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111天,全球上ECMO最久新冠患者在广州出院!

111天,全球上ECMO最久新冠患者在广州出院!

  • 作者:蔡敏婕 韩文青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发布日期:2020-08-28
  • 浏览数:392

8月27日,62岁的老刘(化名)等到康复出院的这一天,他不仅经历了新冠肺炎感染,而且使用体外膜肺(ECMO)辅助支持长达111天、气管插管呼吸机通气150天,成为目前全球成功救治的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中使用ECMO时间最长的一例。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27日在广州市政府新闻办新闻采访活动(2020年总179场)上称,“一般外科手术或内科抢救呼吸衰竭综合征的病人,用ECMO的时间一般都不会太长,坚持到一、两个月是奇迹。而这位病人ECMO上了111天。”钟南山称,他与海外同行交流此病例时,海外同行对能够在这么长时间克服出血、凝血、感染三个大关感到惊奇。

“我们的教科书上从来没有提到可以这么长时间使用ECMO,因此不要受旧思想和教科书的禁锢。”钟南山称。

今年1月底,从武汉探亲返回广东的老刘因发热并伴有乏力、咳嗽、胸闷,结合有流行病学史,很快就被确诊为新冠患者,并被转入当地医院。

2月3日,考虑到当时老刘的病情已经发展成为严重的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老刘被转运至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

老刘的主管医生刘学松说,老刘身高不到1.69米,体重却足足95公斤,BMI33.3(亚洲人正常BMI值为18.5至24.9),已经属于病理性肥胖的范畴。根据以往经验,病理性肥胖危重症患者救治难度非常大,而老刘同时又是一位新冠病毒感染者,免疫功能低下,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不仅异常肥胖,老刘还合并有高血压、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等基础疾病。转入ICU后即使给予积极的器官功能支持及保护(如肺保护通气、充分镇静镇痛肌松治疗等),二氧化碳仍在进行性升高。

2月9日,该院ICU科主任刘晓青组织多学科诊疗模式团队讨论后决定:行体外膜肺支持。当晚23时多,ECMO开始运转,有了ECMO的支持,老刘的外周血氧饱和度首次达到100%。

由于病理性肥胖的ARDS患者没有公认的治疗流程或者可以参考的治疗方案,他又遇到了未知的新型冠状病毒,不仅引起严重的肺部感染,而且对凝血系统造成很大的打击,在这种双重打击之下,老刘成了广医一院ICU里“最难啃的骨头”。

凶猛的病毒在强烈攻击老刘的出凝血系统,导致他的鼻腔、口腔、气道、尿道都在出血,“他整个人都非常脆弱,甚至脚跟轻轻碰一下床边都会出血。”参与老刘治疗的医生刘冬冬说,他们要一边想方设法给他止血,以防出血增加感染的风险,一边又要兼顾正在支持他生命运转的ECMO,“如果我们拼命止血,这边血止住了,但那边ECMO上形成血栓,膜肺就废掉了,甚至会危及生命”。对于老刘的治疗方案,如何才能寻找到“止血与防血栓”两者之间的平衡点就成为这场拉锯战的关键之一。

眼看老刘的气管插管已经超过两个月,再加上他的鼻腔非常脆弱,需要考虑为他“更换人工通气通道”。然而,原本最可靠的气管切开建立人工通气通道却因老刘的持续出血而无法维持,只能选择经口气管插管,甚至因为鼻腔粘膜严重肿胀,胃管都必须经口建立。经口气管插管建立之后,气道管理面临重重困难。

挺过“黑暗”的三个月,老刘的病情终于好转。随着肌松药、镇静药的逐渐减量,老刘逐渐恢复意识,能够跟医生护士有眼神的交流。

5月29日,在ECMO支持111天后,老刘撤下ECMO。7月2日,拔除气管插管之后,老刘清晰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目前,老刘是全球ECMO支持时间最长并成功撤机的新冠肺炎患者。刘晓青说,在整体救治过程中,并没有应用到很多新技术、新手段,考验的是治疗经验的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