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难民冒死沿走私犯路线逃往希腊 这条水路或成“坟墓”

难民冒死沿走私犯路线逃往希腊 这条水路或成“坟墓”

  • 来源:参考消息
  • 发布日期:2018-05-07
  • 浏览数:7412


据路透社5月3日报道,黎明的到来打破了希腊与土耳其边境一片水涝地区的平静。难民小心地行走在晨雾之中。这一画面十分常见,之前已有数千人走过这条路。

难民和移民穿过埃夫罗斯河,沿着希腊边境小村Pythio里的铁路轨道走着,怀抱着婴儿的年轻父母和丧偶妇女也在其中,他们希望这条铁轨可以引领他们到达希腊的一座小镇。这在希腊东北部与土耳其接壤的边境地区已是司空见惯。

28岁的玛雅来自叙利亚城市阿勒颇。她哀求说:“请不要让我们回去,我们刚逃离战争。”路透社记者团队遇上她的时候,她已与父亲、姐姐和其他6个孩子走了13个小时。

在Pythio小村里的火车站,39岁的叙利亚难民埃梅尔正在为其熟睡的孩子赶走蚊子。两年前,大批移民常用的从土耳其前往希腊的海上通道被封闭。如今越来越多的难民重新发现了一条走私犯曾使用过的路线。这条路线穿越两国水路边界地区。

仅在4月,就有至少2900人穿过埃夫罗斯河到达希腊。埃夫罗斯河是希腊与土耳其的边界。4月27日,联合国难民署称这几乎相当于2017年总数的一半。当地警察和政府官员非常担心这一趋势。他们表示,难民数量激增或多或少反映了伊拉克或叙利亚敌对行动的升级。

2015年,将近100万名难民和移民从土耳其越境到希腊。但是在2016年3月欧盟和土耳其达成阻止难民流动的协议后,那条路便被关闭了。根据该协议,任何穿越希腊岛的人都必须有资格获得庇护,否则将面临被驱逐回土耳其的危险。该协议实际上将五个爱琴海岛屿变成了拥挤的难民营,为超过1.5万名无法离开的难民提供住所,直到他们的要求得到处理。

穿过埃夫罗斯河后,叙利亚难民在靠近季季莫蒂洪市的区域继续行走。这条陆地边界似乎并不在协议的规定之中,但是联合国难民署官员警告称,仓促做出制止的决定会将难民逼到其他地方。

在土耳其一侧的埃夫罗斯河岸,可以看到难民和移民使用过的一艘损坏的充气船。救援人员和警察告诉路透社记者,那些穿过埃夫罗斯河到达希腊的难民会被带去登记,然后给予3个月的居留许可。理论上,他们可以在希腊自由行动,这与岛上的人是不同的。

在Pythio村的火车站,难民和移民丢弃的衣服和鞋子散落在地上。

在Pythio村,一名移民穿过埃夫罗斯河,从土耳其到达希腊,展示自己受伤的手臂。

55岁的叙利亚难民埃尔丁与其家人一同穿过埃夫罗斯河,在火车站祈祷。

一名来自阿夫林的叙利亚难民女孩,睡在卡斯托利亚市(希腊西马其顿大区城市)火车站的长凳上。

来自阿夫林的叙利亚难民孩子在卡斯托利亚市火车站与一只小狗玩耍。

离开Fylakio村第一个接待中心后,难民和移民准备登上一辆去塞萨洛尼基的巴士。5月2日清晨,约35名来自阿夫林的难民在靠近Nea Vyssa村的乡间公路上行走。一名男子抱着在蓝色襁褓里的一个月大的婴儿。另一名男子大步走着,眼睛空洞无神,一个熟睡的孩子被绑在他前面的袋子里,随着他走路的步伐颠来颠去。

Nea Vyssa村子附近,叙利亚难民在等待警察到来,将他们转移到第一个接待中心。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被一名成年人拉着在路上走。她梳着马尾辫,穿着粉红色的橡胶靴,手里紧紧地抓着一只粉红色的布娃娃。相较于乘坐拥挤的木筏通过公海的艰苦旅程,划船穿过埃夫罗斯河只需约5到6分钟,不过快速流动的水域也是非常危险的。

这是Fylakio村第一个难民和移民接待中心。在过去18年中,至少有1500人死在这条河上。2015年,土耳其和希腊群岛之间的海上通道成为数百名难民的坟墓。法医医学副教授帕夫利季斯说,今年第一季度已有12人死亡,其中8人溺水身亡。他告诉记者,我只希望数字停留在这里……但是因为流入的难民数量增加,我们可以预计最坏的情况还未发生。

靠近Pythio的一条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