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好男儿 当兵来!

好男儿 当兵来!

  • 作者:海外网编辑
  • 来源:海外网
  • 发布日期:2020-07-30
  • 浏览数:4

1596052423193_1.jpg

田昇   王永安摄

1596052415843_1.jpg

郝亚宁   钟平原摄

1596052435313_1.jpg

贺津在作画   董书源摄

1596052443573_1.jpg

袁鹏祥   受访者供图

扎实练就打赢本领

■ 田  昇  陆军第77集团军某防化旅战士

我今年23岁,去年7月从宁夏大学毕业后参军来到部队。说起我的从军梦,那是当过兵的舅舅为我播下的种子。谈起当兵的日子,舅舅总是满脸自豪,这让我对军营充满向往。高考那年,我果断报了军校,然而几分之差让我与军校失之交臂。于是我去了宁夏大学,军旅梦深埋心底。

去年正值毕业季,一群身着迷彩服的军人来学校征兵,坚毅的面庞、飒爽的英姿和闪亮的军徽,让我羡慕不已。那一刻,我满腔的报国热情被点燃,内心深处那颗军绿色的种子破土而出。为了实现梦想,我不顾家人的劝阻,毅然报名参军入伍。

初入军营的生活既严格紧张,又新鲜有趣。因为舅舅的缘故,我对部队生活有所了解,加上是大学生,学习能力强,肯吃苦,很快成为班长眼中的“好兵”。可渐渐地,我对每天叠被子、整内务、训队列的生活心生厌倦,觉得每天把时间浪费在与打仗无关的琐事上不值得,成绩从“前三”滑到了“后十”。

这引起连长和指导员的注意,分别找我谈心。我认为这是反映心声的好机会,便把自己所有的“反感”和疑惑都讲了出来,还提出自认为合适的建议。听了我的表述,连长说:“高学历、有想法是你的优势,但作为军人,首先要从思想上做听党指挥、能打胜仗的忠诚战士。”指导员说:“叠被子、整内务这些看似与打仗无关的琐事,其实是在磨炼军人的意志和品质。军队要打胜仗,军人就要有担当。只有严格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扎实练就打赢本领,才能在关键时刻拉得出、打得赢。”

观念一变天地宽。我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如今的我已是连队的体能“达人”,更是车组的主力操作手。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所在的车组担负群防消毒任务。每天凌晨,我和战友们驾驶喷洒车行驶在熟睡中的城市街道上,在黎明到来前消除疫情隐患。

“苦者,大成也。”这是我的座右铭。选择当兵,就选择了与苦做伴,再苦再难也要履行好使命。我已决定报考军校,将来带兵戍守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为和平护航。

王永安、高洪碧整理

我跟学弟有个约定

■ 郝亚宁  空军后勤部某汽车勤务队战士

不久前,母校一名应届学弟打来电话,咨询参军入伍的相关问题。学弟在电话里告诉我,他原本计划毕业后回老家安安稳稳当一名音乐老师,但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他的想法。

“大年三十看到军人连夜出征武汉抗击疫情的新闻,我心潮澎湃。就在那一刻,我决定要参军入伍。”学弟言语中流露出的坚定,就像我在新兵授衔时在军旗下宣誓一样,神圣而自豪。我仿佛看到了他背着背包踏入军营的样子,就像两年前大学毕业时携笔从戎的自己。那天,我把自己踏入军营之初的故事和体会分享给了学弟。

新兵连,体能训练是我的“噩梦”。因为大学期间几乎每天都坐在琴房跟各种乐器打交道,长期的“宅生活”使我对体育运动敬而远之。新兵连第一次体能考核,我吊在单杠上半天拉不起来,脸涨得通红,在战友们的加油声中,无论我怎么挣扎,最终成绩还是零。为了让我尽快赶上队伍,班长给我开起了“小灶”,这让体能基础较差的我更是吃不消,于是我打起了“退堂鼓”。班长看出了我的心思,特意找来《士兵突击》这部电视剧,带我一起重温士兵许三多如何从一名“孬兵”成长为特种兵“老A”的蜕变过程。班长的良苦用心让我对军人的含义有了更深的理解。穿上军装不一定是合格的军人,长出军人的骨头和灵魂才是真正的军人。我既然选择来到军营,我就要在这里遇见更好的自己。经过近一个月咬紧牙关的坚持,最终单杠考核达标。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也一定能像你一样,在军营中遇见更好的自己。等着我!”听了我的故事,学弟更加坚定了参军的想法。一个月后,我将面临严格的士官选取体能考核,那将是又一个新的开始。

