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印军想霸占班公湖,做梦!

印军想霸占班公湖,做梦!

  • 来源:新民眼
  • 发布日期:2017-08-22
  • 浏览数:483

视频 | 中印士兵班公湖互掷石头现场




在2017年8月2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证实,8月15日,中国边防部队对中印边境西段班公湖(Pangong Tso)实控线中方一侧正常巡逻时,受到印度边防部队阻挠


△中国边防军驾艇巡逻班公湖(摄/吴苏琳)


其间,印方采取激烈动作,冲撞中方人员并与中方发生肢体接触,造成中方人员受伤,印方此举违反双方就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安宁达成的有关共识,危及中印边境西段局势。


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并已通过涉边渠道向印方提出严正交涉。中方敦促印方恪守两国间达成的有关协议协定规定,切实遵守1959年实控线,严格约束印度边防部队的活动,切实维护两国边境地区的和平稳定。


贪心不足蛇吞象

海拔4200多米的班公湖犹如人间仙境,特别是中国实际控制的三分之二湖面更是风景如画。美国《华盛顿邮报》在2009年曾报道,“在班公湖旖旎的风光背后,隐藏着激烈的较量”。


分析人士指出,早在英印时期,印度就试图千方百计霸占中国固有领土班公湖,进而攫取阿克赛钦台地。从地图上看,海拔5000多米的阿克赛钦可俯瞰整个印度北部,19世纪末,英国印度总督寇松便不断派遣武装特务、考察队渗透班公湖及阿克赛钦地带,试图以“先占先得”的方式占有大片中国固有领土。


随着新中国建立后,中央政府对边疆的管理和防务日趋强化,集成英国殖民衣钵的印度担忧“机会丧失”,于是加紧在中印边境传统习惯线方向展开领土蚕食,其中在东段以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为限,侵占中国藏南区域,而在西段,印度以1865年英印测量局官员约翰逊片面提出的“约翰逊线”为目标,展开对中国班公湖及阿克赛钦地区的鲸吞。


△印度士兵盘踞在班公湖畔高地


1959年,中国工程队完成途经阿克赛钦地区的219国道的修筑,印度视其为“威胁”,遂变本加厉地开始武装渗透和占领。


当年9月22日,印藏边境警察副总监卡拉姆·辛格率领几十名武装人员,从印控克什米尔拉达克首府列城出发,侵入距班公湖不远的空喀山口,在西隆格巴尔马河(印方称Chang Chenmo河)边的胜利山与中国边防军相遇,当中国军人用手势要求他们回去时,辛格竟然指挥部下先开第一枪,中方副班长武国清中弹牺牲。


但很快,印度人就尝到解放军的厉害,尽管中国边防军人少,但占据高地,一顿火力压制,就全歼印方入侵人员,印方9人被打死(一说8人),另一些人受伤,辛格被迫挥舞白手帕和剩余11名伤员投降。


中国士兵让他们全都举起双手,押往空喀山哨所,辛格等人还要抬着一名阵亡的中国士兵行走。从中方公布的资料来看,此次战斗中国部队只有武国清一人阵亡。因此辛格抬的应该就是武国清。


△解放军发起进攻


此时,中印之间尚未彻底撕破脸皮,事件爆发后一开始,印方中央政府及最高军事当局要求军队基层以及警察部队不要擅自行动。而中方一方面递交抗议,一方面决定为照顾大局释放辛格等8名战俘。


不料辛格回去后,居然大肆宣扬所谓“中国部队参战的至少有80人”“我们在中国哨所内遭到残酷对待”等言论。而印度在从最初的惊骇缓过劲来之后,继续对其在中印边境地带的“前进基地”提供增援,其对中国领土的渗透反而变本加厉。


拔除“前进据点”

空喀山事件后,印度政府不肯汲取教训,仍在中印实控线全线展开蚕食。尤其在西段,印军先是在战略性的楚舒勒山口(海拔4337米)南面建起简易机场,成为“前进基地”,同时沿着北边的班公湖向中国境内渗透蚕食,以扩大防御纵深。


△印军出动苏制米-4直升机支援前线


1962年10月20日凌晨,忍无可忍的中国边防军全线反击,面对印军“前进据点”,解放军没有二话,用标准的“炮火准备,步兵占领”战术,先拿122毫米榴弹炮和120毫米迫击炮连续射击,随后步兵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哨所。


在解放军凌厉的攻势面前,印军惊恐万分,许多阵地都先行弃守,倒是盘踞在班公湖畔的印军西里扎普一号哨所(Srijap I)和西里扎普二号哨所(Srijap II)顽抗了一阵。


这两个形成犄角的哨所都设在班公湖边一块小高地,面积约4000平方米,守兵都来自廓尔喀第8步枪联队第1营。


从20日早晨6时开始,中国边防军以“炮击+冲锋”的方式连续进攻三波,到了第三波进攻中,双方竟发生白刃格斗,印军少校丹罕·辛格·塔帕(Dhan Singh Thapa)亲自率部疯狂反扑,中国军人更加顽强,战至8时30分,除了少量印军逃生外,大多被击毙,而塔帕少校被解放军生俘,他后来被释放后,被印度政府授予国家最高荣誉勋章(PVC)。


