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News > 撩妹我只服希腊船王 用心机珠宝骗总统遗孀和歌剧女皇

撩妹我只服希腊船王 用心机珠宝骗总统遗孀和歌剧女皇

  • Source:YOKA时尚网
  • Release Date:2017-02-15
  • 浏览数:3259

  奥纳西斯

  他生命的高度和财富的数量显然毋庸置疑,然而这并不会影响他在我们很多人心中的印象——渣男。

  这个相貌平平的希腊男人先后和船王之女、歌剧女皇以及美国总统遗孀杰奎琳·肯尼迪谱写了一篇篇令人唏嘘的桃色故事。在他去世半个世纪后的现在,大约已经很少有人记得这个男人的财富与成就,更多被提及的却是他如何狡猾的利用珠宝俘获了一个又一个情人的心。



  2008年6月,伦敦佳士受托将船王孙女雅典娜从母亲那继承的大量珠宝拍卖。其中一件38克拉全美无色梨形钻石胸坠以350万英镑成为整场的“拍卖之星”。

  精明的“老狐狸”

  1922年,当这个长着大鼻子的矮个子希腊人还在阿根廷做焊工的时候,他并没有做太多关于发财的白日梦,但地中海男人骨子里的冒险精神,还是让他通过走私烟草赚到了第一桶金。精明的生意头脑,让他在面对心爱的女人时也依然是算盘精到让人难以置信。

  早在他还是一位风流的黄金单身汉时,他就主动和当地的珠宝店进行了友好协商:当他带着女友来挑选珠宝时,店家会在这位可敬的女士面前出示调高三倍以上价格的珠宝,而他当然只需支付原来的价格。如此一来,便可在满足她虚荣心的同时,为自己节省不菲的开支。

  即便在他成为拥有400条油轮的世界巨富后,这个习惯仍然没有太多改变:他几乎只在Van Cleef &Arpels和Harry Winston两家珠宝行购买珠宝——原因不是他醉心于某位设计师的艺术创作,而在于方便获取最佳折扣。

  整个60年代,坊间都流传着一个传言:曾经情同手足的摩纳哥亲王兰尼埃三世与奥纳西斯决裂的起因,就在于格蕾丝王妃偶然发现,这位“最好的朋友”在不断劝说她在某间顶级珠宝行购买珠宝的同时,暗自私取回扣费。亲王因此勃然大怒,因为在奥纳西斯的劝说下,他至少已经在这间珠宝行花去了上千万美元。

  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奥纳西斯

  借女人“上位”

  冒险精神还帮助奥纳西斯在世界性的金融危机时,以低买高卖的方式成为了亿万富豪,更让在他40岁“高龄”,并有无数情人的记录之下,仍然成功赢得了希腊老船王利瓦诺斯的掌上明珠蒂娜的芳心。

  这是他晋身新船王的重要一步,所以在求婚的当晚,他送她一只铭刻有“TTWL”——To Tina With Love(给我所爱的TINA)的钻石手镯。

  而此后,他故伎重施,歌剧女皇玛丽亚·卡拉斯,美国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都曾收到过这样的手镯,唯一变换的,只有第二个单词的缩写而已。 (黑人问号脸)

  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奥纳西斯和杰奎琳·肯尼迪

  靠珠宝赢尽芳心

  当然,谁也不能批评奥纳西斯吝啬,因为在珠宝方面的豪奢程度,他绝对可以与温莎公爵媲美:他曾经买下加拿大军舰,将之改装成世界上最大的游艇,装上青金石栏杆、纯金浴室和名贵油画,以女儿克里斯蒂娜的名字命名。

  而格蕾丝王妃大婚时那件缀着成千上万颗鱼卵形珍珠的超长面纱,也是出于他的手笔;整个50-70年代,他都是Van Cleef &Arpels的最好顾客,在那里,他潇洒地签下一张又一张的支票,并细心留下纸条,请服务经理把它们分别妥当地,以邮包的形式寄送给他的妻子、女儿和情人——这是他玩得最为纯熟的把戏之一。

