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侧记 | 我们今天该如何过圣诞节?

侧记 | 我们今天该如何过圣诞节?

  • 作者:蔡玲
  • 来源:中希时报/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6-12-23
  • 浏览数:10824












——希腊电影《圣诞无童话》首映式侧记

雅典的圣诞节气氛日渐浓郁,雅典市中心的彩灯一天比一天更多更亮了。我们该如何度过这个圣诞节呢?2016年的圣诞节是否和以往所有圣诞节一样,当时热闹狂欢、过后了无痕迹地度过呢?希腊电影《圣诞无童话》(ΧΡΙΣΤΟΥΓΕΝΝΙΑΤΙΚΟΑΝΤΙ-ΠΑΤΑΜΥΘΙ)带给了我们另一种思考。




这是冬日圣诞节即将到来的一天,雅典的天气尽管艳阳高照,可是却寒风刺骨。然而位于雅典Γλυφάδα地区的一间电影院里却洋溢着一股人潮带来的暖流。这股暖流源自今日来此参加希腊电影《圣诞无童话》首映式的人们。



导演Efthimis Hatzis先生(中)和中希时报记者(左一、左二)


笔者此前对希腊电影的了解并不多,印象里只记得希腊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斯的《雾中风景》、《永远的一天》等影片,更别提是参加希腊电影的首映式。这次是我人生第一次受邀参加电影首映式。在希腊——在欧洲戏剧的故乡参加一部由希腊导演执导,有中国人参演的电影的首映仪式更是头一次。



导演Efthimis Hatzis先生和黄豪老师及夫人


在去之前得到消息说,参演的中国籍演员是雅典孔子学院汉语教师黄豪博士,这更是增强了笔者的好奇心。一位中国老师,而且还是位学者型的老师,去参演一部希腊电影,将会是一种怎样的“画风”?一位老师真的能在电影中诠释好某个重要角色吗?在影片中扮演某国际科学委员会高级专员的Sunny Ohilebo先生是一位有着丰富的专业表演经验的尼日利亚籍演员,在谈到他和扮演科委会主席的黄老师合作时说: “他是一位非常友好,非常有意思的人,我们在一起的合作很顺利、很愉快。”在等待电影开场时幸遇到了影片的摄像总监Panagiotis Klidaras,他说: “影片不长,可却是我们的一次尝试。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你会有种和你观看的其他电影完全不同的感觉,它融合了科幻世界和电影世界,这就好像电影在朝你眨眼睛,特别有意思。”他一再向我们保证: “这真的是一部和一般影片不一样的电影。整部影片都是我们整个特别棒的团队精心打造的结果。”他的话增强了我的好奇心,好奇的是这部影片的特别之处在哪里?好奇的是作为摄影总监,Klidaras先生会用他那双如希腊天空一般湛蓝的双眼带领观众从一个怎样的角度看到一部不一样的影片?


和Klidaras先生谈话结束不多时,电影首映式便正式进行,放映厅瞬间涌入了二、三百人,坐落、等候。电影正式播放前先是影片的导演向大家作了介绍,然后一位德高望众的神父作了发言,这一电影开播之前的设定更是将电影的神秘度推向了高潮。讲话之后电影便正式开始放映。




当电影开始放映后,Panagiotis先生的话再次回荡在我耳边。在抢眼夺目的商业片充斥着各大影院的今天,本片的拍摄却反其道而行,体裁为法式的"黑色电影(film noir)",拍出的是黑白片。也许这种拍摄手法更能恰如其分地呼应本片的名字《圣诞无童话》。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圣诞节是一个多彩的、充满了圣诞老人和驯鹿的童话般的节日,而在色彩艳丽的圣诞季推出一部只有黑白两色的影片,这本身已经算是一种“颠覆”了,而接下来所讲述的故事更是颠覆了现代人对于“圣诞节”的概念。


电影改编自Ilias Boulgarakis的同名小说,讲述了一个由亚洲人、欧洲人和非洲人组成的三人囯际科学界高层小组,为了研究为何蚯蚓会因为某种疾病而在泥土中失去方向,不能破土而出见到阳光而导致在圣诞节前死亡的原因,需要从三个人中选出一个人变身进入蚯蚓王国,模仿其行为和生活,继而找到蚯蚓死亡的真相。最终,三位科学家都因为个人这样或是那样的理由拒绝成为“蚯蚓人”从而导致了整个研究计划在圣诞节即将到来时流产。情节并不复杂,可是故事背后所隐藏的寓意却很深远。看完之后不禁让人反思,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人们是否已经迷失了寻找生活本真的方向?一个被商业化过度开发的圣诞节,是否早已失去了庆祝“圣诞”的本意?


放映结束后,在座无虚席的电影放映厅中本片导演与观众的互动更是将此次首映式的气氛推向高潮。观众们就自己观看影片之后的问题和导演面对面地进行了对话,这在笔者此前的电影院观影经历中从未有过。不仅如此,在观众提问环节结束后,导演还向观众一一介绍了散坐在观众中间的本片演员和主创人员,这一举动一下子拉近了演员和观众,电影和生活的距离。



导演Efthimis Hatzis先生


影片结束后我们采访到了导演Efthimis Hatzis先生。在谈到为何选择了有着浓浓学者气质的黄老师出演本片主角时他说: “因为他极有表演天赋,试镜之后发现他在镜头前的表现非常优秀。我们和他的合作非常顺畅,他是一位非常棒的中国人。”他同时还说: “希腊和中国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两个国家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在我们的文化中,家庭都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这一点我认为很重要。”也许正是本着对“家庭”二字的理解和态度才使得他决定要导演这样一部能带领观众去找回、去思考一些回归到生活最初状态,生命最初本质的电影。整部电影的思索聚焦在这样一个问题上:“究竟我们该如何度过圣诞节?!”



《中希时报》记者和主演之一Sunny Ohilebo先生


电影首映式结束,人潮渐渐散去。此时已是华灯初上,我随着同行人员的脚步走进了一家咖啡馆。咖啡馆已经被装点得很有圣诞节气氛了,亮晶晶的小彩灯,花花绿绿的圣诞贴纸,各式各样的圣诞节装饰小摆件都映入了眼帘。只是,此刻我头脑中浮现的是一个和电影胶片一样的黑白世界。我记起了影片中Attica购物商场的橱窗,尽管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可却只有黑白两色;记起了电影中出现过的比雷埃夫斯市的地标性建筑,虽然高大但是却笼罩在灰暗的色调里。我也想起了电影一开始出现的在街上雀跃奔跑的孩子们的笑脸,尽管只有黑白两色,但那却是幸福最真实的样子;想起了电影中用于做实验而放置在模型洞穴中的小盒子,外形像是承载生命体最终归宿的棺材,接收着来自洞穴顶端神圣阳关的照耀。




走出咖啡馆,附近教堂整点报时的钟声把我的思绪从电影拉回到了现实。这钟声或许只是24小时的一部分,日复一日地伴随着我们平凡的生活重复着,又或者是圣诞节即将临近的倒计时的象征。嗯,或许在一天又一天的,为了生活而忙忙碌碌的工作后也该有个节日庆祝了。庆祝那些可以放松、可以回归、可以思考的时光;庆祝那些可以返朴归真,去重新探寻生活本质、生命意义的日子。


Καλά Χριστούγεννα(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