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爱琴海边的“肥纳斯” ——希腊《中希时报》对话中国雕塑家许鸿.....

爱琴海边的“肥纳斯” ——希腊《中希时报》对话中国雕塑家许鸿飞

  • 作者:璞嘉羚羊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8-12-19
  • 浏览数:881


导 读

中国广州到希腊的萨洛尼卡市,万里之遥。从濒临南中国海的广州,到爱琴海边的萨洛尼卡,在2018年岁末之时,中国雕塑家许鸿飞的雕塑,把这两个城市连接了起来。




这是东方的面孔,这是丰腴的女性身体,这是烟云苍茫的希腊北部萨洛尼卡城,这是希腊导演赛奥多罗-安哲罗普洛斯电影中典型的海滨背景,来自东方花城广州的15件“肥女”雕塑,给雨中的萨洛尼卡市带来了一种幽默、欢乐和激越的感情。这是仿佛从一无所有的大海背景中兀自升起的一群东方“飞天”,是一群浮动在大海和大地之间的丰腴“精灵”。带有速度的笑声,自我愉悦的幽默,对生命和大地不可遏制的颂歌,提醒着看到她们的人们:生命,幸福,就在此时,就在此地。


我们在一艘浮动在爱琴海之上的大船内,与雕塑家许鸿飞展开对话,他的身后是浑茫氤氲的爱琴海,爱琴海背景后的不远处,是马背上挥剑一跃的亚历山大大帝的青铜雕像。(璞嘉羚羊)

 



《中希时报》:您是第几次到达希腊?您的观感如何?


许鸿飞:这是我第一次到达希腊,希腊,是我从少年求学时就神往仰视的国度,我们从学习素描和雕塑开始,接触的就是希腊的雕塑。这里是西方古典艺术的滥觞之地,是艺术殿堂的一座丰碑。青春时代第一次见到的希腊石膏雕像《米洛岛的维纳斯》,是我一生艺术的一个重要标尺。



藏于巴黎卢浮宫的古希腊雕像《米洛岛的维纳斯》

 


《中希时报》:您的作品和希腊是否有某种精神承续关系?


许鸿飞:雕塑是我与世界之间的一种关系,一种存在方式,我的爱人,我的生活,大地,母亲,大自然永生不竭的创造力,都把我引向我钟情热爱的“肥女”系列雕塑上。古希腊对于女性的审美观不是以纤细窈窕为美,女性中我们常见的裸体是美神阿芙罗蒂特——维纳斯,她的体型通常显现的是健康、有力,甚至壮硕、丰腴。只有这样壮硕丰腴的身体,才能承载古希腊人心中那神话般的“威力无比”、“不可战胜”的“美的力量”。我雕塑的肥女系列,是来自东方的女性,她们爱笑、爱音乐、爱运动、爱生活、爱大自然的光和风,在希腊,我和这个词相遇,这是一个中文和西方语言相遇的词语:肥纳斯(Fatnus)。此次在萨洛尼卡的展览的主题为《邂逅肥纳斯》,也是我对古希腊艺术的一个致敬和礼赞。




希腊著名画家法西亚诺斯的“自行车上的天使”主题系列

 

《中希时报》:您此次展览的雕塑中有《岭南之春》这样一件作品,是一个肥硕的女性在轻盈的自行车上的情景。希腊著名画家法西亚诺斯也常常创作“自行车上的天使”的主题系列,您为什么要把自行车放进您的主题?


许鸿飞:在现代化和全球化的今天,自行车是一件介于古典和现代甚至后现代之间的一件转折物件,它既是现代机械的奇迹,也是古典时代留给我们的美好记忆。我让肥女在自行车上轻盈平衡飞翔,这是一种壮硕与轻盈的微妙平衡,一种厚重与飞升的力的结合,萨洛尼卡又是一个希腊少有的最为适宜自行车运动的城市,这也许是一种奇妙的巧合。

 


《中希时报》:肥女,在中国人的心中,很容易联想到唐朝的审美观,联想到丰腴、盛唐、开阔和兼容,西方的雕塑家马约尔海边的女性,也是肥硕横飞,画家中的马蒂斯、安格尔、雷诺阿,都对肥硕的女性主题十分钟爱,您是如何选择了“肥女”作为创作的主题的?


许鸿飞:我的“肥女”系列主题的聚焦,得缘于黄永玉先生一次在我雕塑工作室的点化启发,黄先生的启发,和我心中对于女性、大地、盛唐、快乐、丰饶等元素的观念整合给予了电光石火般的照亮。母亲,大地,爱人,大自然的无限生机和创造的不竭源泉,都是我作品的表达主旨。我的作品已经游历了世界上数十个国家,这里是我的作品世界巡游的第30站。爱琴海边的肥女作品,有特殊的意义。




《中希时报》:每一个雕塑,都有适宜摆放它的背景,比如亨利-摩尔的雕塑之于英格兰的田野,古希腊雕塑之于雅典阿提卡的阳光,您的雕塑在今天的萨洛尼卡爱琴海背景中,是什么样的意义?


许鸿飞:我的雕塑能够摆放在希腊爱琴海的背景中,是我的一个圆梦艺术之旅。爱琴海的自然风物孕育了希腊的艺术,冬天的北部爱琴海风光,有着特殊的光感。今天恰好遇到下雨,雕塑在移动的云层的光线下,色彩变化更丰富。所以,下雨也有下雨的特殊光感,但是如果有太阳,肯定是另一番灿烂的景象。希腊冬天的北部光影,是希腊特殊的一种味道,我也很高兴自己的雕塑能够在这样一种特殊的光线下,和爱琴海相遇。

 


《中希时报》:历史的关键因素是人,您的雕塑聚焦于人,尤其是肥硕的女性,在其中有您什么样的历史观?


许鸿飞:女性在雕塑和文学史上,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一个社会对待女性的态度,女性的生存状态,是衡量这个社会的标尺;同样如此,一个艺术家对待女性题材的处理方式,也体现着艺术家的品质。肥硕的女性,首先是快乐、富足、欢愉的标志,在希腊,大地、大海,都是阴性的事物,都是与女性相近的事物,肥女的主题,是与母性、大自然、土地相关的主题,这个主题里面有一种来自生活深处的情感和深爱。我想通过东方的女性雍容仪态,通过她们“接地气”的体态和神情,来表达来自我们生活的这段历史的一种质感:快乐、包容、幽默,而又有一点微微自审和自嘲。盛唐的女性、敦煌的壁画、西方的维纳斯,都是接近我的雕塑的主题的母题。

 


《中希时报》:您此刻站立的背后,就是亚历山大大帝的雕像,中国的雕塑艺术,特别是佛像雕刻艺术,在某种程度上,都与亚历山大大帝的向东进发有关,他的东征促进了希腊文化向东的传播和交流,对此您如何感想?


许鸿飞:我的作品来到希腊,在这个意义上说,也可以说是对亚历山大大帝的向东方传播的一个回访,是通过印度佛教艺术影响的中国雕塑艺术,从东方来到西方的一个对话。广东,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站点,广东在历史上以包容开放的心胸,与西方之间进行着政治、经济、文化各个层面的交流。我的雕塑来到西方文明的发源地——希腊,是这条人类行走了千年的海上丝绸之路上的最新一段旅程。我希望这样的一段旅程,能够带给广州和萨洛尼卡这两个靠近水的城市更多、更深层次的交流,同时也带来东西方文化在新时代的交流、对话、互鉴和参照,从而使我们自身更大的创造力,从丰腴、肥沃、雍容的大地上得以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