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不让贫困卷土重来

不让贫困卷土重来

  • 作者:海外网编辑
  • 来源:海外网
  • 发布日期:2020-09-02
  • 浏览数:8

万山区旺家花园易地扶贫搬迁微工厂产业园内,贵州景航服装有限公司员工正在参与劳动技能竞赛活动。 彭 俊摄(人民视觉)

江口县德旺乡坝梅村大力发展乡村生态旅游,建设生态乐园,壮大村集体经济。图为游客在生态乐园游玩。 李 鹤摄(人民视觉)

江口县凯德街道梵瑞社区易地扶贫搬迁点。 李 鹤摄(人民视觉)

万山区将产业扶贫项目基金作为贫困户股金入股万仁新能源汽车项目,为入股企业的贫困户分红,带动750名贫困人口脱贫增收。图为万仁汽车总装车间。 彭 俊摄(人民视觉)

越来越多的贫困地区摘掉了“穷”帽子,让人高兴!然而,新问题随之出现:脱贫之后,如何防止返贫?

贵州省铜仁市进行了探索。铜仁地处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的武陵山片区,全市下辖的10个区县一度全是贫困县。经过努力,到今年上半年,共有9个区县脱贫,贫困发生率降至2%以下。防止返贫与脱贫攻坚同步,铜仁市建立起预警监测机制,自2018年由江口县开始探索,2019年在全市推开,得到了国务院扶贫办的肯定。

防贫预警怎么防?预在何处?近日,记者前往铜仁实地探访。

谁家有返贫风险,第一时间掌握

“现在的收入不比出去打工少,还不耽误照看孩子。”谈到如今的生活,铜仁市江口县凯德街道黑岩村村民杨再平有许多话想说。

杨再平今年53岁,夫妇俩此前常年在外务工,家里4个孩子上学,日子过得紧巴巴。2018年,大女儿突发疾病,全家顿时陷入困境。

杨家原是当地小康之家,但因突发变故收入骤减、支出骤增。这样的家庭,在贫困山区并不少见。如何精准监测预警,及时作出反应,防止非贫家庭和已脱贫家庭返贫?

第一步就是确定监测对象。铜仁防贫预警监测机制聚焦三类人群:已脱贫不稳定户、收入低于国家扶贫标准1.5倍的边缘易致贫户、因疫情或其他原因收入骤减或支出骤增户,采取“群众申请、入户调查、部门比对、村民小组评议、村民代表审议、村级公示、乡镇复核、县级备案”的程序进行识别,通过驻村工作队和网格员实现监测对象全覆盖。

“变故发生时,多耽搁一天就多一分返贫风险。试想,这边已经病重住院、等着缴费,那边还要申请、评议、投票、公示……哪还等得起呢?”江口县县委书记杨华祥的话道出了防贫预警监测“反应快、能救急”的必要性。

如何让群众尽快拿到救急钱、救命钱?江口县对监测程序进行了简化。“在村里,谁家过得‘老火’(当地方言,指家庭困难、收不抵支),大家一目了然,心里有数。”黑岩村扶贫干部介绍,简易程序省去了评议、审议等耗时较多的环节,现场核实后,只要符合条件,立即启动动态帮扶,“一户一策”制定防贫方案。“部门或村组干部发出预警,驻村工作队直接入户调查,经过乡镇审定、县级备案,三五天内就能完成认定。”江口县扶贫办主任王天华说。

上学要交费,有教育局监测;看病贵不贵,医疗保障局有本账;低保金是否发到位,民政局来兜底;护林员岗位工资入账,自然资源局即时更新……对于监测对象情况,当地实行监测台账动态管理,全部数据联网,扶贫干部从手机就能登录系统,掌握监测户收支状况。系统监测,部门预警,备案及时,信息共享,一旦大额支出等因素产生的返贫致贫风险出现时,预警会第一时间发出。

“成为监测户后,民政部门第一时间就给我安排了低保,教育部门免除了孩子们在校期间的所有费用,女儿看病自费部分也由政府负担。”如今的杨再平,经村里介绍在县城开上了出租车,每月能挣四五千元。妻子在红心猕猴桃产业园护理果树,每月也有千把块收入。

三重防线,避免监测户滑向贫困

预警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为后续帮扶铺路,实现精准发力。为此,铜仁市建立起 “三重防线”,让监测户在得到“救急钱”后,还能获得稳定收入来源。