  没错,就是如此,他才在妻子去世后,先后成为了两位皇后级女人的入幕之宾。

  这两位“皇后”,一位是靠一己之力,复兴了整个意大利歌剧的女神玛丽亚·卡拉斯,一位便是肯尼迪总统的遗孀,前美国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

  玛丽亚·卡拉斯

  成功插足女高音歌唱家婚姻

  有人说,玛丽亚·卡拉斯才是他的一生挚爱,因为他们同为希腊人,同样有着浓烈而爆发的热情,所以在初见她的那一刻,他就下决心要将她据为己有。

  于是,他当着她丈夫的面疯狂追求她,甚至在他们家窗下大声唱着一首名为《玛丽亚·玛丽亚》的那不勒斯民歌,然后告诉那位可怜的丈夫:他要夺掉他美丽的妻子,请他行个方便退避。这样的热情让玛丽亚无法抵抗,第二天就随着他远走天涯。

  不久,人们在报纸的社交版面上看到了玛丽亚 卡拉斯戴着红宝石胸针出席宴会的照片,不久又传出了她戴着真金白银的钻石王冠唱《阿伊达》的消息。

  再后来,玛丽亚 卡拉斯就成了Van Cleef &Arpels芳登广场22号店的常客,这个女人的美丽、名气以及与媒体良好的关系,为奥纳西斯带来了难以计算的曝光率以及与欧洲名流亲密交往的机会。

  水滴型钻石珍珠耳环由苏富比在2004年在日内瓦将其拍卖

  船王迎娶前美国第一夫人杰奎琳为他打开了巨大的美国市场

  靠杰奎琳打开美国市场

  然而,当时光进入到60年代,奥纳西斯发现了一个更能为他带来利益的女人——肯尼迪总统夫人杰奎琳。

  这位法国风情的美女向来以好品位和引领时尚而著名,可惜她的总统丈夫并不富裕,仅仅只在结婚多年后送过她一枚Tiffany的水果胸针,就连她那著名的三排珍珠项链也只是仿制品。于是奥纳西斯在和她初次见面之后,就立刻从巴黎订购了Van Cleef &Arpels的红宝石项链和钻石手镯作为见面礼。

  奥纳西斯送给杰奎林的重达40.42的订婚戒指,钻石切割自 THE LESOTHO——一粒超过601克拉的南非原石。1968年由 Harry Winston买下并在电视上转播了钻石切割过程。图中的戒指是18块钻石中的第三号钻石。

  肯尼迪总统遇刺后,奥纳西斯的老对头尼亚尔霍斯又不合时宜地娶了汽车大王福特的女儿,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永不动摇,奥纳西斯开始想要娶一个比福特小姐身份更高贵的女人来保持自己在美国的影响力,最后,他的眼光锁定了总统遗孀。

  玛丽亚.卡拉斯这时已经渐渐感觉到他的变心,但他却以无数个亲吻和誓言向她保证: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女人。

  但与此同时,他秘密地在Harry Winston订购了传奇宝石The Lesotho One中最大的一颗,重达40.42克拉马眼形Lesotho III。几天以后,他拿着这枚钻戒向前第一夫人求婚,并告诉她,婚礼上他会为她准备价值五百万的珠宝,不难想像,他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她的首肯。

  杰奎琳的 Van Cleef &Arpels 黄金手环在苏富比拍卖

  悲剧收场

  然而,奥纳西斯并没有在新婚中找到快乐,他很快发现,他的新婚妻子不仅一年就能花掉上百万美元,而且对他漠不关心。两人时常争吵的结果,让这段婚姻迅速变得岌岌可危。

  幸而死神阻止了这一切,1975年,奥纳西斯因病孤独地在医院去世,而死神来临时,在他身边唯一陪伴的物品,只有一件玛丽亚 卡拉斯当年送给他的红衣羊绒披肩。三年以后,玛丽亚 卡拉斯也因心脏病去逝,媒体形容,她是为奥纳西斯心碎而死。

  奥纳西斯赠给玛丽亚的那些珠宝,也从此消失于世间。有人相信,玛丽亚曾留下遗嘱,要戴着它们走进坟墓——这,或许能解释为何在前些年举行的玛丽亚 卡拉斯珠宝拍卖中,它们全然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