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9个脱贫传奇,说出了中国为什么能!

9个脱贫传奇,说出了中国为什么能!

  • 作者:海外网编辑
  • 来源:海外网
  • 发布日期:2019-12-26
  • 浏览数:5

image.png

【侠客岛按】

新中国成立70年,持续向贫困宣战!

中共十八大以来,累计减贫人数将逾9000万。2020年,中国将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就要历史性地得到解决。

中国的减贫奇迹让世界惊叹:中国为什么能?一组扎实的一线报道或许能给我们答案。

在过去数月内,岛叔的同事们、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分赴各地脱贫攻坚战场。他们蹲点“精准扶贫”首倡地湖南十八洞村,去往打响脱贫摘帽“第一枪”的江西井冈山;深入被联合国称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地区之一”的宁夏西海固,走进人称“一天半斤土”的新疆和田;甚至爬上曾与世隔绝的四川凉山悬崖村,探访“苦瘠甲于天下”的甘肃定西……

9个穷出了名的贫中之贫,9个震撼人心的奇中之奇。岛叔同事们用真实、生动、鲜活的故事,讲述中国了不起的脱贫成果及其带来的深刻启示。很多朋友都说“好看”“感人”“接地气”“有意思”,甚至追问有没有后续报道。侠客岛特作整合摘编,以飨读者。

image.png

image.png

十八洞村拔穷根

image.png

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十八洞村一直很出名。以前,一到年关,村民拎上麻袋,结伴去讨饭。一见到他们,湖南人往往脱口而出:“十八洞村的!” 

现在,十八洞村更有名了。不光本省的人,就连外国元首和大专家都往这儿跑。许多人慕名而来,不仅想看看村里拔穷根了,更想知道这穷根是怎么拔掉的。 

这一切都源于2013年11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十八洞村,“同大家一起商量脱贫致富奔小康之策”,并首次提出“精准扶贫”。此后,龙秀林被派到十八洞村,当精准扶贫工作队队长。龙秀林和村干部明白,十八洞村要脱贫,关键是换掉“等靠要”的脑子,让村民有内生动力。 

于是,村里开道德讲堂,树致富榜样,实行思想道德星级化管理。通过评星级、树榜样、办讲堂,十八洞村的贫困户们已经从“要我脱贫”转向“我要脱贫”,就连曾经家徒四壁的醉汉懒人也出息成了年收入几十万的老板。 

两年过后的2016年,十八洞村人均纯收入就超过8000元,而2013年只有1668元。次年2月,十八洞村摘了穷帽,曾被村民嫌慢的猕猴桃也挂果了,产量200吨。2018年猕猴桃销售收入782万元,村民人均分红1200元,今年分红有望再涨300元。

悬崖村:云端上的脱贫路

image.png

四川大凉山深处的阿土列尔村勒尔社,网上都叫它“悬崖村”。因为村子与山下地面垂直距离是800米,相当于200多层楼高。以前,进村要爬17条藤梯,多处梯子倾斜60度以上,最险的一段接近90度。

2015年,县上派来第一书记帕查有格。他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修路。因为是悬崖峭壁,只能修钢梯。几个月后,钢梯修好了!村民走在上头,别提多兴奋。老藤梯,就这样告别了悬崖村。 

在互联网上,悬崖村意外成了“网红”。有关悬崖村的视频里,钢梯最热门。彝族小伙拉博曾是个放羊倌,现在做视频,当导游,还上过新闻联播。他拍钢梯、拍悬崖,近来又开始拍云海、拍日出,条条视频受欢迎。 

事实上,钢梯修成,村里学生是最大的受益者。现在,村里的勒尔小学的条件不逊于县城学校,每间教室都有多媒体设备、电扇、饮水机,还开通了网络教室,实现了远程在线教学。

11月20日,彝历新年开始了,外出的村民都回来过年。很多村民都觉得,日子美了,每天都像过年。

西海固:“洋芋蛋蛋”变成生钱宝贝

image.png

西海固,中国脱贫攻坚战场出了名的硬骨头,被联合国称为“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西海固曾经的苦,不仅连着风沙、烈日、黄土,也连着一种食物——洋芋蛋蛋。

苦日子里,洋芋填充着饥饿的胃,是“救命蛋蛋”,但是现在,“救命蛋蛋”变成了生钱宝贝。通过科学种植,宁夏佳立、西吉土豆种业2个脱毒繁育中心,年繁育原种5000万粒。今年全乡5万亩洋芋又喜迎丰年。而在西吉县,足足有85万亩洋芋地。

