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爱国情 奋斗者|坚守滩涂20载 守望万鸟归去来

爱国情 奋斗者|坚守滩涂20载 守望万鸟归去来

  • 来源:新民晚报
  • 发布日期:2019-07-23
  • 浏览数:834

微信图片_20190705143649.jpg

图说:汤臣栋在东滩 采访对象供图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虽然今年5月已卸任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管理处主任,但汤臣栋的朋友圈,十条有九条与东滩有关。东滩过20岁“生日”,他发文庆贺;东滩参加“最美湿地场馆”评比,他每天为它拉票;就连春节,他也用东滩美景图向朋友拜年……“就像养了个孩子,舍不得离开他。”他笑着说。

东滩,确实像他亲手哺育的孩子。从筹建鸟类保护区的第一名员工,到建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汤臣栋花了20年在此护鸟、治草,青春岁月与这片滩涂紧密相连。鸥鹭翩跹、鸦雀展翅、芦苇摇摆、栈道蜿蜒……岁月静好的“东滩蓝”背后,是他和同事们的负重前行。

偷猎者成护鸟人

1999年,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管理处筹建。7月,刚从华东师大生物学系毕业的汤臣栋,成了管理处第一名员工。没有办公室,没有正式编制,第一个月工资只有三四百元,但他满心欢喜,以为马上可上岛做鸟类研究。

9月第一次上岛,他的心凉了大半。由于长期无人监管,当时鸟类捕杀问题很严重。当他看到成片野鸭、天鹅被投毒,倒在滩涂上口吐白沫时,恻隐之心萌动,“为鸟儿保护好迁徙途中加油站”的责任感油然而生。他开始查处偷猎。没有监控,汤臣栋和同事们只能不断巡视,轮班值守。他们自制“泡沫船”,凌晨出门在滩涂上一守就是一天。冬天趴在大堤上冻得瑟瑟发抖,还时常面临陷入沼泽被潮水吞没的险境。单位到滩涂有20公里,有时晚了只能睡在执法车上……

要阻止偷捕,靠这样“猫捉老鼠”可不行。转机,出现在东滩要对鸟类环志科研,他灵光一闪——环志第一步就要捕鸟,能否“收编”偷猎者?在政策允许范围内,他通过劳务用工的方式,聘用几名猎户从事科研辅助工作。

有了他们的帮助,再加上高清探头的安装,保护区内滥捕乱猎的现象已基本遏制。

小天鹅现身东滩生态修复项目区域 袁赛军摄.jpg

图说:小天鹅现身东滩生态修复项目区域 袁赛军 摄

黎军-东滩湿地鸟的乐园-黎军摄.jpg

图说:东滩湿地鸟的乐园 黎军 摄

2个月抢回半年工程

繁殖力强盛的互花米草在崇明越长越疯狂,发达的根系让底栖生物毫无栖身之处,鸟类没有了食物来源和栖息场所。

2006年起,一场长达10年的“人草大战”打响。汤臣栋带领团队,总结出“围、割、淹、晒、种、调”六字诀,筑围堰隔离后,先放水“淹死”互花米草,再抽水晒干,种植芦苇等本地植物,随后引入淡水,使喜欢咸水的互花米草无法生长。

第一次试点,修复了1500亩区域,次年这里吸引了近40种、13000多只水鸟前来,包括鹭类、雁鸭类甚至非常珍贵的琵鹭,还出现了被称作“凌波仙子”的水雉。2010年后,互花米草生态治理越做越好,3年中记录到出没的水鸟达71种、5万余只次。

2013年9月,经过8年多努力,投资10.3亿元的“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互花米草生态控制与鸟类栖息地优化项目”正式开工。汤臣栋硬是把很多专家眼中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治理区域3.8万亩,围堤要做26.9公里,还要做4座涵闸和1座崇明最大的出水闸。他到处请教专家恶补知识,以“外行人”的身份带领工程队开工。

2014年春节,数十年未遇的寒潮袭来,将一段已做到5米多设计标高的围堤冲垮,半年心血白费。那时他正在老家过年,半夜接到电话,立即赶回来。为了在6月30日的汛期前合龙,他带领施工方及同事冲在第一线,硬是用2个月抢回了半年的工作量,连水利局专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劳累过度,他晕倒在了工地上,医生诊断为“植物神经功能紊乱”。住院一周后,他又急匆匆回到了东滩。

堤坝建好了,生态修复也紧锣密鼓地启动。2年间,他一有空就去工地,鞋磨坏了3双。“我的驱动力就是想为上海做点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往好了说有家国情怀,也有人说我很傻。”他说。修复项目灭除了近2万亩的互花米草,恢复了3000多亩的土著海三棱藨草及海水稻;营建了3万多亩的优质、稳定、可持续管理的水鸟栖息地,修复生境单元20个。经过治理,目前已构建鸻鹬类、雁鸭类、鹤类三类水鸟的主栖息地。

眼见万鸟回归,市政府决定将东滩作为永久的生态用地。听了这句话,汤臣栋说“比吃了多少蜜都高兴”,因为东滩的发展理念终于得到了认可。“虽然总自嘲做的是‘鸟事’,但其实生态是头等大事。”他说。

崇明东滩生态修复项目工程鸟瞰 张斌摄.JPG

图说:崇明东滩生态修复项目工程鸟瞰 张斌 摄

三进三出筑梦东滩

20年间,汤臣栋也有过纠结迷茫,他有三次机会可以离开,但放不下东滩的他“三进三出”,家在市区的他,一周回家一次,基本照顾不了孩子和家人,这是他心中最大的愧疚。

管理处的同事来自五湖四海,27人中有博士、硕士,平均年龄41岁,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东滩梦”——让鸟来得更多。“没有理想和信念,是耐不住寂寞的。有了理想和信念,寂寞就变得有趣了。”汤臣栋认为,有了热情和担当,“东滩梦”的实现就不那么遥远了。

提任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副局长之后,汤臣栋的目光从东滩转向了整个上海。比如协调生态廊道建设,规划生活垃圾末端处置设施的建设,以及建立上海自然保护体系等。

然而对于东滩,他始终有着割舍不下的牵挂,如何更科学地管理,如何更好地服务于打造崇明生态岛的战略,如何将东滩建成高水平国际科研交流基地,“想干的事太多了!东滩不能养在深闺,应该让更多人看一看她的美丽。”他感慨道。

新民晚报记者 金旻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