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两会聚焦:脱贫攻坚 决战决胜一往无前

两会聚焦:脱贫攻坚 决战决胜一往无前

  • 作者:海外网编辑
  • 来源:海外网
  • 发布日期:2020-05-23
  • 浏览数:4

1590177959514_1.jpg

图①: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清水河县农民在蚂蚁森林清水河自然保护地展示收获的沙棘果。  王
正摄(人民视觉)  

图②:在湖南湘西十八洞村,当地干部与返乡大学生一起通过网络直播推销土特产。  陈思汗摄(新华社发)  

图③:在甘肃张掖山丹县海兰达服饰的扶贫车间里,女工们正紧张有序加工工作服。  王
将摄(人民视觉)

1590177972244_1.jpg

图④:陕西省石泉县陕西天成丝业有限公司的工人在扶贫生产车间作业。  新华社记者
张博文摄  

图⑤:日前,广西壮族自治区环江毛南族自治县退出贫困县序列,毛南族已实现整族脱贫。图为环江县城西移民安置区。  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摄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为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的绝对贫困问题画上句号!这项历史性的任务,成为许多代表委员们心头的关切、脚下的实践。

疫情给我们完成既定目标任务带来挑战,但影响正在逐步被克服。决战决胜已经箭在弦上,时间紧迫犹如战鼓催征。代表委员们说,坚持目标任务不变,团结一心,定能如期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

打赢各类问题“清零战”

“仅易地搬迁就安置了36.24万群众,他们从贫困山区一步跨越到现代城镇。”云南昭通地处滇、川、黔三省结合部乌蒙山腹地,是典型的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持续努力,让当地面貌今非昔比。

“带领人民摆脱千百年来的贫困,实现全面小康的幸福生活目标,是中国共产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昭通市市长郭大进说,昭通举全市之力脱贫攻坚,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从2014年末的185.07万人下降到2019年底的15.99万人,贫困村由1235个减少至104个,10个贫困县区摘帽9个,贫困发生率从34.8%下降至3.4%。

但是,“最后一公里”仍不能放松。“全市脱贫攻坚任务还十分艰巨。”郭大进说,收官之年,将全力打好打赢各类问题“清零战”、易地搬迁“巩固战”、劳动力稳定就业“攻坚战”、高原特色产业发展“突破战”,勇夺脱贫攻坚大决战全面胜利。

不停步、不歇脚,咬紧目标不松劲!各地正以百折不挠的精神啃下最后的“硬骨头”。

在重庆市荣昌区,全区21471人贫困人口中,有3521人享受保障兜底。“围绕‘应兜尽兜’这一目 标,我们精准发力,摸清底数。”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说,区、镇、村三级书记遍访困难户,根据疾病、子女上学等实际情况,一户一策,进行扶助。

同时,“社会兜底不能‘一兜了之’,必须增强贫困户内生动力。”曹清尧介绍,对有一定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当地采取技能培训、项目进家庭等方式,帮助他们掌握一技之长。比如,引导部分困难群众从事荣昌夏布手工制作、提供公益就业岗位等。此外,对已脱贫群众,持续跟踪监测返贫风险高的脱贫户和边缘户,特别是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家庭,将其及时纳入保障范围。

“疫情突如其来,但我们仍然坚持目标不动摇,确保脱贫路上不落一人。”曹清尧信心坚定。

“面对‘硬骨头’,要采取特殊政策实现‘三区三州’等特困地区、特困人群脱贫,攻克最后的堡垒。”全国政协委员、广西罗城仫佬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欧彦伶说。

激活脱贫内生动力

接下来的难关如何攻克?

全国人大代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委副书记、州长白加扎西认为,要更加注重提高脱贫质量,落实后续扶持政策,进一步巩固扶贫成果。

“就我们果洛州来说,当务之急是集中力量,全力落实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各项举措。在产业扶贫方面立足市场和资源禀赋,大力发展具有比较优势的养殖业、种植业、加工业和商贸旅游服务业,做大产业规模,提升产业质量,不断增强贫困地区‘造血’功能,促进贫困群众持续增收。”白加扎西说。

增强造血功能,激活内生动力,让脱贫效果更巩固。

“真是旧貌换新颜!”5月17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发布通知,哈电集团定点帮扶的文山市退出贫困县序列,全国政协常委、哈电集团董事长斯泽夫为这里的变化感到高兴。

斯泽夫介绍,这几年,哈电集团每年拿出一定比例的利润投入到扶贫中。在文山市,入村入户道路硬化工程、自来水工程建设、“厕所革命”、扶贫车间,见证着脱贫路上的坚实足迹。“虽然到了摘帽阶段,但我们的帮扶工作没有放松。”斯泽夫说,今年哈电集团对当地的扶贫投入还将继续加大,并致力于直接惠及农户,激活当地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最重要的还是调动农户的积极性。”在助力当地茶农脱贫攻坚过程中,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信阳文新毛尖集团董事长刘文新带领公司摸索出许多办法,但最管用的是这一条。

刘文新介绍,当地茶农不缺茶园不缺产量,但技术是短板,公司就为农民培训炒茶技术;好茶叶卖不出好价钱,公司就与茶农签订收购合同,让他们吃下“定心丸”;此外,助推发展茶旅游,让茶山变“金山”,解决增收的实际问题;旅游红火了,宾馆、民俗、餐饮等一批岗位创造出来,许多村民实现家门口就业。人人有事做、有奔头,脱贫致富动力自然足。

电商拓宽致富新路

紧要关头,脱贫攻坚如何再发力?疫情又带来哪些新的思考?许多代表委员将目光投向数字化手段。

“农产品上行是一个解决方案。通过淘宝直播既让农产品卖得出去,也活跃农村市场,更有利于带动乡村旅游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定远县吴圩镇西孔村党总支第一书记王萌萌说。两会前夕,她还专门进入淘宝直播间,调研数字乡村的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长助理霍学喜也注意到,疫情影响下,以数字化为支撑的电商业态更受重视。那么,农村电商发展现状究竟怎么样?霍学喜对全国苹果产业进行了大数据调研,陕西、山东、河南、河北、辽宁等主要产区均在调研范围内,但结果显示,电商销售占比仅为11%。

“我国苹果产区多分布在丘陵沟壑地区,很多都是贫困地区。”小小的苹果里,或许就藏着脱贫致富的金钥匙。霍学喜建议通过电商来盘活乡村生产要素,为农产品畅销路、通物流,并与电商平台开展品牌化合作。

全国人大代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也认为,电商企业可以依托线上线下优势助农富农。但他在工作和履职调研中发现,部分地区存在农产品、特色手工艺品等上行路径少、生产种植和销售脱节、农村地区基础设施尚待完善、农村人口老龄化导致对互联网技术的认知和应用不足等问题。

对此,张近东建议进一步统筹资源,政府、电商、农户、院校多方联动,推动返乡年轻人成为创富主体,带动形成以共同富裕为目标、以行政村为具体单位、以C2M(用户直连制造)模式为特色、以线上线下融合为主要销售手段的乡村生产基地。希望通过这些基地,让农产品多走出去一些,让贫困离农民更远一些。

本报记者 李 婕 闫 旭 徐佩玉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5月23日   第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