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雅典对话录:希腊的中国少林寺

雅典对话录:希腊的中国少林寺

  • 作者:蔡玲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7-04-10
  • 浏览数:37324


释延提、释延向和学生们的大合影 摄于希腊少林寺


释延向和学生们的大合影 摄于希腊少林寺

     在希腊雅典的市井中坐落着一所来自东方的禅院——希腊少林寺。踏足其中,感受到的不仅是来自少林寺的原汁原味的武术,随处可见的供奉的佛像,更透露出一股浓浓的禅意。

     中希时报:欢迎您来到希腊,访问希腊少林寺是您此行的目的。希腊少林寺对于大多数当地希腊人来说还都不太熟悉。那么,希腊少林寺成立至今有多长时间了?


     释延提:这是我第四次来到希腊。对于希腊少林寺而言,最初学员仅仅是功夫爱好者,不过,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去过中国,到河南嵩山少林寺学习过功夫。正是如此,因为功夫、和少林寺他们与少林寺结缘;也是因为功夫的原因,慢慢地他们也接触、了解了佛教文化、禅宗文化,这是一个很深的渊源。


释延向

     中希时报:在希腊有很多的武术学校教授当地人武术,您觉得希腊少林寺和其他的武术学校在教授学生功夫方面有何不同?

     释延提:这里和其他武术学校有非常多不同的地方。比如,这里是中国少林寺正式认可成立的,而且释延向法师也是到目前为止,希腊唯一一位少林寺承认的出家师父。尽管在希腊有着很多的武术学校、功夫馆校等,但是这里有一位出家师父在,师父在,智慧便在了。由于延向是一位正式的出家师父,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佛教文化也被带到了这里。尽管佛教文化源于东方,而这里的土壤孕育出的是西方的宗教,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在进行交流时不免会发现彼此不同的东西。但是不同并不表排斥。延向法师已经把佛教的种子从中国带到了希腊,我相信佛教文化会慢慢地在这里生根、发芽。


释延提

     中希时报:中国和希腊都是东、西方的两大文明古国。就宗教而言,一方是东方的佛教,而另一方则是西方的东正教。但是由于文化不同、思维方式不同,两种宗教文化在沟通起来不免会有困难,对此您怎么看?

     释延提:佛教里有禅宗,禅宗是中国佛教宗派之一。最初的禅宗是不立文字的。不立文字,既禅家悟道,不设文字不依经卷,唯以师徒心心相印,理解契合,传法授受。虽说中希两国在地域上相隔甚远,文化各异,所信仰的宗教不同,但我们可以用心与智慧沟通,其实这就是禅宗的思想。世界上的各种宗教都是教人向善的,这是各大宗教相通的地方。


释延向在中国修行


释延向和少林寺方丈释永信

     中希时报:希腊少林寺从成立至今发生了什么变化?

     释延提:变化很多!最初这里只是一所单纯的教授功夫的学校,可是慢慢的这所学校就从单纯的教授功夫深入到了传播文化和信仰。功夫本身只是起到一个强身健体的功效,而当涉及到文化时这就是来自东西方两种不同文明的交流。我们希望通过希腊少林寺,可以让来这里学习的学生,甚至是当地的希腊人接触、了解中国文化。希腊少林寺正一点一滴的朝着这个大的方向努力。而在功夫的练习过程中,希腊人也能体会到功夫中所蕴含的智慧。

     中希时报:您对目前在希腊少林寺学习的学生有什么样的期待?对希腊少林寺今后的发展有何期望?

     释延提:我希望他们今后可以去中国看看,去少林寺看看,多交流,多学习。文化是无国界的。我希望希腊少林寺能够越来越好!更重要的是把中国的传统文化、禅宗文化、佛教文化发扬光大,让更多的希腊人民去了解、感知,进而学习研究,最后达到一种智慧的境界。


释延向在中国修行

     中希时报:您认为用何方式能让希腊人更容易的了解佛教?


     释延提:如果要把经文传授给希腊人这是有一定难度的,即使是中国人在学习经文的时候也是不容易的。佛学本身就是一门蕴含着高深智慧的学科。当外国人了解学习佛法时,首先我们需要通过翻译把其中的意思传递给他们,那样当他们回到自己的祖国后会通过自己对佛法的了解用自己的语言在当地把佛教传播出去,把佛学里所蕴含的智慧传播出去。佛学经典中提到“自利利他”,说的就是修身。最终目的是完成自他二利,人人成佛。以学习功夫为例,自利,就是我们可以通过功夫,达到强健体魄的目的,然后再去服务于社会,服务于大众,这就是利他。

     中希时报:您认为功夫和禅宗思想有何相通之处?

