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希中网 - 希腊新闻 | 希腊投资 | 希腊置业 | 希腊移民 | 希腊旅游 | 希中论坛 > 希腊新闻 > 对话欧亚五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方俊、投资发展总监吕懿.....

对话欧亚五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方俊、投资发展总监吕懿 | 丝绸之路上的“第二次行走”

  • 来源:《中希时报》/ 希中网
  • 发布日期:2016-10-03
  • 浏览数:546



《中希时报》:您如何定位这次希腊的音乐演出?

 

方俊:对我来说,单个人的历史和巨大的历史一样,都具有整个时代的大图景。这一切都是一种历史的幸运和巧合,一如我们今天的整体历史和现实,也如同我们在雅典的单个人的相遇。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中国歌剧舞剧院是这次活动的主办方,我们是承办方,从中国驻希腊大使馆的良好沟通联系中,我们获悉今年是“中希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10周年”,又正值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7周年庆典,可以说是“数喜临门”!

 

《中希时报》:看到昨天晚上观众的反应,您有什么感觉?

 

方俊:希腊的观众真是令人感动,他们真是热爱音乐,懂音乐。演出结束,我十分高兴,也很欣慰。某种程度上说,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因为这次时间非常紧,很担心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什么纰漏。所以直到昨天晚上,看到演出成功才感到非常高兴。演出期间希腊文化部部长、中国驻希腊大使他们对这个音乐会的演出效果以及组织工作也高度肯定,我们欧亚五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承办方,认为这次活动非常值得!中国和希腊这两个伟大的文明古国,拥有几千年的历史。我们能参与到“中国梦”和“一带一路”中来,为中希的文化交流事业做出一点自己的贡献,我们感到非常荣幸。

 

《中希时报》:“欧亚五洲文化”——“丝绸之路”,从亚洲起点到欧洲终点,丝绸之路就隐藏隐含在欧亚这两个字之中。

 

方俊:是的,我们公司取这个名字,本意就在于“一带一路”和“丝绸之路”。旨在让中国文化沿着“一带一路”、“丝绸之路”走出去,所以就有了“欧亚”这个概念。“欧亚”和“五洲”是个递进的概念,先是“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然后就是“五洲一家”。从我自己的感受来说,文化的交融在某种程度上比军事、经济更为重要。因为文化是深深烙印在人们心里面的。所以我们应自觉地承担起“让中国优秀文化走出去”的责任。让世界认识我们中国五千年来的文化和历史,是我们“中国梦”的重要内容,也是我们这几代人的历史责任。

 

《中希时报》:作为这次演出的承办方,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就不会有昨天晚上的精彩演出。而这也正是我们在“丝绸之路”上所看到的:丝绸之路,是建立在行走的是商队之上的“丝绸之路”,连接丝绸之路的是背后的经济,如果没有经济,就没有文化和艺术的载体。

 

吕懿:这也是我们在国内开会经常所谈论到的议题,文化的昌盛背后一定是伴随着经济的强大。我们中国现在经济蓬勃发展,一开始都是制造业等等,慢慢地形成服务业,逐渐形成“智造”的概念,接下来需要我们在更高层次的知识积累之上的更具创造性的“智造业”,而这又将返回来促进经济的更大发展,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过来又对经济基础能动反作用的原理的拓展。

 

《中希时报》:对希腊您有什么样的印象?

 

吕懿:这是我们第一次到希腊来,我们知道希腊是奥林匹克运动会和马拉松的发源地,昨天在白天演出空隙之际,在方总带领下,我们拜谒了马拉松发源地。这次和希腊的同行、官员和在中国大使馆的交流,让我们对希腊有了更感性的认识,我们感到,希腊是经济和文化的富矿。美国最有经济效益的其实不是具体的实业,而是如好莱坞一般的文化产业。好莱坞的模式其实可以在中国和希腊这样两个国家之间以变形的方式实现。希腊是许多文化的发源地,毋庸置疑地是数学、戏剧、哲学、医学和奥林匹克运动会以及马拉松长跑运动等体育活动的发源地。希腊的经济危机也许可以描述为“捧着金碗讨饭吃的人”,希腊需要一个力量把他们文化资源聚起来,形成一个真实可用的“碗”,也许我们就可以这样一件事,虽然第一次到达希腊,我能直觉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富矿。我觉得“希腊—中国”、 “欧—亚”……等关键词宿命地把我们“欧亚五洲文化”和“丝绸之路”连接了起来了。我觉得我们拥有某种责任,也是命运的安排,我们希望自己是丝绸之路上的“第二次的拓展者”。

 

方俊:是的,我希望我们是新的“丝绸之路”上的第二次拓展者,我们以新的方式,“再走”丝绸之路。以前的丝绸之路可能是“经贸之路”,现在我们把文化和体育作为一个着重点,重走“丝绸之路”。希腊是我们的第一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我们会努力做好欧亚之间文化交流事业。

我觉得我们都是在历史的通道中,被历史推动往前走的人,我们只是历史中的一个符号。历史也是一个生命体,它也有自己坚强的自我和执拗的内心,它的内心往往是通过经济和文化来表达其潜意识,我们希望能够仔细聆听到历史那个深层自我的潜意识的声音,让历史把我们当做通道,让我们成为历史潜意识的外化和舒展,走出“第二次丝绸之路行走”的历史新风采。