我跟学弟约定,我在军营等他。

许  森整理

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 贺  津  新疆喀什某部战士

“师哥,我马上也要入伍了,想向你请教一下怎样适应部队生活和注意事项。”刚洗完澡看着学弟发来的短信沉思良久。

不知不觉来部队已经快一年了,自己已从当初的“文艺青年”蜕变成一名阳刚战士,抬头看着镜子里棱角分明的肌肉线条,莫名的激动。

2019年,我从西华大学美术专业毕业后入伍。记得刚入军营时,我背着装画具的画筒,清秀而文艺,3公里跑根本完不成,引体向上一个也做不了,爬战术1分40秒,全连倒数第一。班长安慰我:不要灰心,在大学长时间不锻炼,跟不上很正常,以后努力就行。

晚上躺在床上,心里不是滋味,难道大学生就理所当然地弱不禁风?不!不是这样的!我要让自己强大起来!我主动向体能好的战友请教,坚持每天俯卧撑、仰卧起坐、深蹲3个100雷打不动。新训结束时,3公里跑12分钟、引体向上18个、爬战术25秒——我成功撕掉了大学生体能不行的标签。

下连后,我认真对待每一项工作,在担负哨兵、连值、帮厨、演讲等任务中学会了很多,还成了连队的理论小教员。同时因为美术特长,单位安排我为营区的围墙绘画,虽然牺牲了很多休息时间,但看着一面面墙绘给营区增添了色彩,感觉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有人问我,选择从军路而放弃当初考研机会有没有后悔过?摸着心心念念的钢枪,那沉甸冰凉的触感和真实强劲的后坐力,体现着军人的责任与担当,我绝不后悔。

当前大学生入伍政策很不错,加上疫情原因,携笔从戎是个不错的选择,加上大学生思想成熟、学习能力强,在军营里考学提干的机会很多。我相信今年即将入伍的学弟学妹们会自豪地告诉人们:军营,我来了!

马占兴、张官星整理

重走父辈“迷彩”路

■ 袁鹏祥  南部战区海军某部战士

那是一本陈旧的老相册,在父亲的床头摆放了许多年。每当父亲翻开它时,眼中总会闪着泪花。他总是夹杂着激动又复杂的情绪跟我说:“看,这是我们新兵训练时的照片;这是我们去往前线时拍的合照;这是……”父亲看着昔日的战友,突然就哽咽了。

1985年,年仅18岁的父亲参军入伍,当时边境还有战事。没过多久,父亲就被派往前线。连续不断的轰炸让他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此时,身边已有战友倒下,前所未有的害怕冲昏了父亲的头脑。“怕死就不要当兵!” 就在那一刻,耳边响起班长沙哑严厉的声音,这激发了父亲的斗志。后来父亲对我说:“敌人的攻击越是猛烈,我就越往前冲,生死都已置之脑后,心想既然穿上了这身军装,就不能做孬种,为了倒下的战友,要誓死拼搏到最后一刻。”也正是在那时,从军梦便在我心中萌芽。

2016年,我顺利考上大学。大一军训期间,凭借着良好的身体素质和父亲的耳濡目染,我很快适应了军训生活,还被评为训练标兵。我清楚地知道,这都是心中那个坚定的梦想促使着我不懈努力。终于在毕业那年,我如愿踏上南下的火车,前往梦想实现的地方。

父亲对我说:“你天生就是当兵的料。”下连后,我被分配到通信部门,经过3个月的培训考核,我顺利上岗值班,成为一名通信兵。虽然没有想象中那样扛着枪上战场,但我知道自己所做的每件事都是在为祖国的美好未来筑基。作为通信兵,就要将自己的能量充分发挥出来。

眼下是我入伍的第二个年头。由于完成任务突出,我被发展为中共预备党员,倍感光荣。当我把入党的消息告诉父亲时,一向严肃的他对我说:“不错,好样的!继续努力!”。

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海军战士,我深知自己做得还不够。父亲的肯定给了我强大的信心,我坚信只要付出足够的努力就能离梦想更近一步。目前我已递交留队申请书,因为这身军装我还没穿够。

王  杰整理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7月30日   第 12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