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法国10欧1包烟引争议:提高烟草税真能有效控烟?

法国10欧1包烟引争议:提高烟草税真能有效控烟?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发布日期:2017-07-22
  • 浏览数:8750


     据《欧洲时报》报道,法国政府为了控烟再下狠手:卫生部长布赞女士(AGNèS BUZYN)7月6日宣布,将在未来三年内逐步提高香烟价格,从现在的一包7欧涨到10欧。英美烟草公司(BRITISH AMERICAN TOBACCO)法国分公司反对这项措施,并称政府是在“伺机敛财”。

  布赞女士在卢森堡广播电视台(RTL)节目中指出,“所有提高烟价的国家吸烟人数都显著减少了。2005年,英国烟民比例和法国一样都是30%;但现在英国烟民比例已经低于20%,法国仍高达29%”。

  以万宝路香烟(MARLBORO)为参考,欧洲国家香烟价格最高的前4名分别是:挪威一包11.21欧,冰岛10.93欧,爱尔兰10.80欧,英国10.17欧。

  欧洲国家香烟价格最高5-15名分别是:瑞士7.37欧、法国7欧、荷兰6.30欧、瑞典6.14欧、德国6欧、芬兰6欧、比利时6欧、丹麦5.92欧、马耳他5.50欧、卢森堡5.50欧和意大利5.02欧。但从世界范围内看,还是澳大利亚(16.68欧)和新西兰(15.30欧)两国的香烟价格更让人望而生畏。 全世界香烟价格最高的前15名国家分别是:澳大利亚16.68欧、新西兰15.30欧、挪威11.21欧、冰岛10.93欧,爱尔兰10.80欧,百慕大10.74欧、英国10.17欧、加拿大8.51欧、新加坡8.25欧、以色列8.18欧、巴哈马7.89欧、瑞士7.37欧、法国7欧、香港6.40欧和荷兰6.30欧。

  有趣的是,法国-比利时莫利纳里研究所(INSTITUT ECONOMIQUE MOLINARI)6月份发布了一份欧盟国家“卫道士”指数排行榜。这份报告由伦敦经济事务研究所生活方式经济学主管克里斯多夫?斯诺顿(CHRISTOPHER SNOWDON)根据欧盟28国(包括英国)含酒精饮料、烟草制品、甜食及含糖或碳酸饮料税收政策及监管力度的严苛程度评分得出,得分越高意味着该国政策越严,容忍度越低。法国以30.3分在欧盟28国中排名第六,“最近几年法国人生活艺术的翅膀像灌了铅”,斯诺顿这样感叹道。

  这份欧盟国家“卫道士”指数排行榜前5名分别是:芬兰(51.6)、英国(37.3)、爱尔兰(36.5)、匈牙利(33.7)和瑞典(33.1),而捷克(11.5)、德国(15.9)、斯洛文尼亚(16.2)则是最宽容的3个国家。

  莫利纳里研究所主任塞西尔?菲利普女士(CéCILE PHILIPPE)指出,“欧盟国家大多‘管得很严’”。从去年到今年,只有比利时、丹麦、爱沙尼亚、芬兰、马耳他和瑞典6个国家政策有所放宽,“其他所有欧盟国家都收紧了政策法规”。

  烟草产品中性包装

  2016年5月正式开始实行的欧盟《烟草产品指令》(DPT)禁止香烟小包装(10根烟),以确保能容得下巨大的健康标语,并规定包装上必须印有警示性图案,2020年起禁止销售含薄荷醇卷烟。法国卫生部更规定烟草店只能出售“中性包装”(PAQUET NEUTRE)烟草,即无任何品牌信息(颜色、图片、公司标志和商标)的盒烟。

