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总有人在形式主义上变着花样试探

总有人在形式主义上变着花样试探

  • 作者:海外网编辑
  • 来源:海外网
  • 发布日期:2020-08-04
  • 浏览数:12

11.png

图源:网络

近日,某地一张执法人员手拉直线半蹲在菜摊前的照片火了。

一般来说,类似做法常出现在工地上,叫“放线”,是确保施工质量的重要一环。但如此高标准,出现在菜市场的菜品摆放,且出于执法人员的规范而非商户主动行为,这合适吗?

为什么这么搞?一名市场监管部门执法人员表示,他们是落实当地“用绣花功夫来进行农贸市场精细化管理”的相关精神,并不存在矫枉过正情况。

在农贸市场搞这种形式化的“精细化管理”,难免让人大跌眼镜。事实上,这种让人一看就觉得“是在搞形式主义”的做法,并不鲜见。

“99分也是不合格”

比如基层迎检。一般说来,各种“应知应会”往往是上级考核的重点。各种口袋书、便携册、知识卡也应运而生。为求高分,单位还经常组织摸底考试,对考核分数提出要求。

这都可以理解。但在操作过程中,往往就走了样。

笔者曾听闻,有单位为迎接上级检查,要求所有人员抽出时间准备考试,分数必须达到90分以上。没过多久,领导收到消息:兄弟单位平均分90多分。于是,领导立马提高了要求:咱们单位必须95分以上。

来回折腾几次,最后的结果竟成为:所有人必须满分,99分也是不合格。凡不合格的,一律不准休假。

没有标准就是最高标准,有了标准还有更高标准。上级意志下标准随意变动,这可还行?

这种“绝对不能比别人差”尤其“不能比兄弟单位差”的思想,根源何在?为何频频更改标准、设置更高要求?

说穿了,这类畸形的标准不是为了做好工作,而是在满足某些领导的虚荣心和面子,是一种扭曲的政绩观。

22.png

图源:网络

“帮投个票吧”

不少小组的组员可能都有类似经历:微信群变工作群,24小时被@得心慌,生怕看不及时;App占满手机内存,每天手机签到比吃饭还准时;相册里都是办事留痕的照片,删又不敢删;单位搞个评比,必须投票拉人头,按照“江湖规矩”,得在群里发个红包才好意思张口……

现如今,手机和电脑成为办公伴侣。微信通知和EXCEL齐飞,“收到”“马上”共“今天晚点回”一色。有部门年终统计,打印纸和油墨耗材竟占全年开支一半。

在信息化手段为办公助力的同时,也给人添了不少花样百出的“堵”。最为异化的表现就是,“精细化管理”变成了“密密麻麻”管理。在纸笔时代,人们曾梦想能够随时修改的文档、一键送达的邮件、存取便捷的资料库,但当技术真的实现了这些梦想,人仿佛又身不由己了。

33.jpg

图源:网络

给矿山刷绿漆

还有更奇葩的。

2018年,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曾曝光一件奇葩事:某贫困县开展了一系列成果观摩活动,活动刚结束就有群众举报,称镇党委、政府安排某养殖场向当地养牛户租用黄牛到场充数,忽悠检查。

怎么回事?一查才知道,由于贷款资金未到位,该养殖场实有存栏不多。为了给领导留下好印象,负责人想出妙招:以每天50元的价格,向周边养牛户租了10余头牛,以增加成果展示的效应。

还有老师将自己迎检的丰富经历编成了段子:我在学校门口替城管检查过小商小贩!我在学校周边十字路口当过交警!我替有关部门推广过各种APP和微信公众号!我为邮政局推销过报刊!我替政府排查过学校周边的江河湖!

看到这样的段子,不少老师苦笑。

今年春晚,有小品辛辣地讽刺了“荒山喷绿漆”、“领导看望困难户摆拍”的现象。这些艺术创造来源于真实案例。《中国纪检监察报》曾披露,有某房地产公司刷油漆搞假绿化,有村子把秃山变“绿山”,也有矿业公司在矿山上刷绿漆。更有甚者,一些电商平台卖家在广告中毫不避讳展示:“防航拍,一次通过”。

看,这种形式主义迎检,竟成了生意,还有产业链。

不难看出,类似奇葩的形式主义行为,都是投其所好的唯上思想在作祟,显出眼向上看、鼻孔朝天的丑态。去年,中办印发了《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让基层干部切实从文山会海、迎评迎检、材料报表中解脱出来。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永远没有休止符,必须抓常、抓细、抓长,持续努力、久久为功。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共查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7.49万起,处理党员干部10.8万人。这个数字,说明问题普遍、根治不易。

说到底,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在“上级”、在“自己”,而非人民群众。正如文章开头说的照片所示,这“放线”的绣花功夫是为了给上级看,还是为了服务商户、方便群众?

用这个标准衡量,形式主义也就无处遁形。

文/鹤鸣

来源: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