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分析:欧洲恐袭频发 反恐出路何在?

分析:欧洲恐袭频发 反恐出路何在?

  • 作者:马佳佳 刘旭
  • 来源:中新社
  • 发布日期:2016-12-21
  • 浏览数:8763

      当地时间19日,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在安卡拉出席活动时遭枪杀;德国柏林圣诞市场发生卡车冲撞人群的恐怖袭击事件,导致至少12人死亡;瑞士一清真寺发生枪击案,导致3人受伤。一天内三起袭击案件连发,不仅震动欧洲大陆,也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2015年1月7日,法国《查理周刊》巴黎总部遭恐怖袭击,给欧洲大陆拉响了“反恐”警报。此后又发生比利时警方在韦尔维耶与恐怖分子枪战、法国尼斯国庆夜恐怖袭击等事件,欧洲各国的“反恐”紧张情绪持续蔓延。此番欧洲大陆一夜之间接连遭遇三起袭击,再度拨动欧洲民众敏感的安全神经。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健对中新社记者分析说,由于欧洲复杂的人口和族群构成,再加上相关移民政策因素,导致欧洲的反恐形势既具有国际上的共性,又呈现出本地化、内部化特点。一方面,欧洲极右势力和受“伊斯兰国”或“基地”组织极端思想影响的移民后代成为欧洲国家面临的棘手问题;另一方面,一些曾参加过极端伊斯兰主义“圣战”后返回欧洲的武装分子,转而成为恐怖分子或者恐怖分子的培养者,形成极端主义在欧洲“星火燎原”之势。同时,高度自由的网络和言论环境也为恐怖主义的在线传播提供了便利。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傅小强对记者指出,欧盟内部人员的自由交通加剧了恐怖分子在欧洲的跨境流动,欧洲边境管控力度还不能从根本上有效甄别,这些内在的“脆弱性”令恐怖分子有机可乘,使其能够在欧洲大范围转移扩散,袭击者“得手”后也方便逃遁,因而进一步加剧了袭击给普通民众带来的恐慌。

      在欧洲面临的反恐形势发生变化的同时,恐怖分子在欧洲策划的袭击也呈多样化。既有“独狼式”的偶发袭击,也出现有组织、有规模的大型恐袭。袭击目标既有像针对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这样具有政治代表意义的个体,也有针对人群聚集地,无防备地攻击集会场所,例如德国圣诞市场遭遇卡车袭击。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梅建明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提醒,由于欧洲既面临种族、宗教等问题引发的内部风险,又面临恐怖分子潜入境内的外部风险,这些因素共同决定了欧洲反恐形势的严峻性和复杂性,恐袭事件还有可能在欧洲发生。

      在复杂的反恐形势下,欧洲国家应如何应对恐袭威胁?首先,应着力解决极右排外势力兴起、移民后裔难以融入当地社会的内部矛盾,将之纳入欧洲国家解决问题的框架之内,逐步减少区域内恐怖主义的滋生土壤。同时欧洲国家应在国际事务处理中进一步做到公平公正,尽可能消弭国际关系中的潜在矛盾。

      其次,欧盟内部需要形成更加一体的反恐机制。尽管欧盟目前在反恐信息和情报交换、统一的反恐机构和平台建设等方面做了一些努力,不过有些问题在欧洲内部始终无法得到有效推进。比如如何强化对恐怖分子来源的追踪,这一任务涉及到各国协调,但由于欧洲文化秉持个人隐私保护,一直不能促成实质性进展。

      崔洪建强调,仅凭欧洲内部力量,只能对某些潜在威胁予以防范,仍无法解决根本的恐怖威胁。欧洲遭遇恐怖袭击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国际恐怖活动的大背景,并与国际政治经济博弈相交织,如果不能加强对全球局面的管控、加强全球范围内的国家间反恐协作,单独某个国家即使施行再严厉的反恐措施也难以独善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