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手持照相机的俄底修斯 —— 对话国际记者协会主席齐克尼斯先生

手持照相机的俄底修斯 —— 对话国际记者协会主席齐克尼斯先生

  • 作者:吴佳丽 蔡玲
  • 来源:《中希时报》/ 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8-06-18
  • 浏览数:563


希腊国际记者协会主席爱夫西缪-齐克尼斯先生(Efthemios Tsiknis)是一位职业摄影师,他手持着照相机在60多年的记者生涯中,行走了130多个国家,他在全球的新闻报道事业中度过了自己的“现代奥德赛”。他像希腊的作家尼克斯-卡赞扎基斯Νίκος Καζαντζάκης和帕特里克·拉夫卡迪奥·赫恩(小泉八云Πατρίκιος Λευκάδιος Χερν)一样,从西方的文明发源地希腊出发,向着东方文明发源地进发。




他们是到远方寻找故乡的人,是在远方找到伊萨卡的人。齐克尼斯先生在自己的希腊伊萨卡故乡之外,还有一个远方的伊萨卡——中国,这些脚力强健的人,他们拥有双倍的故乡,双倍的伊萨卡。


我们感谢这些对中国寄予希望的希腊人,正是他们这种天然自发的仿佛来自希腊大地深处的朴素感情,构建着中国和希腊之间友谊桥梁的牢固基础,他们是广大希腊民众对于中国情感的具体显现,他们对中国的感情是一汪水晶般的泉水,映照着全希腊整个海洋的深邃和湛蓝。



 

    中希时报:您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您在中希两国之间的工作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和中国建立联系的?您最先听到“中国”二字是在什么时候?


  齐克尼斯:我出生在古希腊著名的阿波罗圣地Parnassus山附近的小山村,那里靠近举世闻名的太阳神阿波罗的圣地——德尔菲。14岁时我到雅典上中学,那时候我们没有电视,学校里也没有地理课,对中国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虽然报纸已经问世了,但希腊记者第一次前往中国进行新闻报道还是在上世纪60年代初,所以我没记错的话,我第一次了解中国是在1962-1963年的时候。那时候,我白天上课,晚上工作,在我所工作的地方负责给各大报社提供照片,当时有80%的照片可能都是我拍摄的。也是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雅典艺术节的负责人之一,一位非常有工作经验的长者,在我心中是一个如兄如父的角色。有一天,他告诉我说他看了一个关于中国的纪录片,看到了真实中国的样子,以及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影片展示了中国人用一种木制的工具在犁地。你要知道我所出生的村子在二战以前,也就是20世纪的三四十年代,我们那里也是这样农作的,这给了我极大的震动。这位挚友突然话锋一转,告诉我一句当时看来是没头没脑的话:“你要牢牢记住,中国人,总有一天会走在我们前面!”这就是我第一次了解到的中国。后来一位中国大使来到了希腊,就是杨广胜大使。他是一位对希腊人民非常友好的大使,也是他让我深深爱上中国的。



 

    中希时报:多年前您在北京举办过关于希腊奥运会的摄影展,那是什么时候?请您介绍一下自己对该摄影展的印象。

 

    齐克尼斯:我受中国文化部的邀请前往参加中国“千禧之年”的庆祝活动。当时中国文化部从50个国家邀请了50名摄影家前往中国,展示其所在国的各种风土人情。通常筹办一个摄影展,需要至少1年的时间,但是当我收到邀请时距离活动举行只剩下短短5个月,时间非常紧迫。从没去过中国的我知道这样的机会珍贵无比,我决定不管怎么样都要抓住这次机会去中国看看!努力的结果便是一个大型的摄影展成功地在北京顺利举行。当时我们带去了与希腊奥运会和希腊风土人情相关的摄影作品,向中国展示了一个具有历史底蕴的希腊是如何准备我们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有一对新人选择在我们的摄影展上举行他们的婚礼。20029月我还在北京举办了另外一个展览,主题为“雅典——2004奥运之城”。摄影展很成功,中国人友好、热情,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有很多中国人来参观我们的摄影展。

 



    中希时报:您正在筹办一个前中国驻希腊大使杨广胜先生的纪念活动,请问这是怎样的一个活动?

 

    齐克尼斯:杨广胜大使曾在希腊工作生活了14年,遗憾地是他已经过世了。如今我们正在筹备一个纪念杨广胜生平事迹的活动,希腊使馆也会参与此活动。我们也将邀请与杨广胜大使有过密切交往的时任希腊驻华大使到场。希腊现任外交部长Nikos Kotzias先生也将为该活动提供帮助。还有许许多多钦慕杨大使的人都会参与到此次活动中来,包括北京大学希腊研究中心的Capt. Vassilis C. Constantakopoulos先生和希腊《每日报》的朋友。我们希腊人是眷恋传统、珍视友谊的民族,所有为中国和希腊之间做过贡献的人们,我们都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我们也希望通过此活动把中希之间的友谊代代传递下去。



 

    中希时报:您本人对杨广胜大使的印象如何?

 

    齐克尼斯:他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人,在他的青年求学期间,已经表现出对外语非常浓厚的兴趣,希望通过对外语的学习,能够更好的了解不同国家的文化、历史。他去学习了俄语、保加利亚语,然后又学习了希腊语。他为人谦和,非常有哲学家的思维,待人处事皆有学者风范,良好地向外界传播了中国的历史。我觉得自己能与杨大使相识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中希时报:60年的摄影师生涯中行走过130多个国家,您本身就是一个手拿照相机的现代俄底修斯,请问您对“奥德赛”的故事有什么样的感触?

