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文化交流|广州即将掀起“希腊热“

文化交流|广州即将掀起“希腊热“

  • 作者:梁曼瑜
  • 来源:中希时报
  • 发布日期:2017-05-27
  • 浏览数:9683


《俄狄浦斯王》在广州话剧艺术中心建组至今已有半个多月,约2500多年前的古希腊悲剧即将于20天后在中国南方城市首次上演。




日前,《中希时报》/希中网记者进入该剧组的排练地"广州13号剧院"探班,现场观摩剧组的排练情况,并与导演及演员进行交流。




《俄狄浦斯王》是古希腊著名剧作家索福克勒斯的典范之作,与《被缚的普罗米修斯》《美狄亚》合称为“古希腊三大悲剧”,讲述了底比斯国王俄狄浦斯在“弑父娶母”的神谕面前试图与命运抗争却最终无能为力的悲剧故事。这部巨著由古希腊文学翻译家罗念生翻译成汉语,并在1986年由其长子,古希腊戏剧研究和实践专家、中央戏剧学院教授罗锦鳞执导并首次在中国公演,旋即在海内外引起了轰动。



古希腊戏剧研究和实践专家、中央戏剧学院教授罗锦鳞

亲自设计和指导剧中的人物动作


罗锦鳞:中国观众对希腊戏剧经历了从陌生到喜爱的过程


相隔31年,《俄狄浦斯王》重登舞台,剧组的核心依然是作为导演的罗锦鳞教授。虽然已逾80高龄,但在心爱的希腊戏剧面前,他依然像年轻人一样充满活力和能量。除了仔细聆听台上演员的每一句台词外,罗教授还亲自设计和指导剧中的人物动作—— 一个回头,一次转身,如何扯落衣袖,如何紧抱袍子……一招一式都非常用心和讲究。


随着时代更迭,观众的思维模式和兴趣点也不尽相同。罗教授认为,对希腊戏剧作品的诠释和演绎也应有所不同。例如86版的《俄狄浦斯王》侧重点在反映人对命运的反抗,突出表现英雄主义,而较少探讨命运问题以及很少展现主角主观、武断的人性弱点。而在今天,则需要更多地与社会热点问题相结合,更加重视人物的心理变化和行为上的矛盾与挣扎。


有变化的不单止是剧本和演绎方式,在罗教授眼里,中国观众对希腊戏剧的观感也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在86年的时候几乎没有观众知道希腊戏剧,观众看远古时期的希腊戏剧觉得很费劲,当时很多人都是为了做学问而来看”,他回忆道,后来随着希腊戏剧不断登上舞台,中国观众也经历了从陌生到熟悉再到喜爱的过程。今天的中国观众对古希腊精神,尤其是民主精神和哲学精神都有了更深的理解。


近年来中希关系发展紧密,尤其在“一带一路”构想的背景下,中国和希腊在文化领域的交流与合作越来越多。古希腊文化里的哲学、艺术、美术、雕像、民主精神等,都引领了西方的艺术形态,虽然时隔久远,却具有现实意义。罗教授表示,中希两国间的交流和合作应该是全面的,既有经济交流,又有文化和学术交流,这对中希两个文明古国的现代发展都有好处。



《俄狄浦斯王》的剧本编译及导演罗彤在现场指导演出


罗彤:相信中国会掀起“希腊热”


同样看好中希文化合作前景的还有《俄狄浦斯王》的剧本编译及导演罗彤。作为罗念生的孙女,罗锦鳞的唯一女儿,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她担起了继承家族衣钵的任务。在希腊创办并主持“中希乾合文化交流中心”工作二十多年后,最近重返祖国延续对戏剧的追求和梦想。她说,在此次排戏的过程中,一边拿的是希腊语的文本,一边拿的是祖父翻译的中文译本,感觉每天都在与祖父进行超越时空的对话。




对于首次在广州排演古希腊悲剧,罗彤信心满满,“话剧大部分是以普通话为主,而广州作为粤语区,存在着粤语与普通话之间的语言障碍,因此广州原本不是一个话剧基础很雄厚的地区。但广州话剧艺术中心在近10年来做了大量的工作以发展话剧观众。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如今广州13号剧院已经培养了大批拥趸。所以,现在推广古希腊经典剧目的时机是成熟的,我对广州观众和话剧市场抱有很大的信心和希望“。


罗彤告诉记者,她非常相信在中国会掀起“希腊热”,“今年很多国内剧团不约而同地排演希腊戏剧,这不是一个巧合。中国要走向世界,就要在世界上找能够与之对话的对象,从文化与文明的角度看,东方的代表是中国,西方的代表是希腊,我觉得'希腊热'是东西方文明碰撞的一个必然产物”。



饰演俄狄浦斯的男主角孙亚军

以及饰演王后的女主角陆双

接受《中希时报》/希中网记者采访


主演:闭上眼睛听台词也是一种享受


与希腊戏剧演艺世家相比,此次《俄狄浦斯王》的演员是没有接演过希腊剧目的“新人”。虽然他们都是广州话剧艺术中心的资深演员,曾经成功地演出过大量中外经典名著,但演绎古希腊戏剧还是第一回。


剧组演员每天上下午各进行4小时的排练,中午只有短暂的午餐和休息时间。包括歌队在内的演员们众志成城,在临时搭建的舞台上一遍又一遍地演练和调整表演中的各种细节。




饰演俄狄浦斯的男主角孙亚军以及饰演王后的女主角陆双在紧张的排练间隙接受了《中希时报》/希中网记者的采访。他们均表示,该剧的演出难度非常大,因为作品的年代比较久远,要找回2000多年前的风格和样式,对演员来说很具挑战性。加上剧中使用诗化的语言,要记住如此大量的台词,需要下很多苦功。


孙亚军指出,他曾经演出过莎士比亚的剧目,莎翁的作品同样使用了诗化的语言,很多观众看过以后都表示喜欢这种诗一般的语言,“他们觉得闭上眼睛听台词也是一种享受,相信这部古希腊悲剧作品也会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