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分析:希腊摆脱衰退但离“脱困”尚远,2017年前景仍无比坎坷

分析:希腊摆脱衰退但离“脱困”尚远,2017年前景仍无比坎坷

  • 来源:汇通网
  • 发布日期:2017-01-31
  • 浏览数:3998

      过去的10年间,对于希腊这个曾经的“西方文明”摇篮而言,差不多就等同于无休止的财政紧缩、经济衰退、政局动荡和向国际社会请求援助。好在,该国经济终于在2016年恢复了正增长。然而,这却并不值得大家感到过多欣喜。因为此后不久,该国可能又要再度向国际社会伸手请求新一轮财政援助。

      目前,希腊政府与其债权人“三驾马车”,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欧洲央行和欧盟委员会之间的谈判再度陷入了僵局。欧盟要求希腊方面要推行进一步的改革措施,才能领取到下一笔财政援助资金,但希腊政府则一再拖延,令欧盟方面极度不悦。根据之前达成的协议,希腊当前这轮援助计划的总额度为860亿欧元。

      希腊彻底脱困仍遥遥无期

      当前,拟对希腊援助协议举行的第二轮履约状况调查已被无限推迟,这意味着援助计划的剩余资金到位时间也将遥遥无期。如此状况下,希腊经济的中长期稳定前景也再度变得迷雾重重。业内机构法国兴业银行估计,如果拿不到下一笔援助款项,那么最迟在2017年7月时,希腊在面临80亿欧元到期债务时就会再度陷入困境。而纾缓债务偿还期限的谈判当前一并停摆的状况,更是令该国的处境可能变得雪上加霜。

      法兴银行资深欧元区经济专家马马莱(Yvan Manalet)上周表示,如果债权人不予以希腊大规模债务减记,该国短期内将无力发行更多新债,这意味着其将别无选择,只能再度请求下一轮援助。专家并表示,如果希腊的债务负担不能被有效减轻,那么,即使一切顺利,在当前援助轮次结束后,其公开市场融资成本仍会高到无法接受的地步。

      而对希腊的欧洲债主来说,立场也很明确,在当前受援计划结束之前,该国将无资格享受债务领域的各项优待措施。然而,直至当前,希腊左翼政府在开放就业市场,以及降低部分产业准入门槛的这些改革行动上的表现,也依旧无法让人感到满意。

      一位匿名的欧盟官员表示,欧盟对希腊所提出的各项要求目前并未与之前发生过变化,仍要求该国在就业市场、商品市场、能源行业强化开放,并在2018年前实现预算调控目标。同时,该官员还强调,希腊同时还须制定出2018年之后的中长期财政计划。

      IMF还能“隐身”多久?

      希腊当前接受的第三轮国际财政援助将在2018年6月到期结束,目前为止,这轮自2016年中期启动的援助计划已经实施了一年半之久,但是IMF在是否要参与救援一事上仍犹豫不决。事实上,IMF已经断定希腊的债务状况缺少可持续性,并希望先给该国减记债务,再开展进一步的注资援助。而在缺少了IMF参与的状况下,希腊受援计划注定已是瘸了一只脚。

      另一位欧盟官员在接受我采访时则指出,IMF何时正式参与希腊援助计划仍无最后期限,但考虑到希腊本轮援助计划时间已经过半,IMF仍宜“尽早作出决定”。官员表示,欧盟不见得真的需要来自IMF的资金,但是该机构明确的表态却比真金白银来得更重要。

      对此状况,法兴的分析师马马莱表示,IMF很可能会在此后考虑“纯技术性”地参与希腊援助行动。

      政局稳定也已走到尽头?


      而比起IMF的犹豫不决,更糟糕的状况则在于,此前一年多来希腊当局勉强维持住的政局稳定局面,现在也可能已经接近走到尽头。相比上任之初,该国总理齐普拉斯的民意支持率已经在政府继续紧缩政策后急剧滑落。民调显示,在选民对极左翼党(SYRIZA)失望后,如果立刻举行大选,中间偏右的稳健派新民主党可能卷土重来。

      或许,希腊的国际债权人也会乐见该国重新由稳健的中间派政党领导的前景。但无论谁在该国掌权,都势必会请求与国际债权人就援助条约的部分细则进行重新协商,这将令本已错综复杂冗长无比的谈判有又添价更多变数。

      而鉴于自3月份的荷兰大选开始,欧洲就将进入多国大选接踵而至的政治动荡期,多国的民粹主义政党都在蠢蠢欲动,因而,欧盟确实也不愿意看到希腊年内再来一次大选搅局后,在欧洲范围内引发更多不可控的连锁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