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两个“铁娘子”的欧洲

两个“铁娘子”的欧洲

  • 作者:孙兴杰
  • 来源:中国经营报
  • 发布日期:2017-06-17
  • 浏览数:5811

     关于欧洲的新闻越来越由两个女人来主宰,那就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和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当历史尘埃落定的时候,人们也许会发现,女性对于权力的敏感和执著绝不输给男性。默克尔是德国政坛的常青树,经历了欧洲债务危机的洗礼,大部分欧洲国家的领导人都换了一茬接一茬,而默克尔在德国则是岿然不动。梅捡了大便宜,卡梅伦辞职之后,她接任首相,本来承诺不会提前进行大选,但是很不幸,她很快食言了——为了更好地进行脱欧谈判,更主要是进行与德国之间的博弈。结果,大选就是一场灾难,保守党可以说是惨败,但是梅拒绝辞职,而认定自己的主要任务就是组建政府。在权力的感觉和渴望上,默克尔和梅只能说半斤八两。两位“铁娘子”的关系不仅关系到英德的双边关系,也关系到英吉利海峡两岸之间的关系,回顾历史,蓦然发现,此刻的欧洲再一次处于一个转折点上。

     “铁娘子”之间未必能够擦出火花,而是碰出火花。英国大选结果出来的时候,默克尔总理还在墨西哥访问,在记者会上还是忍不住谈到了脱欧问题。从现场的视频来看,默克尔的确有落井下石的嫌疑,她提醒记者们,英国并没有说自己没有做好谈判的准备,同时还呼吁尽快启动脱欧的谈判。看起来,默克尔的表情十分轻松,英国脱欧对欧盟的影响自不待言,但是默克尔却是风轻云淡。反过来看特蕾莎·梅,这次大选“没大赢就是输”,虽然保守党保持了多数党的地位,但是失去了在议会多数席位,不得不与其他政党一起组建政府。特蕾莎·梅也是愁云惨淡,即便如此,她在脱欧的问题上还是不愿意示弱,更不要说做出妥协。

     默克尔和特蕾莎·梅之间的“互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特蕾莎·梅本来是反对脱欧的,却阴差阳错成为脱欧谈判的首相,一个留欧派一下子变成了强硬的脱欧派。之所以要提前举行大选也是为了更好地进行脱欧谈判,可以说,英国的国内政治与欧洲的形势紧紧地捆绑到了一起。对特蕾莎·梅来说这是一个艰难时刻,内外忧患,要保住首相的位子就不要与爱尔兰民主团结党合作,该党在议会中只有12个席位,但是四两拨千斤。保守党前首相梅杰就反对特蕾莎·梅与爱尔兰民主团结党合作,在他看来,梅的做法无疑是以英国的北爱尔兰和平进程为代价的。但是梅并不为所动,还是要做这个首相,还是要继续“脱欧”的事业。在访问法国的时候,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则释放了“挽留”的信号,如果现在英国改变主意的话,还来得及,趁着脱欧谈判还没有开始。德国财长朔伊布勒也释放了类似的信号,但是梅认为英国人还是要离开欧盟。

     也许梅没有意识到“脱欧”意味着英国外交政策的一次裂变,对欧洲来说也是如此。从近代以来,英国对欧洲的外交政策无非就是防止欧洲大陆出现一个可以挑战英国的大国,这就是英国的均势战略,无论与欧洲大陆哪个国家结盟都是为了制衡可能的崛起国家。英吉利海峡并没有挡住英国对欧洲大陆事务的参与,反而是给英国提供了一种操控欧洲大陆事务的机会。这一次,英国似乎反其道而行,把英吉利海峡变成了一道鸿沟,决绝地要退出欧盟。而欧盟内部的权力结构因为英国的退出也会发生重大的变化,那就是德国被动地崛起。欧债危机之后,德国已经在欧洲崛起,只不过是被动或者被邀请地去承担领导者的角色。现在德国的外交更加积极与主动,不仅默克尔说欧洲的事情不能依靠外人,谁是外人呢——英国和美国;而且今年德国主办G20峰会,默克尔到访墨西哥,把修墙的美国总统痛批一通。英国要脱欧,而德国带着欧盟要脱离大西洋共同体,这样的情势再次带来一个欧洲国际关系史上经久难解的问题,即德国问题。

     从近代欧洲国际关系开启以来,德意志地区就一直是欧洲关注的焦点,神圣罗马帝国虽然既不神圣,也不够罗马,但是欧洲人对罗马帝国的怀念让这个拼凑起来的帝国一直是战争的渊薮。三十年战争的结果就是让德意志地区处于永久性的分裂之中,防止中欧地区出现一个强国就成了欧洲和平的一个前提,当然,欧洲和平的代价就是中欧地区的混乱与战争。德国统一,终结了这一历史前提,两次世界大战也是与此相关。现在的德国已然崛起,但是几乎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去制衡德国。法国年轻的总统马克龙对到访的梅还是非常热情的,无论有意还是无意地挽留,冥冥之中或许是对强势德国的恐惧。现在的德国已经不再是欧洲一体化开始启动时候的德国了,默克尔不是阿登纳,马克龙也不是戴高乐。

     特蕾莎·梅的脱欧,尤其是英脱欧的谈判无疑会加深英国与欧洲大陆之间的裂痕。而与英国历史上著名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相比,梅没有与美国总统建立良好的关系。撒切尔夫人算是疑欧派,但是她跟美国总统里根被视为“政治婚姻”,撒切尔夫人对里根的影响远远超过外界所能想象。而现在的梅跟特朗普的关系虽然并不坏,但是谈不上有多好。没有大西洋共同体这一前提,脱欧对英国来说就是自我孤立,更是打破了英国长久以来的外交传统。

     特蕾莎·梅和默克尔都是“铁娘子”,但是二人的形象以及未来的历史地位可能是天壤之别。默克尔看上去憨厚,一副大妈的形象,但是却有超常的政治嗅觉,她已经被视为民主世界的领导者,当西方频频出现黑天鹅事件之后,默克尔被视为西方世界的象征,这也是她为什么敢于喊出“欧洲的事情不能靠别人”的理由。而特蕾莎·梅呢?本来拥有很好的政治基本盘,硬生生地玩砸了,原因何在?对英国政治出现了重大的误判,如同卡梅伦一样,过于自信了。梅的强硬是形式上的,缺少政治的谋略,最终也难以强硬起来,而默克尔则更像一个世故的经验主义者,不温不火地让德国在欧盟崛起,甚至成为世界政治舞台上的关键一极。英吉利海峡和大西洋,这两道鸿沟让欧洲大陆更加聚拢在德国周围,也许后世历史学家研究这段历史的时候,会发现,默克尔才是欧洲政治的隐性操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