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华语要闻 > 英勇无畏的仁庄镇双岭村民 ——为看得见的奋战感动,向看不见的.....

英勇无畏的仁庄镇双岭村民 ——为看得见的奋战感动,向看不见的守护致


  在青田和瑞安交界处,金鸡山脚下坐落着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叫双岭村,现属于仁庄镇东坪村辖域(原属于瑞安市桂峰乡辖域),它是个名副其实的红色村,全村只有二十几户人家,在解放前却有十余名共产党员,二十几名交通员。村子四周高山围绕,山上丛林密布,毛竹成片,十分利于隐蔽,因此是当时浙南特委进行游击活动的重要后方根据地。小小的村落在浙西南革命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里是老一辈革命家浙南特委书记龙跃、浙南游击队队长杨作浩等生活战斗过的地方,是浙南游击队驻扎过的村庄。


  1945年,瑞安市桂峰乡板寮村的地下共产党活动场所被国民党自卫队发现,进行了围剿,浙南游击队逐渐迁移至尖头芦,最后来到了双岭村。自此,革命的火种在双岭村蔓延燃烧,熊熊不熄……

  那一年陈一东7岁,听闻父亲说有远方亲戚来家中小住几日,此后家中便常有数名陌生叔叔阿姨一起吃饭生活。白天,大人们在楼上开会,他和母亲时常被安排在屋外放哨,一旦看到远处有陌生人群走来,就要发出“呜呼呜呼!不要来吃!”假装在赶鸡赶鸭的呼声。


陈一东家现状(当年龙跃等人在二楼开展革命活动)

  陈一东今年82岁了,退休前是丽水市农业局副局长,现在说起当年的故事时,内心仍然不能平静。陈一东父亲陈进奎在解放前就是一名共产党员,在当时从事地下交通员工作。据陈一东回忆,当时交通员送信,十分机警,不能将信放在手上或是口袋里,而是用菜叶子将折好的信包起来,含在嘴巴里,一旦遇到情况,就把菜叶子连同信吃进肚子里。他现在始终记得父亲在当时的嘱咐,家里来陌生人时,不能站在死路口,一定要站在有退路的地方。他们时时刻刻保持高度警惕, 一刻不可放松,以防麻痹大意,掉以轻心。他父亲正是依靠这种警惕性,成功逃过了反动派的诱捕。

  在双岭村活动的游击队员们共有20余人,他们白天在村民家里办公,门外双岭村同志们轮流放哨。晚上,游击队员们睡在野外,由于形势严峻,睡两晚便要换一个地点,小小的双岭村有十余处休憩地点。村对面的坑口竹园和布谷湾烧炭寮是较为固定的休憩点,竹园面积很大,毛竹密密麻麻,很好的隐蔽了竹园内的帐篷。   


双岭村毛竹林

  陈一东也随父亲在野外睡过几夜,当时艰苦的条件,现在仍然历历在目,穿上蓑衣带上农村里的桐筍和稻草垫,就摸黑出发了,稻草垫既当床又当被子,印象最深是的野外蚊虫非常多,“咬得人根本没法睡”,大人便拿豆腐袋将他的头套起来,防止蚊虫叮咬,这样才能安稳一点睡上一觉,而游击队员们则毫无遮掩,就这样忍受叮咬,度过黎明曙光来临之前的漫漫长夜。



    图中是当时游击队开秘密会议的场所,是一个由两块岩石搭成的天然石洞。在这不足十平方米的狭窄洞内,却能同容纳足足十多位党员。这一方小小的天地,承担起了当时游击队开展和传递革命斗争的重任。


洞内的景观

  当时村里还有一位女交通员,名叫朱花。有一次反动派围剿,全村早已察觉做好隐蔽,反动派未能得逞,气急败坏之下绑朱花来盘问,想从这位普通村妇的口中套取情报,但朱花守口如瓶,即使遭受坐老虎凳的酷刑,面对敌人的威吓和诱供,朱花始终没有说出同志们的名字,更没有说出游击队的情况。不屈的朱花最终挺过了老虎凳刑罚,守住了党的秘密,但双腿终生残废了。朱花的意志是钢铁铸就的!这给全村的村民产生了很大的震撼。

  游击队在双岭村活动三年有余,这三年内,二十几户人家,近百个村民,都遵守规定,严守党的秘密,团结一致,从未有一人出卖共产党;这三年内,反动派曾多次围剿,游击队在英勇无畏的双岭村民配合掩护下,未让敌人得逞;这三年内,龙跃、杨作浩、陈友悌等同志带领村里的村民除奸灭恶,剿灭了当时青田最大的土匪头夏秀素。这三年的革命经历为双岭村民刻上了红色烙印,在他们血液里注入了革命力量。

  信念如磐,一脉相承。如今,双岭自然村山明水秀,古树悠悠,清风徐徐,拂入心怀。革命老村岁月隐隐,红色精神犹存,正焕发出新的生机,世世代代双岭村民始终为拥有红色烙印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