新知识新技能成了致富催化剂。泾源县新民乡党委书记马义杰发现其他地方早把油松做成了景观树,造型越怪,卖价越高。随后,整个固原建成57个500亩以上示范园,重点示范推广了86个新品种。

农家乐也搞得红红火火。隆德县黄宏子的新家有7间房,腾出几间办农家乐,政府3年共补贴她5万块钱。隔壁是闽宁合作的人造花扶贫车间,不用当地操心订单、销路,做不完的活计带回家也能接着干,每个月人均收入1000多元。像这样的车间,仅在隆德县就有11个。

当今年的第一场雪不期而至,黄宏子朗声说:“瑞雪兆丰年,2020年又会是一个好收成呢!”

纳威赫:从“去不得”到“了不得”

image.png

中国扶贫看贵州,贵州扶贫看毕节。纳威赫便是毕节“贫中之贫”的一个小乡村。“纳威赫,去不得”,出去一趟要爬好几座山,顿顿吃土豆,病了才舍得煮米汤。

谁能想到,这苦穷了上千年的地方,正变得充满活力和吸引力。如今,打隧道、架桥梁,纳雍也在2015年底盼来了高速路,水泥路跟着修到英底村口。家家养猪、人人干得起劲,“吃了六七十年的土豆,终于可以痛快地吃白米饭吃肉了”。

产业扶贫也没落下。陶营村推广樱桃种植,3万亩玛瑙红樱桃,成了市场上的抢手货,还带旺了乡村旅游。就拿今年来讲,包括陶营村在内的整个厍东关乡已接待游客100多万人次,仅旅游收入就超过5000万元。

贫困户赵高贵不再外出打工,卷着铺盖赶回老家,头一件事就是去学怎么种樱桃,“看人家都赚着了,能不心急嘛!”山绿了,路通了,日子好过了,出去的人都像赵高贵一样往回跑。从“去不得”到“了不得”,“贫中之贫”的小乡村已换了新模样。

定西:曾经“苦瘠甲天下”,如今“甜在心里头”

image.png

晚清重臣左宗棠来甘肃定西后,给了句评语:苦瘠甲于天下。定西在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区,年平均降水量三四百毫米,蒸发量却是一千四五百毫米。

2013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来了。他强调,民生为上、治水为要。2014年12月,引洮供水一期工程正式通水,包括定西百姓在内的230余万人,生产和生活用水得到了解决。

水有了,可更深的改变还要从根上动起,定西人要种树。山上缺水,就自己背上去,一桶20斤,够栽两三棵苗,保墒、覆膜、挖“鱼鳞坑”——“愚公”式的种树方法,却硬生生出了成果。去年,杜家铺村示范点种植的850亩云杉林,终于达到了100%成活率。

山绿起来了,回定西创业的年轻人也多起来了。有的一边照顾家中老幼,一边到中药加工厂效力;有的从身无所长到学会了马铃薯种植技术,成为职业农民;还有的从沿海城市带回资金和知识,回乡创业办起了纺织厂。

2013年,渭源县劳务输转7.63万人,2018年减少到6万多人,2019年以来是4.9万人。贫瘠的乡村正因年轻人的归来而充满生机。

井冈山:“精神高地”走出了“经济洼地”

image.png

井冈翠竹常绿,井冈山始终是中国的“精神高地”,当地人却没能靠这“天下第一竹”脱贫致富,“精神高地”长期是“经济洼地”。

2016年2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冒雪来到神山村,走进村民张成德家,还用左香云家门口的石臼打了糍粑。从那以后,神山村定下了发展旅游这条路子,村民们猛然发现,原来在茨坪景区漫山可见的“红军”,“也可以来神山村啊!”

