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她成为首位把鲁迅小说翻成希腊语的人

她成为首位把鲁迅小说翻成希腊语的人

  • 来源:解放网
  • 发布日期:2017-10-04
  • 浏览数:8363

  “感觉我们可以在文化的各个方面交流,包括音乐、绘画、舞蹈、艺术。”作出这样的判断,是基于这几年她在上海工作生活的切身感受,她发现中希两个民族价值观差异并不太大,大家都关心家庭、尊重老人、待人友善,这为彼此加深了解奠定基础。

  或许连乌拉尼亚·卡塔乌塔(Ourania katavouta)本人都没意识到她创造过“历史”:在去年举行的纪念鲁迅逝世80周年的活动上,这位30多岁的希腊语女外教朗诵了自己翻译的《孔乙己》,成为首位把鲁迅作品翻译成母语的希腊人。

    2014年9月,金发碧眼的乌拉尼亚来到了上海外国语大学工作,三年时间,她不仅教学成绩斐然,本人也成为沟通中希两大文明古国的“桥梁”,而她也喜欢上了这座城市。

 学好希腊语不容易

    希腊语并非完全与普通中国人绝缘,α(阿尔法)、β(贝塔)、π(派)……这些出现在我们数学、物理教科书中的符号,其实都是希腊字母。但希腊语却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它属于印欧语系希腊语族,同中文的差异特别大。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希腊语的词汇、句法、语法甚至逻辑都完全是新的,想要学好很不容易。

    为了帮助中国学生尽快进入“状态”,乌拉尼亚在课堂上会使用多种手段,包括做幻灯片、放视频、做演讲。有时候,为了巩固一个新学的语法点,她会在会话课或听力课上组织学生们用希腊语做游戏。

    看得出,乌拉尼亚很喜欢她的中国学生,“他们都能按时交作业,学习非常勤奋,我和他们的‘合作’很愉快,”是的,一班12个学生,一周4节课,一学期接触下来,彼此间的关系早就从师生变成朋友。或许是爱之深责之切,这位希腊语外教发现,中国学生最大问题是没有希腊学生“放得开”,“可能是他们没有信心吧,所以我不会用严厉的语气批评他们,而是用友好的态度鼓励他们多开口。”如今,班上大部分同学都能主动与外教互动。

    胡晶晶是上外希腊语教研室的负责人,也是乌拉尼亚的好朋友。她注意到每年开学前,从希腊休假回来的乌拉尼亚都会带来许多教学资料,包括教辅书籍、教学视频甚至是歌曲录音。而在课余时间,热情淳朴的希腊姑娘还会带着同学参加户外活动,一起去市场采购,教大家跳希腊舞,有时还会请同学一起品尝希腊美食,比如土豆色拉,或是用酸奶、大蒜、黄瓜、香料、橄榄油配制的酸奶黄瓜酱,大家在欢声笑语中提高语言能力。

    三年教学下来,乌拉尼亚培养了40多名中国学生。让她高兴的是,经过本科学习同学都打下来不错的希腊语基础,无论是去当地留学深造,还是去相关单位工作,都能应对自如。

想在上海多待几年


  乌拉尼亚是希腊亚里士多德大学文学专业博士,来上海后开始关注中国文学。她最喜欢的作家是老舍与鲁迅,曾尝试翻译鲁迅的一些短篇小说,也啃完了老舍的《骆驼祥子》。如今,乌拉尼亚给自己定了一大一小两个目标,“小目标”是借助在上海契机,做一个20世纪初希腊与中国文学家的对比研究,找出他们笔下的异同之处,比如在描写城市生活方面。“大目标”则是组织一支学术团队,鼓励来自世界各地、使用不同语言的师生进行中西文学比较研究。“这个目标是不是挺大的?”她笑着问记者。

   当然,中希文化交流不应仅限于文学领域。在乌拉尼亚看来,目前希中两国经济领域交往远多于文化领域,“感觉我们可以在文化的各个方面交流,包括音乐、绘画、舞蹈、艺术。”作出这样的判断,是基于这几年她在上海工作生活的切身感受,她发现中希两个民族价值观差异并不太大,大家都关心家庭、尊重老人、待人友善,这为彼此加深了解奠定基础。

    在上海的这三年,除了本职教学工作之外,乌拉尼亚还参与了“上海市中小学非通用语种教学计划”。在浦东建平实验小学,她向小朋友介绍了希腊的神话故事、现代歌曲、当地美食等,虽然上课的内容比较简单,但乌拉尼亚每次都很兴奋,准备得也很认真。因为在她看来,即便上过她课的大部分孩子未来不会从事中希交流,但两国友谊的种子或许就此埋入心中。

    在上海时间待久了,乌拉尼亚已经喜欢上了这座城市,“我常常去外滩散步,那里让我想到了希腊第二大城市塞萨洛尼基的海滨大道”。而她的家乡位于希腊中部山区的色萨利地区,紧邻著名景点“天空之城”,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上海游客前去游览,“没错,我肯定会想家的,但这里也是我的家。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想在上海多工作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