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患重病跨国求医 希腊男子在中国获得重生

患重病跨国求医 希腊男子在中国获得重生

  • 作者:俞佳铖
  • 发布日期:2018-05-16
  • 浏览数:7497


  2018年春,是44岁的希腊人撒迦利亚斯自2007年以来首次迎来的“生命春天”。两个多月前的他,因身患非霍奇金淋巴瘤,面临死亡的危机。他带着“来中国治疗,即使最后去见‘上帝’,也没有遗憾了!”的意念,来到苏州,中国人没让他去见上帝,生命出现了奇迹!3月29日,撒迦利亚斯出院,4月11日,他依依不舍地踏上回希腊的路。

患重病跨国求医 希腊男子在中国获得重生

初到中国的撒迦利亚斯病情很严重

希腊汉子患重病

当地医生宣布“死刑”

  克里特岛,希腊最大的岛屿,撒迦利亚斯就出生在那里,他是一名健身教练,身体素质一直不错,连头疼感冒都很少。

  撒迦利亚斯29岁时,认识了到希腊旅游的美国女孩亚历克西丝。亚历克西丝金发碧眼,身材高挑,撒迦利亚斯被她深深吸引了。多彩多姿的克里特岛,天生就是爱情萌芽的地方,撒迦利亚斯和亚历克西丝,就这么自然地谈起了跨国恋爱。不久,两人便结了婚。亚历克西丝是美国的一名社区医生,婚后,夫妇俩有时住在希腊,有时住在美国,享受着二人世界。

  然而,一场厄运降临在2007年夏天。撒迦利亚斯的身体出现各种不适,没有胃口,体重不断减轻。有一天,亚历克西丝为了给没食欲的丈夫做点好吃的,特地请假半天,买来冰镇白葡萄酒,还煮了希腊人爱喝的特浓咖啡,做了希腊传统美食慕莎卡。撒迦利亚斯拿起刀叉,刚吃了没几口,突然感觉非常恶心,跑到卫生间一阵狂吐。

  “怎么了?是不是很难受?要不我们去医院吧。”亚历克西丝边说,边拿好包,给丈夫披上外套,开车前往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医生发现撒迦利亚斯颈部淋巴结肿大,建议他们去当地的血液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亚历克西丝看着医生神色凝重,感觉丈夫的病情肯定很严重,一路驱车将丈夫送往血液医院。经确诊,撒迦利亚斯患上了非霍奇金淋巴瘤。这是一种恶性淋巴瘤,且在病理学分型、临床表现与治疗等方面上都比较复杂,死亡率较高。

  撒迦利亚斯不是很相信自己的病情,他觉得自己每天锻炼身体,怎么可能得这种病。亚历克西丝劝丈夫面对现实,积极配合治疗,同时,她联系美国的同事及相关专家。从那时开始,在妻子的陪同下,撒迦利亚斯在希腊接受了各种形式的治疗,但病情有时稳定,有时徘徊,有时恶化,他的身心备受煎熬。

  2017年11月,刚从医院接受了化疗的撒迦利亚斯,突然腹痛肿胀、剧烈疼痛,连呼吸都困难。亚历克西丝立即拨打急救电话,撒迦利亚斯被送到医院,医生进行了腹部穿刺,引流出6升左右牛奶色乳糜样的腹水,他这才感觉好一些。

  “撒迦利亚斯的病情已经很难控制了,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应对他已经及即将出现的种种问题,只能尽力而为……”听着医生的话,亚历克西丝掩面流泪。

患重病跨国求医 希腊男子在中国获得重生

撒迦利亚斯接受治疗

背负着生的希望

夫妻上双双中国求医

  “我要活!我要活!”回家后,夫妻两人开始上网查询“求生的办法”。他们发现了一种CAR-T细胞免疫治疗。这是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恶性肿瘤治疗手段,基本原理是将患者体内的T细胞分离出来,在体外进行“培训”,并安装针对肿瘤细胞的“制导系统”(CAR),使其在回输患者体内之后,发挥靶向识别和杀伤肿瘤细胞的作用。此外,CAR-T细胞自我扩增的特点,还可使其能长时间存在于患者体内,持续发挥抗肿瘤作用。