     释延提:“禅”也是功夫。功夫,分为动态的肢体功夫和静态的思维功夫。比如,在打拳时,人眼所见的是肢体在动,而身体在动是因为思维控制着人的肢体。所以功夫和“禅”是有联系的。在学习禅法时需要学习打坐。打坐,能使得人的身心变得平静,能让人的思维变得思维很开阔。人只有达到一种禅的境界才能更好的学习功夫。人们通过了解禅宗思想,学习佛教文化能够意识到练习功夫其实是在“修身”,是在“利他”。



     中希时报:功夫、武术,有时会让人和力气联系起来,一些比较极端的例子可能会导致暴力,暴力既是“恶”的一面。在禅宗的思想里,怎样来判断人的善与恶?

     释延提:佛教里提到“恶”需要用“善”来度化,用慈悲来度化。每一个人都有善恶的种子在灵魂和思维里。人与人之间的不同不过是善恶的比例不同罢了。如果我们的“善”多了,根据此消彼长的道理,“恶”自然就会少一些。

     中希时报:今年是中国和希腊的“中希文化交流与文化产业合作年”。两国间必定将有一系列的文化交流活动。宗教也是文化的一部分,也应该被列入到其中。对此,请您谈一下您对这方面的感想。

     释延提:我们当然希望中希两国能在政府的推动之下把文化交流做得更好,我们也希望中国的宗教文化能够传播到希腊来,我们也希望能让大家了解、接触到包括宗教文化在内的一切中国文化。

     中希时报:据了解在其他的欧洲国家,比如匈牙利早早就有华人设有佛堂,而希腊却迟迟未有佛堂建立,您咱们看待这个现象呢?

     释延提:每个国家的国情都是不一样的,华人与所在国公民不同的是华人有自己的信仰,华人多的地方,他们便会成立佛堂。但是值得高兴的是,现在希腊也有自己的佛堂、寺院了,希腊少林寺就是希腊第一家佛堂,释延向便是希腊第一位出家师父。希望慢慢地,佛家文化能在“希腊少林寺”这个根上发芽、壮大。

     中希时报: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功夫的?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开始学习功夫的?

     释延向:大约是在25年前,在我的少年时期,我看过许多的功夫电影,从影片中我爱上了功夫,并渴望了解少林寺,但当时希腊还没有教授少林功夫的学校。因此,当我长大之后,我便决定要到少林寺去寻找“功夫之根”。

     中希时报:您觉得少林功夫和其他形式的武术相比有何不同?


     释延向:首先,我是佛教信徒,我认为少林功夫能帮助人更好的认识自我,了解本我,探寻到众生的“佛性”。刚开始我只是对功夫感兴趣,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地我也加深了对于佛学中的哲学的理解。这一点是其他的武术中不具备的东西。尽管所有的武术中都蕴含了哲理,但是少林功夫
里的禅宗思想是最吸引我的。

     中希时报:成为佛教信徒之后您的生活有什么变化?

     释延向:成为佛教徒之前,我的生活轨迹和现在完全不同。但是成为佛教徒后我觉得自己更加接近于内心的那个“本我”。并且练习功夫也会对了解自我有所帮助。少林和功夫有关,少林同时也和禅宗有关。通过功夫的练习,人就可以更好的认识和了解自身。

     中希时报:您是如何决定把少林功夫带到希腊的?

     释延向:很显然我不是希腊“少林功夫”的第一人。在我之前有很多的前辈到过少林寺,学习过少林功夫,然后把少林武术带到了希腊。但是,他们只是推广了少林功夫而非佛教的文化。于是,我决定做一些和他们不一样的事情,那就是把禅宗的思想也带到希腊,把少林的禅(禅宗思想)、武(少林武功)、医(少林禅医)带到希腊来。

     中希时报:自希腊少林武术学校成立至今,您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释延向:许多希腊人都对武术感兴趣,但是他们只对武术本身的技术、技巧感兴趣。当希腊少林武术学校刚成立时,学生的人数寥寥无几。那是我还是希腊军队里的一名军官,既要顾及军队的工作,又要管理这个武术学校,这样的奔波让我力不从心。当学校逐渐稳定壮大后我离开了军队,专心的来建设这所少林武校。

     中希时报:您觉得希腊少林寺和其他的武术学校有何不同?

     释延向:希腊少林寺展现出来的是少林寺的全景,我们教学生如何打坐。这是其他任何的功夫学校都不涉及的内容。在希腊少林寺,我们会举行佛教的一些仪式,这里更像是一个佛教寺院。

     中希时报:您是否觉得提到少林功夫就不得不谈到禅宗佛学?

     释延向:这是必须的!当学生们刚开始学习少林武术的时候,师父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禅宗的思想告诉学生们。尽管学生们不必是佛教徒才能练习少林功夫,但是他们必须对禅宗有所了解,必须知道禅宗思想和少林功夫之间的联系,因为二者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中希时报:目前希腊少林寺还并不被大多数人知晓,对于希腊少林寺今后的发展,您有怎样的期望?

     释延向: 最近,我接受了一本希腊杂志的采访,有不少的读者都阅读了相关的报道。我希望能够通过媒体报道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解希腊少林寺。我也希望能够借助媒体以及各方的帮助把希腊少林寺宣传出去。让更多的人知道希腊少林寺,学习少林武术,并且能够通过希腊少林寺接触、了解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