 

    齐克尼斯:人们总是很好奇地想去了解与发现这个世界,这是人的天性之一,有的人可能一生都没有了解外面世界的机会,我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我曾为一本杂志工作过,也正是因为它我才有了去全世界旅行的机会,我可以有机会用相机把全世界的风景记录下来,体验各地文化习俗。我是摄影师,我的妻子是文字记者,有一次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去了南非,我们惊喜地见到了布须曼人,一个生活于南非、波札纳、纳米比亚与安哥拉的原住民族。除了为杂志社工作外,我还协助希腊外交部工作,也曾随前希腊总统科斯蒂斯·斯特凡诺普洛斯到全球各地报道,包括美国、拉丁美洲、新西兰等等。多年的工作累积,我从各个地方收集了很多关于希腊历史的照片,成立了“希腊历史档案图片博物馆”。这些照片记录了二战时期的希腊和德国统治下的希腊,以及其他与希腊有关的历史。2004年的2月希腊历史档案图片博物馆提供了大量照片,在地拉那举办了希腊历史摄影展。



 

    中希时报:您在希腊2004年奥运会期间是奥运会的主要摄影师之一,您为希腊雅典奥运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曾经出版多本关于希腊奥运会的图片著作,请您介绍一下这方面情况?

 

    齐克尼斯:世界上的大多数事物几乎都是转瞬即逝,如何让历史的瞬间能够更长久地存留,一直是我所思考的。幸运的是,我们的后人,他们可以从书本和图片中找到当时发生的事情,他们会知道我们曾经举办了奥运会,他们会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书中的一切照片,就是历史的最好见证。百年之后,我们还能通过这些照片给后人留下一段真实的历史。我认为记录一段真实的历史这一点很重要,人们往往在犯一些重复错误,其原因就在于不能铭记历史。在我们希腊人看来,历史对于未来往往会有预言的性质。

 

    中希时报:您在年轻时曾经有过出奇制胜地采访到一位传奇人物的经历,您把采访的胶卷以特殊的方式秘密地运送出来,报道了一个一般人都无法接近的采访对象,请问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传奇故事?

 

    齐克尼斯:在希腊军政府时期,我离开希腊去美国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我回到希腊并试图和一些希腊境外的报社、杂志社取得联系,因为那个时期为境外媒体工作的自由度要更大一些,结果他们给我分派了采访任务,其中有一项任务就是对被关押在监狱中的Papadopoulos先生进行采访。Papadopoulos先生曾是风光一时的希腊掌权者,但是政坛风云更迭过后却被投入了监狱。那时候谁也不知道是否能在监狱中对一个被关押的政治犯进行正常采访报道。那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富有的德国人,因一项重罪而锒铛入狱。因为一些身体的原因他得到了假释的机会看了医生,后来被确诊得了癌症,命不久矣。他回到监狱后又越狱了,通过在媒体上的通缉,他还是被逮捕了。我和他正是在法庭上相识的,我问他在牢房中是否能看到监狱后面的景象。他说从他的牢房里他能把后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我问他是否能在监狱放风的时候帮我拍照,他便答应我说可以试试。于是我拿了一个小型相机,并通融了一个狱卒,当囚犯出来放风的时候狱卒和这个德国犯人联手协助,成功地拍出了Papadopoulos在监狱服刑的照片。这是一个传奇的经历,公众需要知道真相,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想到各种办法,让公众知情,这也是我们媒体的责任。

 

    中希时报:中远码头的项目是中国和希腊之间的一个友谊桥梁,您对这样一个项目有什么样的认识?

 

    齐克尼斯:从历史和现实来看,这都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我觉得中国和希腊之间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在中国举行摄影展的期间,我向一个路人询问剧院在哪里,当那个中国人发现我是希腊人时,竟然告诉我说,他知道一位希腊诗人,名叫卡瓦菲斯(Cavafis),并希望我能给他作一些关于卡瓦菲斯的描述。这就是文化底蕴的重要性,不论现代人的生活现状如何,但是未来只有一个。当代中国人都是有文化有教养的。中国人真的非常善良,内心有着非常丰富细腻的情感。当代的中国人,他们知道如何赚钱,同时还会学习文化,了解历史。中国人思考问题的方式和我们有所不同,中国人非常有智慧,也有着极大的耐心,他们像豹子一样寻找一个适当的时机再采取行动。很多希腊人都是先行动后思考,这样才导致了很多问题。我认为对于一个大企业来说,了解明白希腊人的思维方式尤为重要。我发现一些企业为了提高自己的效益和企业形象会找媒体对个人和企业进行宣传与报道,但是在我眼里,这样是无法将企业文化根深蒂固地种植在希腊人心中的。我觉得这些企业可以通过举办展览或文化交流的形式和当地人进行沟通,真正地在灵魂的层面上互相了解。希腊人是非常敏感的,我们懂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和希腊人打交道,其方式、方法很重要。对于国外的大企业来说,如果他们想真正地融入希腊市场,那么首先他们要做的是设身处地,尝试站在希腊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反之亦然。如果我们都能从对方的角度,设身处地地为对方思考,很多事情都会迎刃而解,即使是文化不同、表达方式千差万别,但是,人类最内在的情感和人性都是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