  “中性包装”烟盒。

  《烟草产品指令》还对电子烟作出更严格的要求:烟弹容量不得超过10毫升,烟油中的尼古丁含量上限为20%,不得再宣传电子烟的优点等。尽管有研究人员认为,吸电子烟有助于戒烟(仍有争议),但希腊、斯洛文尼亚、罗马尼亚、拉脱维亚和匈牙利等5国仍决定对电子烟征收消费税。

  法国政府虽然对电子烟较为宽容(N°21/28),但却加大了对含酒精饮料(N°5/28)和甜食及含糖或碳酸饮料(N°2/28)消费的监管力度,并于2017年1月18日推出法令,禁止在公共场所提供饮料自助服务。

  法国禁止饭店提供饮料自助服务。

  据研究报告作者斯诺顿透露,尽管目前对葡萄酒的税收较轻,但法国政府正在考虑禁止酒吧推行“欢乐时光”(HAPPY HOUR)。

  “欢乐时光”指酒吧于黄昏至晚上九时提供饮酒优惠或免费供应小吃,方便刚下班的在职人士消遣。

  征收特种消费行为税

  行为税是国家为了对某些特定行为进行限制或开辟某些财源而课征的一类税收(如烟草税等)。莫利纳里研究所主任菲利普女士对征收特种消费行为税这一措施的有效性提出质疑:“国家执着征税,但对公众健康的改善效果却微乎其微。课重税不能代替消费者的主观意愿,如果消费者本身没有下决心要戒烟戒酒,光靠提高税收是很难遏制消费需求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强化公民健康理念。消费者对过量吸烟饮酒的危害的认识越充分,就越有助于健康消费”。这一分析不是没有依据的。事实上,一包香烟的平均价从1990年的2.70欧涨到了2016年的6.6欧,而低收入人群的烟民比例却有增无减。调查显示,2010年至2016年期间,无任何文凭人群的烟民比例从34%增长到了38.9%,相反,拥有高中学历及以上人群的烟民比例则从23%下降到了21.1%。

  征收重税、收紧政策真的行之有效吗?至少在法国,这一项措施远未达到预期目的。法国的烟草政策的严苛程度在欧盟28国中排名第3,然而,法国烟民比例却远高于捷克、德国和卢森堡等政策较为宽松的国家。法国公共卫生局201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仍有近三分之一的法国人是烟民,和2010年相比并无减少,是吸烟人数最多的欧洲国家(1600万)。

  征收特种消费行为增加了消费者获得非法烟草产品的概率,反而会对消费者健康造成更多、更大的潜在危害。毕马威会计事务所(KPMG)2014年公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2013年法国四分之一的香烟来自非官方渠道,远高于欧盟的十分之一。15个月3次涨价促使法国民众纷纷前往比利时、阿尔及利亚等邻国购买低价烟草。从2012年到2013年,跨国烟草销售量在一年内猛增36%。虽然烟草税确实给法国政府带来可观的收入(112亿欧元),但同时也给国家税收造成30亿欧的损失,并导致不少烟草店因效益不景气关门。

  “把消费者当小孩管”

  伦敦经济事务研究所生活方式经济学主管斯诺顿认为,公共卫生政策不该限制个人自由。在他看来,“这个榜单上名列前茅的国家没什么可骄傲的,有太多政客以为政府应把消费者当小孩管,其实这个想法大错特错”。

  斯诺顿还对以严格政策助推公民健康生活方式的做法不以为然,并对烟酒政策宽松的捷克和德国大加赞赏,因为这些国家“没有试图控制民众的饮食习惯,且给予电子烟民和普通烟民足够的尊重”。

  链接:“助推理论”

  “助推理论”(NUDGE)是指以积极的形式影响决策、又不触动决策权,潜移默化地让人们感受到规则的重要,进而渐渐适应规则,融入有规则的生活。

  斯诺顿分析说,“国家‘卫道士’指数高低和国民平均寿命长短没有必然关联。但研究显示国民平均寿命和人均收入成正比。公共卫生政策应该考虑如何提高经济增长,而不是一味想着‘控制’个人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