间,建有著名的雅典长墙。雅典舰队可以为本国居民和围城部队输送补给,防御支撑能力大大高于其他城市。因为他们非常清楚,围困的结果,往往是饥饿的易子而食。生理折磨,同样也容易在内部催生出变节者。

    这种攻心为上的策略,被雅典人玩的炉火纯青,更是符合许多东方读者的谋略口味。只是难以掩盖技术不足的窘境。后来在著名的西西里之围中,雅典人达到了他们力量投射的极限。封锁无法顺利完成,当地的叙拉古人就成功破解了包围。

在围城胸墙附近发生的激战

暴力流登场

缺乏资源的斯巴达人 走上了暴力流道路

    相比雅典的间接战略与攻心计谋,斯巴达人的做法就是简单粗暴。他们没有雄厚的海军,也没有战略贮备资金。所以,必须面对希腊的各种城墙进行攻坚。最后在攻城术的种类和花样上,胜过了雅典。

    公元前429年,斯巴达人进攻雅典的同盟普拉提亚。在招降守军未果后,斯巴达军队就开始建造木架,并在木架中填土,建造了巨大的波斯式攻城土坡。准备让士兵直接攻打城头。

普拉提亚人用平衡杆破坏斯巴达的攻城锤

    守军为了阻止斯巴达人登城,在城上建造木架,提高守军的平台高度。他们还用湿兽皮覆盖木架,防止敌人的火攻。然后,普拉提亚人挖掉了城墙与土坡相连的部分,并挖空了下面的泥土,让斯巴达人的土坡坍塌。恼羞成怒的斯巴达人,运来了攻城锤撞击城门。守军就在城墙上用绳索摇摆沉重的木头,撞坏了进攻者的锤头。

    不得已之下,斯巴达人开始了长期封锁。他们用泥土和石头堆砌了两层包围墙,并在墙上构筑了不少箭塔。经过18个月的围困,212名守军,在一个风雨之夜翻墙逃走。剩下的200多人又坚守了6个月,才最终投降。

近代法国人绘制的普拉提亚之围

    公元前385年,斯巴达人进攻曼提尼亚。他们截断了附近的欧菲斯河,用大坝引河水,冲软泥砖城墙。

    作为斯巴达的对手,底比斯人很快就拿出了更新式的攻城武器。公元前424年,他们使用了历史上第一种攻城投火器。这种武器的主体是两根用铁皮加固的长木管,里面有一根贯穿的铁管。器械末端是一个风箱,前端是一个装满了硫磺与炭的大锅。需要使用时就用滑轮调整高度。虽然操作难度较大,但在刚刚问世时,的确非常吓人。

底比斯人的攻城喷火器

战争催生技术

负责的攻城战本身就是战争发展的结果

    公元前360年,古希腊战略家艾涅阿斯的兵书,将很大一部分内容留给了城市攻坚战。

    对于守城的一方,他详细介绍了如何用檑木破坏攻城锤,如何用湿兽皮防御火攻,以及如何用杠杆吊坏攻城锤等技巧。这都是伯罗奔尼撒战争开始后,希腊各地技术武器飞速发展的结果。因而军事作家觉得,有必要多给读者以防御新式战争的人生经验。

    但是著作的主要篇幅,还是用在人心层面。告诫读者,如何在城内铲除内奸,防止叛变。可见当时的攻城技术,依旧不足以快速攻克大型城市。外交手段和内部瓦解,才是更加经济节俭的破城手段。所以,这种攻心为上胜攻城的思维,依然非常活跃。

古希腊大部分时期的攻城战 还是以造墙围困居多

    但这种局面已经不能维持太久。战争的长期激化,已经让军队变得更加职业化,指挥官也更为经验老道。军队对于城市攻坚的需求黑洞,让人们集中更多资源进行更久的战争,直接催生高技术武器的研发。各种更为新式的攻城武器,将在不长的时间内被制造出来。先是在雅典人战败的西西里岛,然后是希腊的北方强邻马其顿。

    这些新一代的攻城武器,也催生了更为复杂与残忍的城市攻坚战法。希腊人也开始将这些高科技传入亚洲,从而在亚历山大东征的前夕,完成了攻城武器领域的逆向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