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峡谷里那盏灯(感人肺腑的中国故事⑤)

峡谷里那盏灯(感人肺腑的中国故事⑤)

  • 作者:侯兴川
  • 来源:海外网
  • 发布日期:2021-01-08
  • 浏览数:4

src=http___wx2.sinaimg.cn_crop.0.0.1080.600_0033ImPzly1glkwy0j7awj60u00gt48c02.jpg&refer=http___wx2.sinaimg.jpg

图截自人民日报法人微博。

县档案馆里,摆着她四十多项荣誉,不少是国家级的。熟悉她的人知道,她一没家庭,二没财产,三没有健康的身体。 这位63岁的“老太太”叫张桂梅,是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中校长,华坪县儿童福利院院长。

为什么要办免费女高?张老师讲了两个故事。

华坪儿童福利院有个男孩,妈妈生他时大出血。婆婆说这不吉利,至死没让她见丈夫一面。此后丈夫变了,沉默寡言,借酒消愁。没过几年,这个男人犁田时,死在田里。两个月后,老人去世,留下小男孩成了孤儿。

福利院里还有个孩子。母亲在昆明第三监狱关着,她和哥哥合谋杀死了丈夫。丈夫长期家暴,酗酒成性。主要是穷。一次孩子过生日,她擅自买了个拳头大的蛋糕,丈夫为此抱怨,大打出手。实在受够了,她走了极端。

张老师说,贫穷带来的低素质,千百年来在山里往复循环。要想根本上解决,唯有提高人的素质。

对于贫穷和苦难,张老师有着深深的体会:她老家在黑龙江,幼年丧母,青年丧父,随姐姐支边云南。中年丧夫之后,1997年4月,又查出了子宫肌瘤……

她想到了死,但心里到底放不下华坪县民族中学艰苦求学的孩子们。她把诊断书藏了起来,又回来了。7月份送走毕业班,去昆明做手术,取出重两公斤的肿瘤。县里开妇代会,为她捐款,不少姐妹们哭着掏光了口袋,有的一分路费没留。

张老师说,人在难处最知暖,华坪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豁出命也要报答。2001年,华坪县儿童之家成立,其实就是一家孤儿院。资助方点名请她任院长。她没有推脱。经费最紧张时,她领着孩子们上街卖鞋子卖花。

2002年,她筹划办一所女子高中。之后,疯了一样四处化缘,头5年共要来两万多元。期间她被人放狗咬,被吐口水骂是骗子……没想到,2008年,女高居然办起来了!

学生绝大多数来自华坪和附近宁蒗、永胜、玉龙的高山峡谷,都是深度贫困县,傈僳族、彝族、苗族等居多。山里女孩子愿意来读,女高不会拒之门外。2008年第一拨学生,四成多是降分录取,现在也差不多。但华坪女子高中连续9年高考综合上线100%,综合排名一直是丽江第一。12年过去,她把1645名山里女孩送进大学,绝大多数是贫困生。

听起来,一切有些不可思议!

马海老师讲了一个“峡谷的灯盏”的故事:

2009年秋,马海陪张老师去永胜县光华乡家访,晚上7点还有个傈僳族学生家没到。到那有两条路,一条翻山过去两个小时,一条坐拖拉机沿河床颠簸,40分钟到。怕把张老师颠散架,马海他们乘老乡的拖拉机进去。天色将黑,张老师提一盏电瓶灯站在峡谷口送他们。

马海家访完,一路颠回来已是后半夜。他一出峡谷口,发现那盏电瓶灯竟然还在。张老师担心他们安全,提着那盏灯站在原处,等了五六个小时。那一刻,秋水长流,星斗满天。

虽已过去多年,马海说,那峡谷的灯盏还亮在心里。(本报记者 徐元锋)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1月08日   第 0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