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让墨西哥人吃上正宗中国菜”(传播中国文化的外国人)

“让墨西哥人吃上正宗中国菜”(传播中国文化的外国人)

  • 作者:李 强 王骁波
  • 来源:人民日报
  • 发布日期:2018-01-10
  • 浏览数:12

人民日报墨西哥电 和中餐馆老板路易斯的采访约在了上午11点,对于下午2点才吃午餐的墨西哥人来说,这个时间餐厅还不算太忙。

不过路易斯依然认真地做着准备,厨房备料、餐具摆放、地面清洁各个环节都一一查看,不时跟雇员交待着注意事项。很难想象眼前这个30岁的年轻人,已经是墨西哥城最知名的厨师之一。2016年,在全球知名的圣培露世界青年厨师大奖赛中,他入围拉美赛区前十,是唯一一名中餐厨师。

在他经营的餐厅里,食客卡门告诉记者,之前有许多朋友给她推荐了这个地方,说想吃正宗的中餐一定要来。

如今,路易斯的餐厅已经成为墨西哥中餐的代表,不但备受当地人欢迎,还登上了《孤独星球》等旅行指南,成为国际游客也会造访的墨城地标。

面包房里长大,见证华裔艰难创业史

路易斯其实是华裔,祖籍广东中山,母亲也出生于墨西哥,整个家族在墨西哥已有三代。在墨西哥出生长大的路易斯,去中国之前,一句中文都不会,跟家人也是用西班牙语交流。路易斯的职业选择,源自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他的家族发展史,堪称华人在墨西哥发展的缩影。

19世纪晚期,大量华工来到墨西哥参与这个年轻国家的建设,到1920年,华人已是墨西哥第二大移民群体。路易斯的曾祖父也在这一时期来到墨西哥谋生。然而很快,墨西哥持续的战乱以及排华政策,令大量中国移民被迫离开,这也包括路易斯的曾祖父。

直到1947年,路易斯的家族才重返墨西哥,他的祖父在那一年来到墨西哥城。当时墨西哥华人能干的工作并不多,和许多初来乍到的华人一样,他的祖父开了一间餐馆谋生,取名“上海餐厅”。

彼时,中餐馆最常见的经营模式被称为“中国咖啡馆”。虽然名为咖啡馆,但小小的店面,除了随时供应现烤的面包和热腾腾的咖啡之外,还有炒面、炒饭、甜酸鸡柳这些墨西哥人喜爱的中餐,甚至连烤牛肉、玉米饼等墨西哥菜肴也应有尽有。丰富的菜品,低廉的价格,让“中国咖啡馆”深受墨西哥人欢迎。

养活了三代人的“上海餐厅”如今仍在营业,正是在这里,十几岁的路易斯爱上了烹饪。“小时候最喜欢在面包房里睡觉,不但暖和,还可以自己做小面包玩。”路易斯回忆说,“再大一点的时候,就要在餐馆里干活帮忙。”

听不懂师傅说什么,就把做菜过程画下来

15岁那年,路易斯独自一人来到中国学习中文,同时他还给自己布置了一项额外的任务,学做正宗的中餐。在广州,他白天学习中文,晚上则去烹饪学校学习粤菜。

墨西哥与中国远隔万里,不但物料难以供应,口味也要适应当地人,这样做出来的墨式中餐,跟正宗味道相去甚远。路易斯说,那个时候,他几乎一句中文都不会,学做菜的难度可想而知。路易斯拿出来几个厚厚的笔记本,上面写满了他当时听课时做的笔记。

笔记本上常常是这样的简笔画:一条鱼卧在盘子里,下面垫了筷子,旁边还画了一个三层的蒸箱。画面周围用西班牙语记述了配料、烹饪时间。然后还能零星看到几个写得不太熟练的中国字:“蒸”“看火候”“鲜”“滑”……

这便是路易斯学习“清蒸鱼”的方法。“那时候我几乎听不懂师傅在讲什么,就看他们做菜的过程,然后画下来。”

除了这些菜肴的图画,笔记本上也有不少肖像画和涂鸦。“有时候实在是听不懂了,我就走神了。”路易斯笑着说。

挑战不光是语言。路易斯回忆说,师傅教做鱼,让学员去水缸捉鱼然后现场宰杀,尽管在餐馆长大,但他从没干过这样的工作。他至今还能记起活鱼从手中一再逃走、周围人笑作一团的窘境。

回到墨西哥后,路易斯考入了圣安赫尔高等教育中心——墨西哥知名的餐饮专业高校。这期间,他还多次前往中国,在上海的大酒店实习,在香港学习港式点心,到北京学习烤鸭技艺。到毕业时,路易斯已经会做中国多个省份的特色菜。

同时他也意识到,中国如此博大精深的美食文化,在墨西哥尚不为人知。“中餐在墨西哥给人的印象,往往是便宜、不上档次。”于是他决定,在墨西哥城开一家正宗的中餐厅。

客人吃到正宗回锅肉,以为自己得了过敏症

过程总是一波三折。

他先在自家的“上海餐厅”做了尝试,改变了一些菜肴的配方,试图加入更多的正宗中餐元素。然而得到的却是顾客的抱怨——“40年前我就开始在这里吃饭,但现在的菜完全不是当年那个味儿,你们换厨师了吗?”

路易斯意识到,要让吃了几十年墨式中餐的顾客接受正宗中国菜,并非想象中那样轻而易举。

于是当他自己的餐厅——亚洲湾酒家开业时,他还是准备了两本菜谱:一本给墨西哥客人,里面有炒面、炒饭、甜酸鸡柳、西兰花牛肉等墨式中餐;一本给中国客人,里面有正宗的中国菜。同时,他认真培训餐厅的服务人员,让他们对中国菜肴有充分的了解。路易斯说:“这样墨西哥客人点菜的时候,服务员就会说,如果他想吃熟悉的那些中餐,我们可以供应,不过除此之外,我们还想推荐几道更加正宗的中国菜,然后开始介绍这些菜肴用的什么原料,是什么味道。”

有一次,一个医生朋友来吃过四川回锅肉之后跟他说,自己好像食物过敏了,舌头感到有些麻痹——其实只是吃到了花椒而已。经过路易斯的耐心解释,这位朋友明白了花椒是一种常见的中国调料,自此之后就喜欢上了回锅肉。

渐渐地,墨西哥顾客开始习惯以前没有吃过的中国菜,然后路易斯就会将这道菜挪到那本给墨西哥客人的菜单中去,日积月累,经过5年时间,两本菜单已经合二为一。墨西哥人接受了麻辣耳丝、爆炒猪肚、北京烤鸭这些菜肴,特别是饺子,已经成为亚洲湾的招牌。

为了推介中国菜,路易斯还积极参加各种厨艺大赛,逐渐在墨西哥城的厨师圈里建立了知名度,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他和他的中餐厅。

“我觉得在北京奥运会之后,媒体对中国的报道越来越多,墨西哥人也开始对遥远的中国产生了兴趣,他们自然也会想来尝尝中国菜到底是什么样。”路易斯说。

“亚洲湾每周制作和销售的饺子超过2000个”,墨西哥记者奥林在一篇报道中将路易斯称作“墨西哥城饺子艺术家”,称他制作出的每一道菜都有着他在中国和墨西哥烹饪实践的烙印,从而将千年美食文化呈现在人们面前。

这也是路易斯一直希望做的事情。他说:“原来我们做中餐是为了谋生,现在我要做的是文化,让墨西哥人吃上正宗的中国菜。”

《 人民日报 》( 2018年01月10日   23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