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八年抗战希腊走出债务危机 但经济复苏依然长路漫漫

八年抗战希腊走出债务危机 但经济复苏依然长路漫漫

  • 来源:界面
  • 发布日期:2018-08-20
  • 浏览数:57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8月21日,最后一轮希腊救助计划将到期,且不会再有新一轮的经济援助。在历时八年,经历了三次紧急救助后,希腊的主权债务危机终于象征性地划下句号。

  在6月22日召开的会议上,欧元区成员国财长就希腊债务危机救助计划最后阶段的实施方案达成一致,同意将希腊近1000亿欧元贷款的偿还期限延后10年,并将利息的支付时间再延后10年,至2033年。这笔贷款占到了自2010年以来欧洲向希腊提供的救助贷款的大约一半。

  此外,欧元区还将通过欧洲稳定机制向希腊提供额外150亿美元的贷款,作为救助计划的最后一笔款项,使其可以提前偿还部分成本较高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贷款,并建立起一个现金缓冲装置,帮助希腊满足未来两年的融资需求。

  欧元区财长们一致认为,现在希腊已经完成了财政紧缩和经济改革的艰巨任务。在经历了八年依赖欧元区和IMF救助贷款的日子后,这个负债累累的国家将依靠资本市场和自有储备来应对融资需求。

  希腊财长察卡洛托斯(Euclid Tsakalotos)对这一结果表示满意,称这是希腊“历史性”的时刻,“我很高兴,我想这意味着希腊危机的结束。希腊正在翻开新的篇章。”察卡洛托斯自2015年开始掌管希腊财政。

  希腊也是发生主权债务危机后,最后一个告别欧洲金融援助的欧元区国家。此后,该国将加入爱尔兰、西班牙、塞浦路斯和葡萄牙的行列,开始漫长的经济复苏之路。

  IMF也对新的债务协议表示欢迎,称它将使希腊在中期内实现债务可持续,帮助希腊重回市场。但IMF执行总裁拉加德说,“从长期来看我们依然存在担忧,并持保留意见。我们也注意到,希腊的欧洲伙伴们承诺,将复核该国的债务可持续性,并在必要时采取债务减免。”

  由于希腊债务负担太过严重,IMF自2014年起就停止向该国发放贷款。

  危机爆发

  希腊债务危机始于2009年。当年,希腊政府宣布该年度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GDP之比预计将分别达12.7%和113%,远超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和60%的上限。随后,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相继调低希腊主权信用评级,揭开了希腊债务危机的序幕。

  2010年,希腊的主权债务问题进一步发酵,开始向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西班牙蔓延。投资者不仅对希腊资产丧失信心,对其它财政脆弱的欧洲国家也失去了信任。而德国和法国等欧元区主要国家也受到了拖累。至此,希腊债务危机引爆了欧洲债务危机。

  2010年5月,陷入经济困境的希腊与欧盟和IMF达成协议,通过削减预算来换取紧急救援。但第一轮的救助不足以将希腊经济拉出泥潭,于是该国在2012年获得了第二轮救助。

  到2014年时,希腊经济稍显起色,但2015年1月大选产生的新政府不愿接受上任政府与债权人达成的协议,于是出现了资金告磬、对IMF债务违约的情况。

  直到2015年7月,希腊与国际债权人签署第三轮救助协议,同意在希腊履行一系列改革承诺的基础上向其提供860亿欧元救助资金。

  八年救助计划期间,希腊总计获得了2416亿欧元的贷款。目前,希腊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为178.6%。

  这些努力也在今年获得了回报。上半年希腊成为欧元区经济增长最快的成员国之一,信用评级机构惠誉也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由“B-”上调至“B”,展望“正面”;标准普尔公司继1月将该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B-”上调至“B”后,再于6月将评级从“B”提升至“B+”,展望“稳定”。

  危机真的结束了吗?

  虽然终于可以宣称危机结束,但希腊仍面临巨大挑战。多年的紧缩措施给该国造成了严重影响,官方公布的失业率高达20%。经济虽在增长,但相对缓慢,去年GDP增速只有1.4%。希腊的家庭收入减少了三分之一,数十万人的工作都是低薪的临时工。

  希腊自2015年起开始实施信贷控制。尽管近年来已经逐渐放松,但现在对民众从银行的取现额度依然存在限制。希腊在市场上的筹资能力也是个未知数。

  而且,目前就有两大考验近在眼前。第一个是8月22日救助计划正式停止后,希腊政府是否拥有充足的财政空间来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创造就业岗位,以及平息民众愤怒?

  第二个则在明年1月,届时在民间极不受欢迎的养老金改革将正式生效。债权人要求的这项改革将考验希腊政党要求民众继续牺牲的能力和意愿。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也承认,第三轮救助计划的结束,并不会带来神奇的转变。他在5月面对希腊企业家的一次讲话中说:“当你将一名病人刚带出重症监护室时,你不会逼着他去短跑冲刺。”

  管理高企的债务,对希腊而言依然是个艰巨任务。想要重新获得国际投资者的信任,希腊就必须继续勒紧腰带过日子。希腊依然欠着银行、金融机构和其它国家一大笔钱,要在金融市场上重新发债,可能还需要数年。

  齐普拉斯的政治对手们也称,未来数年,希腊还将继续处在外国的监督之下,受制于紧缩措施,如上个月议会通过的一揽子措施,其中包括继续削减养老金、增税,以及国有资产私有化等。

  对希腊和欧洲意味着什么?

  八年来首次,希腊终于可以宣称危机结束,能够自食其力了。救助计划结束后,希腊将不再需要通过接受债权人要求的严苛改革来换取资金,不过它还需继续接受监督,并遵守此前作出的结构性改革和制度改革的承诺。

  对于齐普拉斯而言,最新的债务协议尤其重要。齐普拉斯曾在2015年向希腊民众承诺,他将获得欧洲债权人的债务减免。虽然新的协议并没有给与齐普拉斯他想要的名义减免,但实际上,在短中期内,希腊已无需为还债太过担忧。

  曾在2015年时发誓债务危机不结束就不系领带的齐普拉斯,也终于在6月系上了一条酒红色领带。

  作为债务危机后最后一个仍在接受经济帮助的国家,希腊曾是欧洲的阿喀琉斯之踵。在新协议签订之际,欧洲官员自然也乐意看到,救助工作终于结束,欧元区经济走出困境。而以德国为首的强硬派债权国,也可以不用再面对债务减记的压力,还有那些“为希腊政府错误买单”的指责了。

  不过,关于希腊债务长期可持续性的疑问,对意大利新民粹主义政府治下财政状况的担忧都显示出,欧元区在解决自身根本问题上仍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