△拉萨烈士陵园埋葬着保卫国土的烈士


到了11月21日,中国政府宣布全线停火,此时解放军肃清已肃清班公湖南北岸及楚舒勒以北地区的所有31个印军据点,尽管没有拿下离新德里仅300多公里的楚舒勒谷地,但对印战略威慑之势已无可改变。


对于这一点,当年曾参加过中边境西段作战的印度退役准将L.N·萨勃拉曼尼亚(L.N.Subramanian)哀叹:“悬在楚舒勒头上的中国之剑一直没有落下,这是任何手段都无法消除的阴影。


和中国“斗艇”

此后多年间,中印在班公湖方向保持着“冷和平”,双方边防军除开湖岸巡逻对峙外,在湖面上时常有“目光对峙”。


印军之所以如此看重“班公湖问题”,主要是企图控制班公湖水源,印度Zee新闻曾提到:“中国管辖下的班公湖水面几乎都是淡水,而印度控制的班公湖西段‘月牙地带’全是咸水。这就意味着印军如果不夺占班公湖的淡水区,增兵就没有意义,因为运输手段有限的印军尚无力从后方向高原山地供应大军所需的淡水。”


长久以来,解放军在班公湖畔驻扎有一支船艇中队,拥有多艘928B型高速巡逻艇。该艇可搭载5-7名士兵,具有速度快、转弯灵活、结实耐用等特点,且艇上装有大口径机枪、高技术导航和通信设备。


△中国边防军驾艇巡逻班公湖(摄/吴苏琳)


在2009年以前,印军在班公湖上只有两艘巡逻艇,无论机动性能还是火力都与中方928B巡逻艇相去甚远,《印度时报》曾报道,“我们(印度)巡逻艇唯一的优势是每艘可搭载21名士兵,但在现代战争条件下,这种笨拙的巡逻艇只会成为中国人的靶子。”


但从2009年以后,印度人开始有所行动,当年印度陆军第15军官员视察班公湖前沿,公开表示将为那里的印军换装17艘新型拦截艇(FIB)。


这种由希腊设计的新型拦截艇已在印度加尔各答市花园区造船工人及工程师船厂(GRSE)开建,与老式巡逻艇相比,这种排水量12吨的拦截艇可搭载16名士兵,航速高达38节(合70千米/小时),同时艇上配备大口径机枪或自动榴弹发射器,“装备新型拦截艇后,印军将获得对解放军的装备优势,大大增强对班公湖的控制力”。


该报还声称,印军计划为班公湖驻军配备至少20艘FIB,以使印军在班公湖同解放军的“隐性对抗”中占据装备优势。不过,迄今在班公湖面上,多数时间看到的仍是飘扬五星红旗的中国边防快艇。


班公湖上暗战急

美国“战略之页”网站曾承认,解放军在与印度军队的对峙中要克制得多,“他们不仅占据着道义高地,也让中国在中印边界谈判上拥有主动地位”。


据香港特区《亚太防务》透露,印军沿班公湖部署的兵力远超过解放军,且在后方的拉达克还驻有多达6万的第15军,但并不意味印军会在可能的武装冲突占便宜,因为中国有强大的基础设施,班公湖附近地区建有良好的公路网,可在短时间内将大量部队和装备运至前线。


此外,中国在阿克赛钦附近有机场,可起降作战和支援飞机,印度清楚中国的实力。


△中印实控线西段。印度的领土野心


更关键的是,印军所集结的印控克什米尔拉达克地区受气候变暖影响甚巨,当地生活用水日益紧缺,连居民生计都犯愁,印度未来能否继续在此维持重兵实为难题。


总部位于巴黎的GERES环保组织曾对拉达克进行实地调查,通过分析1973-2008年的气象资料以及走访当地村庄,发现这里冬季所有月份的温度平均上升近1摄氏度,气温上升的直接影响就是冰川消退——在拉达克每个地方,冰川都在不同程度地消退,其中位于拉达克首府列城以北的第一个隘口哈东格拉和列城西南的斯托克·康利冰川消退现象最为明显。


△拉达克的班公湖


GERES负责人特尤纳珀·安格莫指出,拉达克原本就少得可怜的降雨量和降雪量现在也呈现明显减少趋势,这不仅进一步加剧冰川消退现象,而且还造成河流的流量减少。


分析人士认为,印度在战略层面明显逊色于中国,几乎没有考虑到保护高原山地脆弱的生态环境。


也许初看起来,生态环境与军事战略似乎关系不大,但事实显然刚好相反。一旦生态环境遭到不可逆的破坏,人的生存都成问题,何谈军事战略的实施。



文/吴健

编/李景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