高速路通了,房子外立面改造了,小广场建好了,贷款到位了,张成德开了村里第一家农家乐,左香云也跟着开了一家,彭德良开了井冈红茶专卖店,常年在外打工的彭清凉回来卖起了自酿的白酒、神山糍粑和土蜂蜜……

2016年,来神山村的游客近10万人次,次年达到22万,2018年超过26万。借力红色旅游,神山村快速脱了贫,小康也近在眼前。2017年2月,井冈山在全国第一个宣布实现脱贫摘帽。2018年,井冈山市的贫困发生率降为0.4%,比2014年下降13.4%。

井冈山有句发展口号,叫作“绿的更绿,红的更红”。绿的是竹木、是山水、是村落,红的是政策、是发展、是人心。

马山:“体育+”改变荒山

image.png

到广西马山县,沿着355国道下乡,两边的山地自行车标识、民居上的运动主题漫画格外引人注目。

马山最不缺的就是山,“九分石头一分地”,人均耕地面积不足1亩,低于联合国粮农组织划定的警戒线。路更是惊险崎岖,很多路都是开山炸出来的,车开过去都会“刮底盘”。受够了因山而苦的日子,马山人盘算,怎么靠山吃山。

2008年底,村民以山林土地入股,成立了广西第一个由农民自发组织的旅游合作社——弄拉旅游专业合作社。加上扶贫政策的帮助,村里封山育林、硬化道路、完善设施、打造景点……村民们告别了原始的刀耕火种,搬出破旧石屋,住进水泥楼房。

2016年,马山办了首届中国—东盟山地马拉松赛(马山站),拿下“中国山马赛最美赛道奖”,头一回尝到了甜头。跑过山马,马山又承办了环广西公路自行车世巡赛、中国-东盟山地户外体育旅游大会攀岩系列赛等大赛事。

自2016年起,赛事沿线的羊山、安善、乔老、里民4个贫困村整村脱贫。近3年来,马山有38个贫困村摘帽,70495人脱贫,贫困发生率从2016年初的20.22%下降至5.91%。体育扶贫、文旅扶贫带动全县贫困人口脱贫率达到20%以上。“体育+”让穷苦大山有了新变化!

和田:“口袋底”鼓起来了

image.png

新疆人说:南疆是新疆的“口袋底”,和田是“口袋底”的“底”。“底”啥样?交通最末端,条件极恶劣。人均8分耕地,年降雨量不到40毫米,年浮尘天气200多天。当地有句老话:“和田人民苦,一天二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还得补。”

这两年,和田来了许多外地人。带着农民种枣的李鹏,满口山西普通话;帮乌布力艾散·乌布力喀斯木把关服装设计的王恩明,操着浙江口音;管理黑木耳菌包生产厂的刘铎敏,一开口就有股子东北二人转的俏皮味……

2017年,洛浦县墩库孜来克村因地制宜,探路食用菌产业脱贫。不到一年,村旁那块寸草不生的盐碱地,“长”出一座黑木耳菌包生产厂,130多名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2018年,村合作社又在厂子旁搭起50座大棚,“孵”黑木耳,贫困户优先入股。2019年,不算援疆资金,光是国家、自治区给和田的各类扶贫资金就达117.34亿元。

2019年,和田地区实现27.1万人脱贫,到2020年底,和田地区将实现全部人口脱贫,与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

好日子离不开当地人自身的发奋苦干,同时也离不开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的鼎力支持、内地援疆的真情投入、各族兄弟的热心扶助。全国上下、东南西北齐伸手,偏远的和田才有了今日之变。

岢岚县:别了,“可怜县”

image.png

岢岚县属于吕梁山集中连片特困区,是首批国家级贫困县。当地人用方言说“岢岚县”,常被外人听成“可怜县”。加之本来就穷,“可怜县”的名号就流传开了。

2016年3月,岢岚县人大驻村工作队进驻赵家洼村,队员陈福庆后来成了村第一书记。面对村民“这个瞎沟,住的尽是七老八十的人,你来做甚?”的疑问,陈福庆笑而不语,帮扶却从此开始。

赵家洼这方水土,根本养不好一方人。除了整村搬迁,没别的出路。县里向6户人家提出搬迁计划,13位老人一口回绝:“不搬!” 农民是感性的,也是理性的。老屋上的每块泥巴,都是自己一手抹上去的,不舍,那是一定的。但更要紧的是,农民怕离开了土地,没法活。

农民在想啥,党和政府清楚:房子给盖好,家具给装上,补贴给谈妥,工作给张罗……土地是金,信任胜金。今天,农民信任扶贫干部,信任党和政府的好政策,就如同他们祖祖辈辈信任土地一样。

如今,岢岚县有115个村庄完成整村搬迁,2548户6100人住进新房子。岢岚县还做起了马铃薯、沙棘、中药材等产业。今年5月,岢岚县脱贫摘帽,“可怜县”再也不可怜了。

文图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文字摘编/云歌、司卿

图片编辑/百里云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