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特朗普鼓动钢铝关税贸易战 这几点不得不防

特朗普鼓动钢铝关税贸易战 这几点不得不防

  • 作者:海外网编辑
  • 来源:海外网
  • 发布日期:2018-03-21
  • 浏览数:13

7427ea210a2c1b679ff30a.jpg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图源:新华网)

3月9日,特朗普签署关税命令,将于15天后对美国进口的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但是同时给予了加拿大和墨西哥两国豁免权。关税命令中还规定,将允许与美国之间拥有安全关系的任何国家与美国展开磋商,以便寻找替代性的方法来解决该国可能利用进口产品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的威胁和损害。目前,澳大利亚也取得豁免,欧盟、日本和韩国正在寻求豁免。美国财长姆努钦此前曾提到,并非所有的豁免诉求都会被处理。特朗普也曾表示,对美国来讲,贸易战是绝对的好事儿,而且很容易赢。

特朗普贸易战的三个特点

和以往美国发起的贸易战相比,特朗普贸易战手法比较新,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捆绑经济问题与安全问题。美国援引WTO“国家安全例外”条款,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逐国筛选豁免对象。目前,已经获得钢铝关税豁免的国家有加拿大、墨西哥和澳大利亚。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正在重谈北美自贸协定(NAFTA),美国与澳大利亚讨论了美澳安全联盟和美朝峰会。美国通过捆绑经济与安全的手法,以贸易问题为筹码对贸易对象施压,试图获取对象国经济利益上对美国的最大让步以及安全问题上对美国的坚定支持。

二是精心选择打击目标。美国此次对钢铝征税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要发动全球贸易战,而是要通过与重点国家的双边谈判,寻求这些国家对美国的最大让步,进而缩小美国的贸易逆差。目前,欧日韩打“盟友牌”,争取获得豁免。欧盟和日本已经分别派出贸易代表访美,就关税豁免与美国谈判。韩国也致函美国,要求给予韩国豁免地位。对于通过谈判不能豁免的国家,美国将对其征收关税。随着谈判的进行,征税的国家范围会有所缩小,打击的目标会更明确。

三是巧妙利用双、多边框架。美国一方面利用自身强大的影响力在双边框架内与寻求豁免的国家进行谈判,迫使其他国家作出对美有利的承诺。另一方面,美国利用WTO这一多边框架的国家安全豁免条款进行贸易保护主义。进,可以在双边谈判过程中获取预期的经济利益;退,则仍可以在WTO的框架下享受最惠国关税。

经济和安全风险增加

美国有针对性的贸易战将影响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是与美国贸易顺差最大的国家。2018年1月,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达到360亿美元,增长16.7%,占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的63.6%。这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特朗普“美国优先”贸易政策的效果。中国成为美国关税定点惩罚对象的可能性大。若按特朗普竞选时所说的对进口的中国商品征收45%的关税的话,中国对美出口将下降87%,相关出口下滑及其传导效应将导致中国的GDP下跌4.8%。即使将惩罚性关税降至15%,中国对美出口也会重挫31%,综合效应导致GDP为此下跌1.75%。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曾表示“针对性的关税”是可行的,应该“从中国开始”。白宫新晋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认为美国可能会带领大型贸易伙伴和盟国与中国对抗。虽对钢铝征税不会对中国产生严重冲击,但后续的直接针对中国的关税、投资限制等行动,可能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影响。如3月12日,特朗普政府要求中国减少10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顺差;3月19日,特朗普要求对中国上百项产品实施每年规模600亿美元的关税计划。

美国以贸易为筹码强化同盟体系,在一定程度上会压缩中国的战略空间。二战以来,同盟体系一直是美国战略利益的有效工具。美国学者布热津斯基曾毫不隐讳地称:“美国在全球至高无上的地位是由一个覆盖全球的联盟所组成的精细体系支撑的。”在美国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的背景下,强化与日、韩、澳等中国周边国家的同盟关系,取得这些国家在地区和全球安全问题上对美国的支持,长远来看,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国处理周边问题和参与全球治理的战略能动性产生制约。

以“新”对“新”

中国以“新”对“新”,有针对性的同步解决经济与安全问题。一是根据安全问题的轻重缓急进行不同的战略布局。针对美国以国家安全为审核手段,借机获取经济利益和在诸如朝核问题等热点问题中争取盟国政治支持的做法,中国是地区大国,解决地区热点问题离不开中国的参与,因此,中国也可考虑以安全问题为谈判筹码制衡美国的征税措施,同时,中国也应做好应对地区局势变化的各种预案。针对美国强化同盟体系的做法,中国应认识到美国同盟体系的存在由来已久,美国此次做法的主要意图短期内可能是转移国内压力,为特朗普挣取政治资本。对此,中国可以在静观其变的同时,评估事态的影响,达到以静制动的效果。

二是联合欧盟等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进行反击。中国虽已经明确表示不希望打贸易战,也不会主动发起贸易战。但是,中国也表示只要发生贸易战,中方必将做出“正当和必要的反应”。欧盟表示如果得不到美国关税豁免,将实行报复性措施,并已拟好了报复性征税清单。中国、欧盟都与美国有密切的经贸关系,中国是美国的最大贸易伙伴国,美国是欧盟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占欧盟进口总量的20%。在美国不可能脱离WTO框架的前提下,中国可和欧盟等联合在WTO框架下对美国进行反制。

三是创新争端解决机制。美国高额征税政策的生效可能引发各国征收保护性关税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一是可以通过完善区域经济合作机制,吸引包括欧盟、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在内的美国盟友共同完善诸如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合作机制。二是中国可以根据现实需求,成立致力于解决贸易纠纷的国际争端解决机制。由于中国贸易投资的规模不断扩大、领域不断拓宽,中国的经济发展与世界经济深度融合,为了更高效解决其中产生的争端,中国可以创新争端解决机制。

(王维伟,丝路国家战略(厦门)研究中心研究部副部长,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后)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登陆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