  然而,撒迦利亚斯了解到,这一治疗方式目前基本处于临床试验阶段,2017年,美国才刚将这一方法批准用于白血病的治疗,单疗程的治疗费用近100万美元,在希腊则无法获得该方法的有效治疗。

  亚历克西丝又开始犯愁:“美国的治疗费太贵了,要不我把美国的房子卖了,再借借看,或者贷款……” “不,不能卖房子,那是你祖奶奶留给你的。” 撒迦利亚斯打断妻子的想法。

  夫妇俩继续在网上查询,他们浏览国际最大的医学临床试验注册网站clinicaltrials时,看到了中国苏州某医院血液科所注册的CAR-T治疗淋巴瘤的临床试验相关信息。中国在血液病治疗领域的成就已经逐步得到了国际认可,尤其是苏州这家医院的血液病团队,在细胞治疗方面的成果已频繁见于国际会议和期刊报道,得到了国际同行的广泛认可。

  通过这个网站,亚历克西丝给该医学信息的注册者——苏州这家医院血液科的李彩霞主任医师和陈佳医生发去邮件。幸运的是,邮件发出第三天,亚历克西丝就收到了苏州来的回复,要求她把撒迦利亚斯的病理资料、片子及接受过的治疗等信息,发送给他们。

  在10余封的邮件往来中,李彩霞主任详细地将临床试验的入组标准、治疗方案的具体内容和相关风险、前往苏州治疗期间的注意事项等,一一告诉撒迦利亚斯夫妇。经过权衡,撒迦利亚斯夫妇决定前往中国苏州求医。在医院的帮助下,他们顺利获得了3个月的签证,于2018年1月15日到达苏州。

  “来中国治疗,即使最后去见‘上帝’,我也没有遗憾了!”住在窗明几净的病房,撒迦利亚斯的内心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宁静。

患重病跨国求医 希腊男子在中国获得重生

撒迦利亚斯和中国的医护人员在一起

制定周密治疗计划

希腊男子渡过难关

  虽然之前已详细了解了撒迦利亚斯的病情,但首次见到他,医院血液科的治疗团队还是惊呆了,处于病情末期的撒迦利亚斯由于腹腔内多发的巨大肿块伴大量腹水,导致肚子异常巨大,看起来像是怀上了双胞胎,即使超大号的衣服,也只能勉强裹住肚子。肚子带来的负担,导致撒迦利亚斯行动不便,腹腔压力持续升高,膈肌被抬高进而压迫肺脏,呼吸也十分困难,时不时要吸氧。为此,医生在他的腹部放置了一根引流管用于每天的腹水引出。

  可是,腹水引流多了,撒迦利亚斯体内的营养就会急剧流失,同时,腹腔内压力减少也会导致腹水的进一步渗出,但如果引流少了或是不进行引流,那他的呼吸功能将会受影响,进一步导致呼吸困难。在整个引流过程中,医护人员每天密切关注撒迦利亚斯的的生命体征,一旦出现意外状况,立即进行干预。

  与此同时,60岁的血液科主任吴德沛教授和李彩霞主任医师第一时间和血液团队,对撒迦利亚斯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治疗前检查,在CAR-T细胞免疫治疗治疗前,他们尽可能地降低肿瘤对撒迦利亚斯身体造成的负荷、控制疾病进展和防治感染等相关合并症的发生。

  虽然不懂中国话,但医院特地为撒迦利亚斯夫妇配备了英语很好的护士,通过她们,夫妇俩和吴德沛等专家进行了零障碍沟通。撒迦利亚斯激动地对妻子说:“这里的医生很好,他们说我的病有希望,我相信他们,再苦再难,我也要熬过去。”