第一重防线,整合、用足现有脱贫政策,通过产业扶贫、就业培训、创业支持、医疗救助、教育资助、住房保障、民政救助等资源,防止监测户致贫返贫。

江口县德旺乡净河村的杨爱军,与妻子及岳母共同生活,育有两个孩子。原本日子过得还不错,但2019年3月,妻子刘前会确诊为癌症,需长期化疗,丈夫为照顾妻子停止外出打工,一家五口有返贫之虞。发现刘前会医疗费用自付部分过大,卫生部门发出预警,杨家被纳为监测对象。

经过低保评议后,杨家被民政部门纳入民政重点保障对象,杨爱军还被安排在护林员岗位工作,每年有万余元收入,加上入股领取扶贫产业收益分红,一家人的基本生活有了保证。

公益资源构成了防致贫返贫的第二重保障。公益资源能够补足政策空白点,破解财政资金难以投向非贫对象的诸多障碍。刘前会患病后,驻村工作队帮助他从社会公益力量筹集善款2万余元,解决了治疗自付费用。

政策资源、公益资源都力有未逮怎么办?县、乡、村三级防贫救助资金池构筑起防致贫返贫的第三重保障。

黑岩村建档立卡贫困户李月明一家人本已脱贫,但妻子周树英罹患髋关节结核病,治疗过程中产生了大笔自付费用。为防止李月明一家因病返贫,防贫救助资金池为其拨出1万余元补助医疗费,加上低保金、公益捐款、村集体经济分红、民政临时救助等项收入,解了燃眉之急。

筑牢防线,离不开稳定的现金流。在铜仁,从农业基地、各种产业园到旅游景点,在“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村集体经济+基地+农户”等组织模式下,土地、劳动、资金等要素充分涌流,为有致贫返贫风险的群众提供了稳定收入。“土地入市有租金,就业入企拿薪金,资金入股分股金。”万山区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王尧说,这三“金”是全方位保障监测户不返贫、能增收的关键。

“政策、公益、防贫救助三道防线,实现了政府主导与社会参与的结合。特别是对因病、因残、因灾等意外变故返贫致贫的家庭,及时落实相关救助政策、提供就业机会、保障其基本生活,非常重要。”国务院扶贫办有关负责人说。

有产业有就业,稳定脱贫有底气

建立起防致贫返贫的长效机制,根本上还是要靠自我造血功能的提升。

“增收也好,防返贫也好,归根结底要靠产业。”铜仁市万山区区委副书记王春介绍,万山区作为资源枯竭型城市,走出了一条产业原地转型、城市异地转型的路子。

在昔日汞矿区原址上,一座主打工业怀旧风的主题小镇“朱砂古镇”涅槃重生,从前破败的职工宿舍区成了步行街,锈迹斑斑的厂房焕然一新,曾堆满矿渣的巨大矿坑里绿意盎然,被彩灯装点起来的废弃矿洞里游人如织……2019年,万山区朱砂古镇接待游客220万人次,实现景区收入1.4亿元,数百位矿区居民和贫困户在景区就业、开店、经营观光车、入股领取分红,把废矿区变成了聚宝盆。

铜仁市还实施“留雁行动”,推进就业扶持,引导重点人群就近就业,实现了贫困户、易地扶贫搬迁户、易致贫边缘户“三类人群”每个有劳动力家庭至少1人就业创业。

有了产业就有了就业,飞出去的“大雁”还会飞回来。在万山区旺家花园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数据标注公司、服装厂、苏绣工坊等一座座“扶贫微工厂”建立起来,幼儿园、中小学一应俱全,熙熙攘攘的文化娱乐金街为搬迁群众提供了5000余个就业岗位,让搬迁群众“楼上安居、楼下乐业”。

在外务工两年后返乡的安永军就是一只“归雁”。25岁的他来自思南县一个易地扶贫搬迁户家庭,曾面临因学致贫的风险,如今已和姐姐一起搬进旺家花园,成了全国最早一批拿到数据标注师上岗证的人。每天,姐弟俩离家步行2分钟,就可以到达扶贫微工厂内的大数据标注公司上班,一天收入300余元。

万山区黄道乡的杨元桃,是当地产业扶贫的“领头雁”。铜仁山多地少,光照条件差,发展蔬菜种植缺技术、缺设施。2015年,她回乡从事蔬菜种植,建立起大棚蔬菜基地,引进来自山东寿光的种植技术,带动了200多户贫困群众就业增收,被当地群众亲切地称为“菜姐”。

筑好巢,有雁栖。“铜仁市把产业帮扶、就业帮扶、综合保障、扶志扶智等帮扶措施结合起来,这样的经验、做法值得总结推广。”国务院扶贫办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报记者 汪文正)

《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20年09月02日 第 1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