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诗歌回响|奥迪赛乌斯•埃利蒂斯【希腊】:赞美诗(两首)

诗歌回响|奥迪赛乌斯•埃利蒂斯【希腊】:赞美诗(两首)

  • 来源:搜狐文化
  • 发布日期:2017-07-06
  • 浏览数:6815


     奥迪赛乌斯·埃利蒂斯
(19111996),希腊诗人。他的诗歌中总有一种神圣的东西,让人想到永恒。1979年,他获诺贝尔文学奖,获奖理由:“他从源远流长的希腊传统中汲取营养,以强烈的感情和敏锐的智力,展示了现代人为争取自由和从事创造性活动而进行的斗争。”诗歌代表作有《理所当然》等。


赞美诗(两首)




那么这就是我,

为少女们和爱琴诸岛而创造的我;

爱看雄獐跳跃的人

和橄榄树的新同伙;

太阳的酒客和灭蝗的能手。

这是我,面对着

不屈者的黑裙

和岁月堕胎后的

空洞的子宫,性欲的呼喝!

天空释放了风雨,雷霆袭击着山岳。

无辜者的命运啊,你又独处于海峡!

在海峡上我摊开双手,

在海峡上我撒开双手,

并且没看到别的财货,没听说别的财货,

只有清冷的泉水在倾送,

石榴或西风,或者是吻。

每人带着自己的武器,我说:

在海峡上我要部署我的石榴,

在海峡上我要安排放哨的西风,

我要放开那因我渴望而变得神圣的

古老的吻!

天空释放了风雨,雷电袭击着山峰。

无辜者的命运啊,你是我自己的命运!





现在我在向一片遥远平坦的陆地行进。

现在蔚蓝的姑娘们跟随我

和那些石头小马,

它们那宽额上有着太阳的踪影。

一代一代的桃金娘们认出了我,

自从我在圣像水幕上震颤的时辰

就朝我喊叫:神圣,神圣,

那战胜了地狱的他,解放了爱情的他,

他是百合花的王孙。

顷刻间我再一次她

被克里特的西风所蔽荫,

使得忧郁的番红花能从苍天获得公平。

现在我将我那真的法律

封藏于粉刷之中。

我说那些宣扬贞洁的强者可幸运,

他们才配品尝并陶醉于火山乳房上

和处女们柔蔓嫩枝上的葡葡奶仁。

看呀,让他们紧跟我的脚步吧!

现在我在向一片遥远平坦的陆地行进。

现在,那是死亡之手

在赐予生命,

而睡眠并不生存。

中午的教堂之钟已经响起,

阳光灼热的岩石上镌刻了这些言辞;

现在和永远,那是值得的。

永远和现在,鸟雀在啾啼。

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


原载于《世界文学》1980年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