  CAR-T细胞免疫治疗的技术是具有相当风险的治疗手段,过程中主要的不良反应是细胞因子释放综合症(CRS),严重的情况下可能会导致患者死亡。撒迦利亚斯在治疗期间,出现了皮疹、大腿肌肉酸痛以及高热等细胞因子释放综合症的相关表现。李彩霞医生认为,患者出现不良反应时,过早停止治疗会影响疗效,无法达到治疗目的,但若任由不良反应发展,不加干预,好细胞、坏细胞在患者体内打架,必然出现两败俱伤的结果。

  如何在两者间取得平衡非常重要。吴德沛主任多次组织医疗、护理人员,讨论撒迦利亚斯的监护计划与应急方案,针对其发热等相关并发症进行对症处理,并准备了一些特效药物,以便在并发症加重时及时进行干预治疗。幸运的是,撒迦利亚斯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下,终于度过细胞因子释放综合症难关。

患重病跨国求医 希腊男子在中国获得重生

撒迦利亚斯送给中国医生的希波克拉底雕塑

医护人员悉心照料

“外国兄弟”恢复正常 

  由于淋巴瘤引起的免疫功能低下,撒迦利亚斯多次因病情加重被下病危通知书。甚至有一次,他因肺部感染,导致感染性休克,血压最差时,高压和低压分别只有59和38。醒来后,撒迦利亚斯觉得自己随时可能“走”了,他拉着妻子的手,艰难地、一字一字地交代遗言。

  撒迦利亚斯的腹腔压力较高,引流管放置的皮肤切口处的敷料经常被渗液浸湿,为保持局部干燥,不引起感染,护士们每天要为他换很多次药。每次换药,她们都会小心翼翼,尽量不弄痛他,还会说笑话,让他放松,转移注意力。

  让撒迦利亚斯夫妇感到温暖的是,医护人员对他们像亲人般的关怀。第一次吃医院的饭菜,是清粥配馒头,还有一些佐菜。撒迦利亚斯喝了一口粥,就觉得不习惯:“这个我吃不下,无法接受。” 亚历克西丝从楼下的小店里买来一些炸薯饼、干煎鸡翅等,撒迦利亚斯正要吃,被护士劝阻:“病人的肠胃很弱,不太适合吃油腻的食物,建议多喝粥。”

  撒迦利亚斯看着白白的粥,像小孩子一样皱着眉头。亚历克西丝看到病友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柠檬,想到丈夫平时喜欢酸的食物,灵机一动,向病友借来柠檬,将柠檬汁挤进白粥里。撒迦利亚斯喝了一口,眉头这才松开:“这还差不多。”

  撒迦利亚斯入住医院的第三天中午,李彩霞将自己还没来得及吃的午饭羊肉水饺送到病房,让护士去微波炉加热。“羊肉水饺是我家自己包的,你如果吃得惯,我以后再给你送过来。”听着这贴心的话,撒迦利亚斯鼻子一酸,哭了。

  只有吃得下去,身体有抵抗力了,才能承受接下来的治疗,为此,血液科的护士们专门上网查询希腊人的饮食习惯,得知希腊人口味偏酸,爱吃面食,就特意去当地卖进口食品的超市,买来意大利食醋等调味品,让他可以配着白粥吃。

  吴德沛教授对这个外国病人也照顾有加,有一次早上7点,他给撒迦利亚斯送过去一大盒水饺当早餐。撒迦利亚斯吃完,才从护士口中得知,当天上午,吴教授有门诊,他上班前特意绕道去当地一家有名的饺子店买了饺子给他送过来。

  幸运的是,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下,撒迦利亚斯的病情明显好转,身体的各项指标逐步接近正常。2018年3月29日,撒迦利亚斯出院,两个月后再来复查。

  出院那天,夫妇俩送给医院血液团队希腊手工制作的希波克拉底(古希腊医师,被西方尊为“医学之父”,西方医学奠基人)塑像和希波克拉底宣言碑,以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