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从危机中走出来了!希腊高官:为外商投资扫除一切障碍,欢迎中企.....

从危机中走出来了!希腊高官:为外商投资扫除一切障碍,欢迎中企积极参与

  • 来源:第一财经
  • 发布日期:2019-10-25
  • 浏览数:856

  对金融危机后“久病缠身”的希腊来说,外国直接投资(FDI)有望成为一剂良方。



  根据希腊财政部最新公布的预算报告,希腊2019年投资增长速度预计为8.8%,到2020年这一速率则会加快攀升至13.4%。由于投资流入增快,该预算案认为希腊今年的经济增速将由原本预期的2.0%加速至2.8%。欧盟方面也称,希腊今年将实现3.5%的盈余目标。

  希腊发展与投资部部长乔奇雅迪斯(ADONIS GEORGIADIS)日前在访华期间于北京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对上述经济方面的良好信号表示:“我们从危机中走了出来,现在正重建我们的经济。(7月刚刚上任的)新政府为政治体系赋能,从第一天开始就展开了经济改革。国际市场看到了这些行动,觉得我们非常有前景,所以愿意给我们机会。”

  不过,根据经济合作组织(OECD)数据,2018年流入希腊的投资存量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仅为16%,远低于欧盟平均水平(55%)。

  目前,各方正在观望希腊新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扫除这些障碍。

  为引资扫除官僚主义

  希腊于2018年8月成功退出原有救助计划,其中一大支柱即是将规模庞大的国有资产私有化,涉及项目包括天然气运营商DESFA、雅典旧赫勒尼克机场(Hellinikon Airport)、希腊石油HELPE、埃格那提亚高速公路、公共电力集团PPC、雅典国际机场AIA等等。

  对于希腊私有化的举措,乔奇雅迪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私有化给希腊带来了非常多的机会,我们有很多的项目,比如酒店、房地产、港口和机场,许多外国投资者已经到来。”

  然而,正如希腊投资促进局(Enterprise Greece)所指出的,相比希腊创造的机会,其拥有的FDI相对较低。虽然大量资产被纳入私有化范围,但直至退出救助计划前六个月,希腊也仅仅收到50亿欧元的资金,远低于其500亿欧元的目标。根据希腊央行数据,即使是从后危机时代来说,其投资净流入趋势也并不稳定,2018年的增长率相比2017年甚至经历了腰斩。

  那么,这种“有机会却少投资”的原因何在?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2019》中,希腊排名第72位,在欧元区国家中仅优于马耳他。报告显示,虽然企业可以轻松获得建筑许可,但在资产登记上却十分繁琐,这一定程度上阻止了企业扩张,将外国投资者拒之门外。

  比如,作为希腊最强大的官僚机构之一,该国中央考古委员会常常由于担心该国文物遭到破坏,而将投资推迟数年。例如,由希腊Lamda集团、中国复星集团和阿拉伯基金计划参与的赫勒尼克机场项目从2014年牵头以来中途出现延误的原因,就是“土地用途不明”。

  乔奇雅迪斯在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时,表示他对这种现象也十分忧虑,并强调了“官僚主义”对该国的危害。他称:“我对此很关切,这也是为什么在我的发展与投资部中现在有了立法,旨在扫除官僚主义的繁文缛节,让在希腊做生意变得更加容易,也让希腊变成一个商业友好的国家。同时,希腊政府也给商业提供了许多激励措施,以增加外商直接投资。”

  正如外界评论所称,上任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从没有真正“吸引”过投资,只是得益于希腊低廉的资产价格,但是米佐塔基斯政府坚持认为,希腊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而后者改革的决心,也的确迅速显现。据外媒报道,一位投资人在社交媒体上抱怨希腊办公机构行事不力,随后就接到了一名高级公务员的电话承诺解决该问题。另一位律师也透露称,在一个周末的晚上曾接到部长的电话,询问该律师需要的批准是否已经收到。

  中企积极参与希腊最大土地开发项目

  上文提到的赫勒尼克机场项目,也随着新政府的上台加快了推进节奏。这项耗资近100亿欧元的旧机场改造计划是欧洲最大的土地开发项目之一,也是希腊国际救助计划的关键。

  在2001年关闭后,赫勒尼克机场一直属于废弃状态,2011年希腊陷入主权债务危机难以自拔时,政府将这块面积是摩纳哥三倍大的土地出售,计划改造为住房、酒店和赌场。

  希腊驻华大使馆向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希腊智库IOBE预测,到竣工时此项目将为该国贡献2.4%的GDP,在全面运营期可创造7.5万个工作岗位,显著降低希腊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在此后25年内可为希腊政府进一步提供高达140亿欧元的税收。

  虽然项目曾因官僚主义进度受到拖延,但新上台的米佐塔基斯政府被视为近年来对外来投资最友好的一届执政者。近半年来,中央考古委员会对此项目开了绿灯,乔奇雅迪斯除对此表示赞赏外,还承诺到2019年底之前所有相关立法和程序将得到批准。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补充道:“这个项目目前进行得非常顺利。自从本届希腊政府上台,我们正努力扫除所有官僚制度上的障碍,赌场的投票也已经启动。不久前,我和复星集团有过会面,他们会在当前阶段或者稍晚时候参与进来。我们也非常欢迎他们的到来。”

  然而,要想复兴希腊的经济,需要的远远不止一桩大项目的批准。据外媒报道,在2014年至2021年的预算期内,希腊政府只动用了25%的欧元区各国政府在危机初期购买希腊债券所得的利润,数十亿欧元资金被搁置的原因,即是希腊没有能力创造可以立即启动的大项目。

  而在其他西方国家因债务危机以及营商环境纷纷避开希腊的同时,中国近年来已经在这个国家进行了大量投资。比如,2017年,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投资收购希腊国家电网公司(IPTO)24%股权项目,而希腊电网作为环地中海电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现亚欧乃至亚欧非联网的重要枢纽。

  本次来华,乔奇雅迪斯也特地拜访了国家电网公司。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认为这个项目有巨大的潜力,也会是一个成功的项目。” 他称,国家电网在电网运行调度、新能源并网、储能等方面技术领先,希望双方能在电网规划、建设和运营、国际业务开发等方面继续开展务实合作,实现互利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